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打从成亲到离世,她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看,总想着反正是替嫁,自个儿也非他真心求娶的女子,再加上他恶名在外,和沐婉娟时不时的恐吓,她对他总是能躲则躲,若是真的躲不过,便闭着眼咬牙承受。

  其实那时候包括她自己,人人都以为像她这样怯懦的女人,可能活不过一个月,可是他护了她三年,只是她一直不愿正视他对自己的好,直到……

  红殊冷不防喊道:“大小姐!大小姐……”

  沐修尘的思绪正沉浸在往事之中,闻声,她一个激灵回了神,便见红殊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沐修尘有些好笑的要开口安抚她几句,就见沐老夫人身边最得脸的仆妇阮嬷嬷正垂手立于边上,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见她的视线扫过,阮嬷嬷却只是微微颔首,并不见礼,那倨傲的模样,彷佛她才是这间屋子的主子。

  对于阮嬷嬷的无礼,沐修尘倒也不介意,沐家下人拜高踩低的姿态她早已娴熟于心,再去计较,平白失了自己的身分。

  她只是坐着,微微昂高纤细的下巴,不语地望着阮嬷嬷,平静的脸庞不见一丝不安,反倒透着一股傲气。

  她这般姿态,瞧在阮嬷嬷的眼中,只觉得刺眼,不过是一个毫无所靠的孤女,在沐家,连她这个仆妇的脸面都及不上,她凭什么用这种瞧着下人的眼光瞧着自己?

  要知道,她在沐老夫人面前颇为得脸,便连当家的二夫人瞧着她,也要给她几分脸面,而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大小姐见了她竟然还端坐着,一点儿规矩也不懂。

  重活一世,沐修尘只消一眼,便将阮嬷嬷的心思给看得透澈,要是前辈子的她,只怕早就诚惶诚恐地礼敬着阮嬷嬷,可如今,她早已知道无论是她那些所谓的亲人,或是这些仆妇,全都是落井下石之辈,不来害她已是心善,谁又会在困苦之时伸手拉她一把?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费心思讨好这些人呢?

  原本理直气壮的阮嬷嬷被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瞧得渐渐有些心虚,终于微微低头开口说道:“老奴是奉了老夫人的话,来请大小姐到春晖院的。”

  “嗯,我知道了,我换件衣裳就过去,你先回去回了老夫人吧。”沐修尘淡淡地回道。

  虽然难得被召见,她也不着急,搭着红殊的手站起身来,缓缓地往内室踱去,似真的打算进去换一身衣裳。

  什么时候一个无人闻问的孤女也敢给她脸色看了?心中的怒火让阮嬷嬷一时没忍住,冲着沐修尘那纤细的身影咕哝道:“当真是穷讲究,还换什么衣裳,若不是皇上下了圣旨,你以为凭你也能进主屋吗?老夫人愿意见你,还不巴巴的过去,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呢!”她刻意扬起音调,摆明要让沐修尘听到。

  昔日这些酸言酸语沐修尘就没少听,听得多了也就麻木了,她向来是不予理会的,可今非昔比,既然已经决定这一次要自己做主,又怎么可能还怯懦的让一个仆妇欺到她的头上。

  于是她的脚步蓦地一顿,缓缓回身,一双灿亮的杏眸冷冷地瞧着阮嬷嬷。

  阮嬷乐被她那幽幽的双眼一瞪,却也不愿示弱,反而昂着头回视,明显不把她当成主子。

  她就不信向来唯唯诺诺的大姑娘能对她怎么样,就算真怎么样了,老夫人那儿也不会眼睁睁的瞧着她受委屈,所以她很有底气。

  当她看到沐修尘迈步朝她走过来,她还是没有半点认错的念头,她以为那不过是这丫头在虚张声势罢了,毕竟谁都知道大姑娘就是一个没胆子的人,就算被人欺负到头上,也只会忍气吞声,这些年来都是这样的,不可能转眼就变了。

  可就在阮嬷嬷这样笃定的时候,沐修尘纤细却昂然的身影已然逼近,毫无迟疑地抬手,接着重重的一巴掌落在阮嬷嬷的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不只阮嬷嬷被打傻了,就连红殊也惊得倒抽了口气,急忙劝道:“姑娘,阮嬷嬷是老夫人……”

  一切发生得太快,她压根来不及反应,否则她定然拼死也要阻止的,可是她话才说了一半,便又吞了回去,因为她看到主子脸上那种决然。

  红殊并不清楚,为何大姑娘从磕着了那一回,醒来之后个性就全变了,虽然以往她总觉得大姑娘的性子太过胆怯与不争,并不是好事,可如今这样强悍的大姑娘,也常常让她胆颤心惊,总觉得摸不透主子的想法。

  “眼中没有主子的奴才,难不成本小姐还教训不得?即便她是老夫人眼前得力的人,可在我的面前,她也不过是个奴才,我倒是想要去问问老夫人,这样欺主的奴才,我教训得了还是教训不了。”沐修尘淡淡的说完话,懒得再多看仍旧一脸震惊的阮嬷嬷一眼,便迳自走了出去。

  她方才说要换身衣裳,不过是要给自己找个由头教训阮嬷嬷一回,倒不是为了报复以往这些人对她的欺压,而是她很想知道,如今的沐家上下对她能有多少的容忍。

  §第二章

  春晖院内,由于沐老夫人心绪不佳,丫鬟婆子们皆是小心翼翼的,连走路都没有声音,非常的安静。

  沐老夫人靠在青缎靠背迎枕上,静静地听着珠翠说着芳菲院最近一段日子发生的大小事情。

  珠翠向来是个能干的,几句话便把一直被人轻忽遗忘的芳菲院里这两年发生过的事情说了一遍。

  其实内容乏善可陈,毕竟大姑娘向来是个胆小的,从不敢惹事生非,就算有些下人们欺到了头上,也都忍气吞声。

  对于这样的主子,珠翠其实是看不上的,语气间自然带着点轻蔑,可在场的众主子,却没有一个人觉得她这样的态度不对,便连向来重规矩的沐老夫人也没有加以指责,只是一边转动着佛珠,一边听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