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总裁的烦恼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最近我比较忙,下礼拜我会过去。”唐凝雪迅速响应。“因为我不太确定哪天有空,到时找小绿就可以了,反正她每天都有空。”

  有空等她修理她,唐凝雪想,谁教她在包厢说的话很让她火大!

  “小绿?呃,我想,她可能忙着在包厢里约会喔,呵呵!”钟晓慈故意语意不详,想引起对方的好奇。

  “美人心不是男宾禁入吗?她怎么在包厢里约会?”

  “前几天我们会馆办法式派对,您知道我看到谁跟小绿一起来?是金赫品哪,而且……他们还热吻呢!”

  唐凝雪原本还因昏昏欲睡而感到不耐,这一秒霎时清醒了过来。

  “采绿还穿着所费不资的手工定制服,脚上那双鞋是法国某个品牌大户等级才有的回礼,据我所知,她家还欠钱,不可能自己去买这些衣服鞋子,除非是……有人送她喽。”

  一向冷淡的唐凝雪,表情终于出现一些龟裂,感觉自己的心被紧紧揪起。

  一直以来,她表现得谁也不在乎,故意不让金赫品接近她,好让自己能藉代言娇凤汉方美饮馆一案,不间断的享受他对自己的积极行动,和他保持频繁的接触。

  她相信,金赫品终有一天会爱上她。

  现在听到他对另一个女人展开行动,她好难受!

  为什么金赫品会跟美人心的芳疗师小绿在一起呢?

  其实,她一直都知道,金赫品会悄悄买服务过她的芳疗师钟点,藉以了解她的生活、她的喜好。

  她装作不知道,是不想打断他关心她的模式,也偷偷的沉浸在这份被默默关心的幸福里。

  但现在……她冷下脸,以淡漠的态度掩饰受伤的情绪。

  “那又如何?金赫品跟谁上床、跟谁接吻,关我什么事?”她冷道。

  “可是,你不是……”

  “我跟他,只是业务上有往来、有案子要谈而已,少跟我八卦!”唐凝雪径自挂掉电话。她有说过她喜欢他吗?这些无聊的三八乱猜什么?

  但高傲的她不禁落泪,单方面爱一个人的孤单,只有她自己知道。

  回想他接任金罗集团总裁一职之后,她更难敌他强势又有权位的魅力,之所以一直吊他胃口,起先确实是讨厌他那志在必得的霸气,但是后来却被他的自负给征服了,想藉由他紧追不舍的过程,享受被他讨好地尊宠。

  后来,她爱上了他。

  因为这样,她更不希望接受他特别从容照顾的状态中抽身,只得一直拒绝他的代言邀约,好让自己能一直跟他见面,能在他面前当个趾高气扬的女王。

  现在该怎么办?她希望他该做的、能做的,都已经被他一一完成了。

  除了代言,她手上还有什么可以诱惑他的筹码?唐凝雪急了,心隐隐作痛。

  虽然小绿两次服务都让自己满肚子气,还有那让人倍感亲切的酒窝,确实都比高高在上的女王讨喜多了……

  唐凝雪觉得自己的立场太过危险。

  如果还来得及,她愿意放下身段,像小绿一样,对金赫品好一点。

  目前正是金赫品说服金罗集团股东,继续挹注人力财力在新开发一年多却毫无起色的娇凤汉方美饮馆的关键时刻。

  小玲的男朋友开车接我们两个,安啦!

  我到家了,晚安^_^

  虽然忙碌,但金赫品时不时就拿起手机,一再回味一星期前的简讯内容,心情就会变得好好。那时小绿在派对之后,交代告知她安全到家的简短字句。

  他就这么一直重复看着、念着、笑着。

  原来命令某个女人要对自己交代行程的感觉这么好。

  原来挂念着某个女人的感觉,是这么……难以言喻。

  “总裁,唐凝雪在二线喔!”特助送件进来时,顺便报告。

  即使忙得焦头烂额,接到唐凝雪的邀约,金赫品还是在最快时间内订下倪腾焰的法式餐厅包厢。

  “我约的真不是时候,明知道你在忙。”唐凝雪晃了晃手中的红酒。

  “不论忙不忙,还是不能让你失望。”

  “听蓝总说,美人心女子时尚会馆的法式派对,你也去了?”

  他干笑了下,不知道唐凝雪会不会感到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认识女子时尚会馆的芳疗师?万一她真的问起,他该怎么说明?听起来会不会像变态?

  唐凝雪此此次约他,说不定就是要答应代言,可千万不要以为他是变态而生变才好。

  “我送一个朋友去。”

  “什么朋友?那时会馆专属的尾牙派对,你送的一定是个女生吧?”

  “是里头的一位芳疗师。”金赫品不喜欢掩饰,以那炯亮双眼盯视着她。“其实我偶尔偷用特权,请钟姐安排芳疗师,我知道你都会去那间会馆放松心情,我想体验一下哪里是不是真的能让人放松。”

  他换了个说法,不算说谎,也坦白了一大半。

  “喔……”唐凝雪叉了口鱼肉送进嘴里,若有所思的试探,“我可以推荐你位芳疗师,大叫都叫她小绿,据说是较不受青睐的一位。”

  听到心爱女子的名字,原本有些心不在焉的金赫品,不由得眼神一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