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小子倒是瞧得上我,真觉得爷能娶十次?”低沉而温润的嗓音带着浓浓的不羁,手里甩着根镶着红宝石的皮鞭,脚下踏着一双皮靴子,楚元辰一边说,一边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他眉若剑、眸若星,一张有棱有角的脸庞本该俊逸非常,可偏偏有一道疤斜斜地从他的左脸颊划过,生生地坏了那张俊脸,再加上他总是带着一抹似笑非笑、让人摸不着头绪的神情,让他看起来有些冷酷,不好亲近。

  “爷!”了无和了言见楚元辰进来,初时一愣,既而有些紧张的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接着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显然已经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惩罚了。

  “怎么,背后说爷的坏话时,一个比一个伶牙俐齿,现在装这什么样。”楚元辰没好气的给了两人一人一拳后,自顾自的往那张铺着黑灿灿皮毛的软榻躺了下去,完全一副没有骨头的模样,与方才那英挺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跷着脚,把玩着手里那根短鞭,再抬头,又见了无和了言还缩头缩脑的,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相对,心中一阵火气又忍不住窜了上来。“没瞧见外头热得能冒烟,爷的嗓子眼也干得冒火吗?”

  跟着楚元辰唇的脚步进来花厅的是镇囯公府的三少爷蒋又连,他一看到了无和了言还愣愣地站在那里等领罚,忍不住提点了一声,“你们的机灵劲儿都上哪儿去了?你们要是再不去替他倒杯茶水来,真要等着他发落你们上校场吗?”

  楚元辰素来脾气就不好,难得一次被冒犯了不发脾气,这等事简直就比天下红雨还难得,偏偏了无和了言竟然还傻愣着,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将他们一脚给踹出去。

  好在了无和了言虽然吓傻了,机灵劲儿还是残存一些,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提脚一溜烟的跑了。

  “你倒是好心”楚元辰斜斜地睨了蒋又连一眼,有些没好气地道。

  蒋又连丝毫不在意,径自找个了位置坐下,与楚元辰遥遥相对,有些玩味地说道:“倒没想到你这个王爷竟然还有听墙根的习惯。”

  “兴之所至罢了。”

  他上次回京述职时已经告诉过皇上,他已经成过亲,也有了一个女儿。

  当时皇上龙眸一瞪,气呼呼地说道:“没有妻子算什么成家,就算嫡妻死了,也该续弦,毕竟你还没有嫡子。”

  那时虽然他脸上一派笑嘻嘻、没心没肺的样子,可是他哪里不知道皇上在担心什么,皇上这是怕他没有子嗣,若是他有个什么万一,西北边塞要交给谁镇守?谁教他会打仗,才能让这位九五之尊又爱又恨,就算行事出格些,皇上也拿他没办法。

  楚元辰是个聪明的,闻弦歌而知雅意,那时他就知道皇上这是准备赐婚了,他心思快速转着,表面上却气定神闲,反正以他的名声,愿意把嫡女嫁给他的高门大户也不多,再说了,娶妻不过是在王府里辟一个园子养着。

  直到这回悄然进京,他才知道被指给他的姑娘是谁。

  本以为是沐家在京中颇有才名的嫡岀姑娘沐婉娟,谁知道最后却偷龙转凤地成了听都没听过的沐修尘。

  其实娶的是谁他倒也无所谓,反正只是供着,可听说皇上为此不满的叨念了几句,但因下旨赐婚说是沐家嫡女,说起来沐家也算不上抗旨,无法降罪。

  想来那沐家是舍不得把才名在外的嫡女嫁给他这个声名狼藉的王爷,这官场上谁都知道沐家的心很大,时时刻刻都想着要重夺圣宠,靠着沐贵妃在宫里向皇上讨怜爱,好不容易养出了个好苗子,就想着把沐婉娟留到明年的选秀时能被指为大皇子妃,将来或许有机会执掌后宫。

  所以皇上圣旨到了沐家,他们就不知打哪儿弄岀了一个嫡女,偏偏那名字也不是新添的,还是十几年前沐修尘刚出生时就添上的,这让皇上就算有一肚子气,也不知道怎么发了。

  他不禁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沐家姑娘有些好奇,便趁着潜行进京,办完了该办的事儿,他一时兴起拉了蒋又连,两人左闪右躲,贼儿似的翻进了沐家后院,还真是不巧被他瞧见了那个指给他的沐修尘。

  一样两个眼儿、一个鼻子,远远瞧着长相不俗、颇有姿色,身后只跟着一个傻里傻气的丫鬟,练功之人听力自然好,就算隔着一段距离,他还是清清楚楚地听到那个姑娘压抑不住雀跃的语气说她乐意嫁给他。

  那女人是个傻的吗?竟然乐意嫁给一个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是贪恋王爷的尊贵吗?

  楚元辰很是不解,这让向来对女人没啥兴趣的他,竟起了在回西北之前再见她一面的想法。

  “这还真是稀奇了,你竟会对女人觉得好奇,女人在你心中不都是个样吗?只怕你现在连头一回的妻子长得什么模样都忘得差不多了吧!”

  旁人不凊楚,可他对楚元辰的脾性可是了解得很,因为楚元辰的继祖母是个没脸没皮的,为了达到目的,什么龌龊的手段都使得岀来,便是连楚元辰元配的亡故也有他继祖母的手笔,所以楚元辰对那些外表柔弱高雅,内心却黑暗无比的贵胄千金,着实没什么好感。

  “不也听说你娘急着帮你相看媳妇儿,难道你就不好奇吗?”显然挺不满意蒋又连这般打趣自己,楚元辰一记眼刀飞过去,森冷地反问。

  “自然是好奇的,可你与我不同,任何姑娘在你眼中不就跟青菜萝卜差不多,若非这样,怎么什么人往你院子塞姑娘,你都只当多添了颗石头?”

  仿佛完全没有瞧见对面刀疤男的森冷眼神,蒋又连自顾自的说得极乐,然而楚元辰的下句话,简简单单便让他有了乐极生悲之感。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家妹子似乎再过几天便会行及笄礼,对吧?”楚元辰冷幽幽的说道,语气之中满满都是恶意。

  蒋又连闻声大骇,脸色在短短的时间内变了又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