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夜荭 > 亿万未婚妻 >
二十四


  严劭齐眉心锁紧,冷睇了她一眼,不明白她干么反应这么大。

  “你……你想干么?!”

  她防备的望著他,这家伙把她带到这荒郊野外,如果不是想把她杀了,就是想要她……履行夫妻义务……

  看著他那高大伟岸的身体,关语滋的脸儿不禁微微臊红,她曾下经意的见过几次他裸体的模样,但是要她亲自体验、碰触,她还真过不了心里的关卡。

  “你扯著嗓音吼了我一整晚,难道下累吗?”他自然的拉起她的手,将她带到桌子旁边让她坐下。

  “是你惹我的。”她倔强的抿著唇,冷傲的回视他一眼。

  “休息一下吧,待会儿还有得你叫……”

  严劭齐语带暗示的觑了关语滋一眼,她立刻垂下脑袋,装著一副没听见他的话的模样。

  这个坏家伙,居然讲出那么赤裸裸又极富性暗示的话,他根本就是存心要让她不自在,不过……他这么说却令她愈加忐忑不安,今晚,他是不是绝不会放过她了?

  “严劭齐……我们可不可以打个商量……”她嗫嚅著思索该如何说出口,虽然他们已经结婚,但她并不想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和他发生关系。

  “先喝茶,要说什么待会儿再说。”

  严劭齐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在她开口要求前先打断了她的话。

  他从木桌旁拉出全套的茶具组,开始优雅的整理那些小小的茶壶、茶杯,然后将煮沸的热水二烫过茶具,再茶叶放入茶壶里,冲上热水、盖上茶壶盖,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

  关语滋看著他专注而熟练的动作,看得一愣愣的,不一会儿,茶叶的清冽香气随著热气蒸腾缓缓上升,她下禁有些著迷的望著他。

  没想到严劭齐还懂得这么中国的文化,她连那些茶壶、茶具怎么摆放、冲泡都不晓得,更遑论要泡出一壶好茶了。

  “好香……”她合上眼,忍下住汲取著逸出来的茶叶香气。

  “喝暍看我泡的茶。”

  严劭齐看著关语滋合上眼睑,一张心型小脸露出满足的笑容,静静嗅闻空气中的茶香的模样,他下禁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

  “不会苦吧?”她拿起小小的杯子,热烫的杯缘让她只敢用指腹轻触。

  其实她比较偏爱西式的花果茶,中式的茶叶倒是很少接触。

  “喝喝看就知了。”

  他先拿起茶杯,轻轻暍了一小口,含在口中再缓缓咽下,只见他的喉结在颈间轻轻滑动,看起来好性感。

  关语滋看了忍下住咽了口口水。

  她学著他的动作,轻啜了一小口茶,香片的气味充满整个口腔,不苦不涩却香滑润喉,她忍不住将杯里的茶全倒进嘴里,却不小心烫到了舌尖。

  “啊……好烫!”她伸出舌尖,呼著口中的热气。

  “傻瓜,喝慢一点!”

  严劭齐笑她,然后倒了杯凉茶给她。

  “太好喝了嘛!我是捧你的场ㄟ,你还好意思骂我。”她噘起红嫩的唇瓣,白了他一眼。

  “喝茶要用品尝的,哪有人像你这样用灌的。”

  “严劭齐!”被烫到舌头已经够丢脸了,他还故意糗她。

  “好好……是我的错,我泡得太烫了,行吧?”

  他不想跟她争执,难得她肯乎心静气的与他说话,他不想破坏这么轻松的氛围。

  “嗯,这还差不多。”关语滋对他回以一笑,默默的点了点头。

  然后她发觉严劭齐的眼神一直望著她,她眨了眨眼睫,黑亮的双眸忍不住回避他的注视。

  “小滋……”

  他声音温软的唤著她,她不敢看他,乎缓的心跳再度加速,她忍不住又想搅动手指,但小手才想移开桌面,他却迅速伸出手,用他那双温暖厚实的手掌覆住她的。

  “我很抱歉今天的一切。”他低叹。“也许我的确该先取得你的同意,再公布我们的婚事。”

  “你本来就下该这么做。”说到这个,她忍下住又要生气了。

  “别气我,我只是下想再等待了。”他伸手勾她的下颚,拇指眷恋的抚触著她微尖的下巴,深深叹了口气。“这三年来,我们斗也斗了、闹也闹了,我不相信你对我真的完全没有感觉。”

  “你真自大……”她咕哝著。

  的确!她不否认自己喜欢他、甚至早就爱上他了,但是他呢?他又把她关语滋置于何处?纵使她爱他,也不愿意一辈子守著他的人,却永远得不到他的心。

  “你不觉得,我们只是在彼此赌气吗?”

  她从不肯轻易表明对他的情感,也从下肯给他好脸色看,而他却总是找来一个又一个女人试图激怒她,逼她坦承自己的感情。

  这样斗气斗了三年,他已经疲倦了,再也不想夜夜搂著不同的女人人眠,却满脑子想著关语滋。

  “谁跟你赌气了?是你下断在气我,从我离开台湾开始,你身边的女人就从未中断过。”她开始翻旧帐,而且从三年前算起,一件也不放过。

  “但你也从未表达过你的感受呀!”严劭齐一直以为她是满不在乎的。

  “没有吗?”她冷眼看他,开始一一细数。“记得我刚来法国的时候,你的第一任情人叫安德丝,我还记得她只会用她的白眼来看我,她最后一次来古堡时,肿了一只眼睛回去,从此以后就不曾再出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