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夜荭 > 亿万未婚妻 >
二十五


  “嗯……”安德丝是个声音甜软,爱对他撒娇的义籍美女,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她不再来找他了。

  “她的那只眼睛,是我在清花圃的时候不小心用石头砸肿的。”

  “是吗?”他挑眉。

  “第二任情人,菲蔓丽她好像是被黑手党绑架吧?我想那应该是弟兄们为了讨我欢心,才私下动手处理的,不过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她耸了耸肩。不过她记得菲蔓丽透过电话对她苦苦哀求,要她放她一马,条件是,从此以后自严劭齐的面前消失,她当然乐於答应。

  “第三任情人,这个我记得还挺清楚的,一个娇小甜美的日本女孩,家世不错,不过可惜的是,后来她家的事业面临破产的危机,所以又离开了你……”

  当然,她没那么大的能耐去搞垮人家的家族事业,不过和父亲称兄道弟的那些叔叔伯伯们,总有几位是真心待她的,她只是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就立刻收到令人满意的结果。

  “小滋,看样子我似乎低估你了。”他还以为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若往常,为何身边的女人总是来来去去,没一个对他留恋。

  “不是你低估我!而是你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

  她说著,眼眶下禁微微的湿热了……

  她被他伤了一次又一次,却必须不断的告诉自己,只要她的心愈来愈坚强,严劭齐就无法再伤害她,谁料得到,他总是在她的伤口上洒盐,令她旧伤未愈新伤又起,渐渐的,她只能让自己学会麻木。

  麻木并下是不痛了,而是将那些痛全藏进了心底,直到有一天,她再也无法习惯,那将成为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弥补的裂痕。

  “小滋,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在她淡漠下在乎的外表下,竞藏著那么多细腻脆弱的心事。

  “呵,你当然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因为你总是不断在追逐新的恋情,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她大声的指控著。

  “小滋,我很抱歉——”如果他自以为是的行径令她受了伤,他真心的向她道歉。

  “我也很抱歉,我没办法接受。”她摇头,一想到那些伤心的过往,她的心便感觉到一阵阵的酸涩。

  她甩开严劭齐的手,站起身离开桌旁。她突然好想哭,她从没这么清楚坦白的跟严劭齐说出她的气愤与嫉妒,现在虽然说出来了,却只觉得满腹的委屈。

  她看著木屋的门口,好想逃离他身边出去透透气。

  谁知她才移动几步,就因为屋内的光线不足而绊住脚,她跟舱了一步,一双大手立即安稳的护住她的腰,帮她站稳了脚步。

  “不要碰我……”她扭头想走,却让严劭齐扣住她的肩,将她转向他。

  她垂著眼眸,强忍著眸里的泪水。为什么他连让她独自哭泣的权利也不愿施舍,一定要逼得她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

  “外面太黑了,你这样跑出去我不放心。”他轻抚著她的脸蛋,她的泪水就这么自眼角落下,热了他的掌心。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原谅你……所做的一切吗……”她哽咽著,小手用力抹去颊边的泪水。

  当她倔强的抬头,却看见严劭齐那双温柔却充满歉疚的眸光,她的眼泪无法控制的愈流愈凶了。

  “乖……别哭……”他将她搂进怀里,吻著她柔软的发丝。

  “我讨厌你……严劭齐……真的好讨厌你……”她无力的捶打著他的胸口,嘴里满是抱怨。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真的好可恶,竟惹得他的小妻子这么伤心难过,她讨厌他是应该的。

  但从今晚开始,他会努力改变这一切。

  “你根本不知道,我早就爱上你了,你也不知道,当我看著那些女人躺在你怀里时,我的心有多么痛;你更不知道,我已经要放弃了,因为爱你真的好难、好累……”她在他怀里痛苦的摇头,她不要这个怀抱,这个属於好多女人的怀抱。

  “不要放弃,我下会让你放弃的,小滋——”

  她的话让他听得心都痛了,他紧紧的抱著她,一丝空隙也没有。

  “你好自私……严劭齐,你真的好自私……任何女人的爱你都要,你折磨了我那么久,却不让我放弃……”

  她明明心好痛,却莫名的因为听见他的坚持而开心,她是不是真的好傻?

  “因为我也爱你,小滋……我知道说了也许你不相信,但请给我时间,让我证明……”

  关语滋愣愣的抬眸,眨著迷蒙双眼,怀疑自己所听见的话,她是不是哭傻了,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不需要说这种话来骗我……”她摇头,身子无力的瑟缩著,他却紧紧的搂著她,一刻也不肯放松。

  “小滋,这三年来我从未对你说过谎,相信我——”

  他捧著她带泪的脸庞,低下头,在她怔愕迷惘的眸光下,深深的、细细的吻住她的唇办。他会让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绝对比她所放下的更深、更浓,他只是不善开口表达,但他会用行动来爱她、呵护她……

  关语滋不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的衣裳不知何时被剥除了,此刻她赤裸著身子,躺在严劭齐的身下,浑身僵硬得像块木头。盯著他那结实的胸膛,她的脸颊透红、身体轻颤,甚至连碰触他的身体也不敢。

  “严……劭齐……”她口齿不清,不知待会该怎么继续下去。

  “叫我劭齐……”他低头,在她的额上轻吻。

  “我们……还要继续吗?”

  她伸手挡住他的胸膛,发觉他的身体像火一样烫,但他却执意用灼热的体温熨烫她的身躯。她知道自己根本是在问废话,这一切怎么可能终止?

  她已经赤裸裸的展现在他眼前,逃无可逃了。

  “你随时可以喊停——”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