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总裁的烦恼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哪有怎么了?”

  “你脸红了。”倪腾焰凑前打量。

  “你这间高级餐厅包厢的空调很差。”金赫品抱怨起来,想转移话题。

  “你在这间VIP包厢跟我聊过多少个女人?从没有一次脸红,这次却……”

  是因为情不自禁的想象跟小绿怎么样,让他脸红的吗?金赫品怔然。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像想要解释,又怕一解释就会被误会的表情。”倪腾焰在饭店待久了,很懂得察言观色。

  “才没有!”金赫品一口否认,快速的把蝴蝶面扒光、把香槟饮尽。

  要是他跟倪腾焰说,自己对一位芳疗师产生遐想,一定会被当成变态!

  “一套一万多块的餐,你怎么像在吃阳春面一样?细细品偿一下不会吗?”

  “没空品尝,我又不是美食家。再见。”

  他用餐巾拭了拭嘴角后就起身离开,倪腾焰只能目送他走。

  金赫品是狮子座,很讲究排场和气派,在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上绝不浪费时间。但今日他行色匆匆,却是因为他不想让倪腾焰发觉任何需要解释的事。

  他不想解释为什么在这里聊了那么多次女人经,自己从来没脸红过,这次却只是想到有关小绿,身体就热了起来。

  小绿为什么这么特别?为什么会让从十三岁起就对事业充满了野心的自己,对那个拥有珍贵秘籍的女子再没兴趣,只因为害怕会失去她、害怕自己不能拥有她?

  他不想解释,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对自己解释。

  这天,金赫品终于提早把事情做完,驱车来到美人心女子时尚会馆。

  自从想到某些可能性之后,他便想要尽快带走小绿,叫她不准再在这里工作,他得断绝一切她跟其他男人接触的机会!

  钟姐一见到他,就热情的跟他解释,唐凝雪并没被死对头温柔汤招揽,还是来这儿消费,然后照惯例快速安排他进包厢。

  “我……”他这次不是来打探消息的啊!但已经被安排进包厢的金赫品,也不她多说什么。

  唉,等会儿可能得跟以前一样见见钟晓慈或珊珊、玉华吧?虽然他想见小绿的心一刻也不能等,但……算了,就当作顺便来打听消息吧!

  想着小绿,他坐在包厢沙发上傻笑了一阵,却看见想的人推门而入。

  “是你。”

  “是啊,不好意思,看腻了吗?”罗采绿尴尬的呵呵笑道。

  早上送早餐到他公司,她总会啰啰嗦嗦的找他抬杠,都晚上了他还得见到她,他一定觉得烦。

  “唐凝雪找你麻烦?”他想起上次她幸运躲过指名,这欠呢?

  “她这次确实是想要刁难我,才指名我,可是骂得太忘神了,不知不觉就再让我多服务一节,最后还跟你一样,骂一骂就睡着了呢!”

  “什么叫跟我一样?”她居然还敢提!

  罗采绿蹲在地上,替他除去了鞋袜。“唐小姐的脾气跟你一样很不好耶,明明我就没说什么,她就气得要命的跟我说‘你懂什么’。”

  “什么叫跟我一样?”话一出口,金赫品不满自己居然复同一句话。

  陡地他感觉到脚裸一阵温热往下看,不禁吓了一跳,忙从水盆里抽出脚。

  “哎呀!”被溅得一脸热水的罗采绿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脱掉我的鞋袜,成功让我泡脚的?”他好像被催眠了。

  “可是,你都换上我放在沙发边的和服了,我以为你总算肯接受我的服务了呀。”她不明所以的指着他的有服。

  金赫品低头一看,诧异万分。

  怎么刚刚在说话的同时,他竟不知不觉的脱下自己的衬衫,拿起她带进来的和服换上身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点燃的醺香带有迷魂作用?

  金赫品以那双犹如有一万瓦数的利眼,牢牢的盯着一脸无辜的女人看。

  “你——”

  当初因为她的强迫服务,他竟在包厢里睡着了。还因为她的破娃娃理论而成功说服唐凝雪暂时留下Madde,后来更因为她的强迫关心,而让自己吃下一大份蒜味杏鲍菇炒蛋,最后干脆向她订购一堆早餐让同仁跟他一起分享……

  他甚至规定餐点一定要由她亲自送来,自己还每天下楼等她。

  他竟在不知不觉中,让这个女人离他愈来愈近、愈来愈近。

  “那……让我帮你按摩脚筋总可以吧?”罗采绿无奈的闭了闭眼。

  他今天来,就是想叫她不要在这里工作,他下意识又想缩脚,但看到她脸上的点点水珠,想到刚才突然抽脚,溅了她一脸水珠,他不由得感到歉疚,也才发现,就算脸上溅到了他的泡脚水,她也没有做出擦拭的动作。

  她的敬业、体贴、善解人意,着实让金赫品十分惊讶。

  如果他的汉方美食馆也有这样热心又细心的人,应该可以挽回一点点业绩……

  罗采绿按摩他的脚背,让他长年一直穿着名牌皮革鞋而有些紧绷的脚,获得了一些舒缓。

  居高临下的金赫品,看着蹲坐在他身前的女人。

  她那么专心、那么认真的工作着,她的巧手柔弱无骨的替他的脚按摩,像是一个温顺柔情的妻子一般……

  他确实每天吃到她亲手为他做的早餐,每天享受着她特别的照料,他忘了自己有多久不曾接受过这样的关心。

  虽然大家都说他是至高无上的狮子王,没有人敢惹他、没有人敢不听他的,可是打从内心真正希望他快乐的人、真正关心他的人又有谁?

  他看着那么专心伺候他的罗采绿,感觉她的手正在抚慰着自己,忽然,有股微痒的感觉从她碰触的地方一路向上窜,最后让他的胸腔热了起来。

  “等等……”

  金赫品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抓住罗采绿的手。

  “怎么了?”她一怔,仰望着他。

  他如炬般的双眼俯视着她——这是什么画面?一个女人屈蹲在男人膝前,抬起无辜的脸望着他,只希望他快乐。

  她知不知道这会带给男人多大的遐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