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拥妻自重 > 上一页    下一页


  若是一个人上赶着要往死路走,她又何必拉着呢?

  从方才那毫不遮掩的喧闹到现在,也有不少时间了,若是她料得没错,只怕该有人上门来了。

  就在轻笑不知道第几次转过头来瞧她的时候,她那在手背上轻敲的纤指停了,然后朝着她颔了颔首。

  也就是这么巧,轻笑才踏向院子门想偷听外头的响动没一会儿,几个管事嬷嬷便毫无预警的从园子的另一头走了进来。

  几个嬷嬷一见在园子里头探头探脑的轻笑,朝着身后那些五大三粗的仆妇们点点头,原本还在云里雾里的轻笑便被那些仆妇们扯住,拉着就要带走。

  “嬷嬷……婢子做错了什么?”

  “都已经落锁了,不好好的在自个儿的屋里歇着,竟然还在外头游荡打探,想来你手头上必然有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身为管事嬷嬷,自然要将你带下去问清楚。”

  也不知道这丫头打探到了什么,反正照着老夫人的意思,今夜里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得想法子让她们闭上嘴,所以她是宁可错杀,也不愿放过。

  “我可是大小姐的大丫鬟。”见管事嬷嬷板着脸,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轻笑暗叫声不好,连忙抬出自家主子,虽说此举只怕也无法让她全身而退,但不管怎样她总得试上一试,兴许能镇住这个老嬷嬷。

  “大姑娘那儿,老奴自会去解释,不劳你这个丫头提醒。”

  管事嬷嬷说完,朝着那些婆子一颔首,几个人便捂住了轻笑的嘴,连拖带拉的将她给带走了。

  瞧着自己离芳菲院愈来愈远,轻笑心急万分,希冀自己那脾性软和的主子能出来救自己一命,所以她拼了命地挣扎、大喊,试图将动静闹得大些,可是芳菲院主屋的门还是紧紧的关着,彷佛压根没有人发现院子里少了一个她。

  就算旁人不知,可是她方才出门明明是主子允许的,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呢?莫非……

  突然间,轻笑停止了挣扎,难怪方才小姐一直不让自己出门察看,直到红殊退下去睡了,小姐这才让自己出门。

  这是要借刀杀人啊!

  只怕自己和二夫人私下做的好事,主子早就一清二楚,她不好自己出面处置,就借着自己那要命的好奇心将自己推上了绝路。

  可是那个傻傻笨笨、心软得跟水似的主子,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样的心计和手段?

  是因为那一回受伤濒临死亡之后吗?

  若是她记得没错,打自那一回主子伤了头,差点命丧黄泉之后,性子便有些变了,再想起方才她那毫无情绪、让人害怕的眼神,轻笑的心如坠冰窖一般,她很清楚,以老夫人和二夫人的心狠,自己只怕没有活路了。

  前厅里,气氛很诡异,沐家那些除了逢年过节才能聚得齐全的老爷、夫人们,难得齐聚一堂。

  原本态度强势,几乎是在沐府里说一不二的二夫人方氏,如今正满脸是泪的哭倒在沐二爷的怀里,哪里还有半点高门主母的气势。

  “老爷……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突然间,趴擦一声的脆裂声响起,一个景德镇的青花磁碗便成了地上的碎片,热烫的茶水也泼上了方氏的鞋面。

  方氏的哭声顿时止住,她有些愕然地瞧着自己脚边的那些碎片,再顺着往前一看,便见老夫人正眸光幽幽的瞪着她,她吓得脖子一缩,用红肿的双眸怯怯地瞧着老夫人。

  “你倒是还有脸哭!”

  “老夫人,我……”

  “你什么你?好端端一个大家闺秀竟然敢逃婚,逃的还是皇上指的婚,这就是你平素千娇百宠的掌上明珠?你还好意思在这儿哭?!”

  “老夫人,娟丫头只是吓坏了,她素来就是个单纯的,突然被皇上的指婚吓着了,才会做出逃婚这样的傻事,老夫人,媳妇求你了,娟丫头如今只带着两个贴身的丫鬟就离了府,指不定会遇着什么样的事情,咱们……”

  方氏不但能拢着沐老夫人的心,也将沐家的后院打理得井然有序,整治通房小妾的手段更是十足十,持家有道这四个字放在她身上,绝对是适合的,然而她对一双儿女却是溺爱至极,只要他们开口,任何想要的东西都能到手,纵使做错了事,也不曾真正得到惩罚,两人都被养得十分娇贵。

  尤其是女儿,更是在沐府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便连沐家那个被皇上纳为贵妃的姑奶奶,都是极疼爱这对儿女的。

  “跑……跑就有用吗?这是圣旨,圣旨既然已经下了,就万万没有转圜的余地,你以为贵妃舍得将娟丫头嫁给那个王爷吗?可皇上都开了口,她又能如何?现在娟丫头跑了,咱们沐家人人都是欺君之罪,你以为她真能逃得了吗?”沐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气得用手中的拐杖用力敲击地面。

  那重重的撞击声,声声敲进了沐家众人的心窝里。

  原本还乐得看戏的沐三爷和沐四爷,连同他们的夫人听到这里,不免也都开始发慌了。

  “娘……其实也未必有这般严重,娟丫头不过是个刚刚及笄的小姑娘,跑不远,只要咱们多派点人手,悄悄的找着,应该是能找着人的。”沐三爷见老夫人生气,连忙出言缓颊,虽然他与兄长之间总有些利益之争,却也知道此时不是袖手旁观看笑话的时候。

  谁都知道沐家的老夫人就是沐家的定海神针,她年轻时足智多谋,屡屡献计助自己的夫君一路从小官一步步地入了阁,还让自己的女儿进了宫,为自己的夫君和儿孙铺路。

  所以在沐家,老夫人的话宛若圣旨,从来没人敢拂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