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闭上眼,沐老夫人深吸了几口气,试图平复心中的怒气,可总是有些压不住,又见沐修尘那恭谨的模样,再想着还得她替娟丫头挡灾,于是心一狠,便扬声朝着外头喊道:“来人!”

  屋外立时有人应诺,来的是大丫鬟珠翠,她一见老夫人那铁青的神色,又见大姑娘和阮嬷嬷都跪在地上,顿时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敛容肃立,就怕这一把无名火会烧到自个儿身上。

  “将阮嬷嬷带去管事嬷嬷那儿,杖责十,好好消消她的性气,竟敢对主子不敬,我看你是愈活愈回去了,这种行为便是打死都不为过,但念你只是初犯,小惩大戒,往后莫要再胡言乱语,尘丫头自是咱们沐家的大姑娘,懂吗?”沐老夫人训斥完,在阮嬷嬷那不敢置信的眼光中,示意让珠翠将人发落下去,不让阮嬷嬷再有说话的机会。

  跪在一旁的沐修尘那清亮的眸心滑过一片精光,果真如她所料,如今的她有了利用价值,就连沐老夫人都愿意对她温言软语了。

  沐老夫人的性子向来是冷的,莫说只是伺候她几十年的仆妇,就算当真是自己嫡亲的孙女惹怒了她,也是说罚就罚。

  如今沐老夫人为了沐家的前程,为了沐婉娟的未来,只能咽下心头那股恶气,认下她,心里只怕正难受着,偏生阮嬷嬷还自以为会被保下,殊不知这一切全在沐修尘的算计之中。

  “祖母,阮嬷嬷毕竟是伺候你多年的老人,这样的重罚是不是不合适啊?”沐修尘怯怯的劝道,看似求情,其实是火上添油。

  果不其然,沐老夫人听了她的话,也没免了阮嬷嬷的罚,只是朝着她说道:“她人老糊涂了,你莫要理会她,快起来……来同祖母说说话。”

  说着,沐老夫人竟站起身来,彷佛要亲自去扶沐修尘起来一般,好在一旁伺候的婆子眼尖,赶忙一个箭步上来扶起了沐修尘,沐老夫人这才又重新坐定。

  “瞧瞧,这都该怪祖母不好,前些年看你身子不好,原想让你好好在芳菲院里头养着,谁知那些下人们眼皮子这么浅,以为我这是轻忽了你,竟敢怠慢了你,你来同祖母说说,这些年还有哪些人欺负你了?”

  “祖母,没有人欺负孙女,孙女会罚阮嬷嬷,只是怕她这样的言词传了出去会辱及沐家的名声,这才……”

  “你做得对,要知道皇上赐婚的旨意才下来,咱们沐家正在风口浪尖上,要是闹出事来,那些言官还不知道要在皇上面前怎么编排咱们沐家呢!”

  “多谢祖母,若是孙女有哪里做得不对的,祖母可别恼我,我日日待在院子里,对礼数当真不是这么熟悉。”

  沐修尘话说得软绵绵的,可是听到沐老夫人耳里着实不是滋味,心中起了厌烦,懒得再与沐修尘装什么亲厚,便开门见山的说道:“祖母今儿个喊你过来,就是要跟你说,皇上前几天已经下了圣旨,要把沐家大小姐许给穆王爷为正妃,因为路途远,几日后就要离京,虽说时间上有些急,但圣命不可违,你也不必准备些什么,祖母自会为你打点好一切,等到了吉时,穆王府的人会先来迎你,等到了北疆再拜堂成亲。”

  初时她本来还有些犹豫的,但方才心中那一股气,便让她什么都顾不得,只想将这个惹她心烦的人给打发得远远的。

  沐修尘状似惊诧地先倒抽了一口凉气,接着急切地说道:“祖母,这……孙女不敢嫁!”

  “既是皇上指婚,哪里由得你说不敢嫁?”沐老夫人沉声说道,对于沐修尘竟敢拂逆她的意思,心中极度不悦。

  “京城谁人不知,咱们家的嫡长女是婉娟姑娘,孙女若是嫁了,这可是诛九族的欺君大罪啊!”

  望着她那诚惶诚恐的表情,沐老夫人强压下心头那股恶气,咬着牙说道:“你是上了族谱的长房长女,自是咱们沐家的嫡长女,哪里来的欺君抗旨之事?”

  “可是家中下人都知道婉娟姑娘才是嫡长女,这样欺瞒皇上,只怕于沐家无益,再说了,那穆王的性子……”

  沐老夫人手一挥,打断了她的话,幽幽地望着她说道:“你管那些下人说什么,你只要记住你就是咱们沐家的嫡长女,族谱上就是这么说,你倒也别嫌弃这门亲事,虽说穆王的名声不佳,因战事毁了容貌,你嫁过去又是续弦,可那是皇上指的婚,咱们沐家几代人都是忠君,不可能为了你抗旨。

  “再说,以你克父克母的命格,穆王不计较就已经是邀天之幸了,难不成你还有胆子抗旨逃婚吗?你也别太害怕,你是咱们沐家的姑娘,只要你对沐家忠心耿耿,沐家自然不会亏待你的。”

  沐老夫人厉声敲打,这是提醒她,就算飞上了枝头,也还得靠着沐家这个娘家,千万别有什么不妥当的想法。

  沐修尘在沐老夫人的怒气及逼视之下,纤细的身子颤了颤,怯生生地抬头与沐老夫人对视,语气有些怯懦地说道:“既然祖母这么说,孙女当然不敢抗旨,只是嫁给了皇室,孙女怕被人看轻,这嫁妆……”

  当年她爹早亡,可到底做过江南的知府,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那些银钱都跟着她回到了沐家,以沐老夫人对她的厌恶,只怕会一副薄薄的陪嫁就将她打发出去,她可不想自己亲爹积攒下来的银钱尽是花在这些毫无羞耻之心的人身上。

  没想到她会提起这事,沐老夫人呼吸一窒,眸光深沉的瞪着她。

  亏她还琢磨了老半天,原来这丫头眼皮子这么浅,用些银钱就能打发。

  若是按照她原本的意思,压根就没替沐修尘准备嫁妆的打算,可是转念一想,沐修尘怎么说也是嫁给了王爷,虽是继室,倒也真不好让她空着手嫁进穆王府,他们沐家丢不起那个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