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夜荭 > 亿万未婚妻 >


  关语滋发狂似的大叫一声,捂住脸,梳子往床上一扔,整个人趴在化妆台上,不敢再看镜子里那臊红的双颊。

  “噢,好痛……是谁、是谁敲我?!”

  Janson摸著发疼的脑袋,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就看见关语滋趴在桌上,发狂似的揪扯著那头凌乱的长发。

  “小滋、小滋——你干么一直抓头?太久没洗头,头皮痒啊?”Janson爬到她身边,拉住她不停虐待头发的小手。

  “放开我啦!我快烦死了。”

  关语滋甩开Janson的手,继续抓著头皮。

  她一定要想清楚,想清楚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在她好不容易摆脱那个叫“齐哥”的混蛋之后,为何脑子里却充塞著他的身影,和那莫名其妙的一吻?

  “小滋呀!你到底在烦什么?烦昨晚的那群人吗?他们不是已经放你定了吗?你到底是跟他们结了什么仇呀?”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从上个月开始,就陆续有一些奇怪的人出现,口口声声说我是他们关爷的女儿,冲著我直叫大小姐,然后昨晚……他们就把我捉走了,说要把我带离台湾。”关语滋把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一连串事件结合起来。

  “那……那个关爷真的是你爸爸吗?”

  “鬼才知道!我连我妈是谁都不清楚,又怎会晓得我爸是谁?”关语滋冷嗤了一声。

  打从她懂事以来,就只认得育幼院里的莫校长,莫校长照顾她长大,是她的母亲也是她的父亲,她对自己的亲生父母根本一无所知。

  “说得也是,我们从小在育幼院长大,我也没见你父母出现过半次。”Janson无奈的轻叹了口气。

  “所以啦!那个叫齐哥的家伙突然冒出来,说什么我是关爷的继承人,还要我从此以后听他摆布,他凭什么呀?哼!”

  关语滋一撇唇,又想起昨晚那一吻,忍不住又开始猛抓头皮。

  “小滋,你别再抓了,再抓头发就快被你拔光啦!”

  “哼,我头发这么长、这么多,要拔光可不容易!倒是你,昨晚捱了几拳,伤口还疼不疼啊?”关语滋按了按Janson的脸颊,他立刻痛得往床上倒。

  “哇咧!很痛 ̄ ̄,你小力一点。”Janson捂著脸,龇牙咧嘴的说著。

  “笨,人家要打你,你也不会躲一下!”

  “喂,我被打也是为了你耶!真没良心。”

  见Janson哭丧著脸,关语滋忍下住笑了出来。“好啦、好啦!算我不对,我跟你道歉,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Janson拍了拍关语滋的头。“我看我们乾脆回育幼院找莫校长好了,说不定她会知道那个关爷的来历。”

  “也好,我们好像有一阵子没回育幼院了,我手边也存了一些钱,可以买一些吃的、玩的给孩子们。”一想到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关语滋就把烦恼暂时抛到一边去了。

  “嗯!你等我一下,我洗个脸马上就好!”Janson跳下床,又蹦又跳的进了浴室。

  关语滋再度把脸转向梳妆台前的镜子,撑著下巴,看著镜里的自己——

  为什么他要吻她?他说他是关爷的义子,那她岂不是该叫他一声大哥?既然如此,他怎么可以吻她呢?他是因为一时的冲动,还是真的对她有感觉……否则,他的吻为何会那么热情?

  噢!她快疯子!她甚至好想再见他一面……

  Janson说的没错,他看起来真的好迷人,好有魅力,如果他们不是在这样的情况里相遇,也许,她会喜欢像他这样的男人吧?

  “小滋,你还在发呆呀!我整理奸了,可以出发了。”Janson的脸出现在镜子里,关语滋吓了一跳,连忙拉回思绪。

  “可以走了,走吧!”

  她站起身,揉了揉脸颊,抹去脸上的红晕。

  “小滋,你怪怪的ㄟ,昨晚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哪有什么事,你想太多了,我们走吧!”关语滋推著Janson的肩,急急的往门外走去。

  她怎敢让Janson知道,她居然对一个黑社会头子动了心!

  小货车在“圣慈育幼院”前缓缓停下,关语滋手里提著大包小包的礼盒、玩具,兴冲冲的眺下车。

  Janson还在驾驶座里四处张望,却还是找不到停车位。

  “小滋,你先进去找莫校长吧!这里找不到车位,我再去绕一圈看看。”Janson将车子掉了头,对著关语滋嚷著。

  “好吧!你快点喔,我等你来再一起发礼物给那些小宝贝们。”

  “0K!没问题,我尽快——”Janson一挥手,便将车子驶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