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总裁的烦恼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别以为我是金赫品就只有钱……”

  听他忿忿不平的话语,罗采绿也好奇,金赫品除了钱,还有什么?

  罗采绿除了是芳疗师,脱下制服睡了一觉后,还是一间早餐店的助手。

  因为她担任芳疗师的业绩实在太差,必须要在早餐店兼职,才能赚到跟在精品店工作的姊姊一样的钱,两姊妹好公平摊还父亲曾想成立健康饮品公司却没成功,因而欠下的庞大研究费。

  客户皆是上流社会千金名媛的芳疗师与油腻腻的早餐店助手,是完全不一样的工作,但罗采绿觉得两边都是要带给顾客元气的服务。

  凌晨五点半,穿着围裙的她,到附近电线杆下的垃圾集中地,放置装满待回收资源的麻袋。

  “咦,是娃娃……”她眼前一亮,拨开一堆脏污的塑料袋,将娃娃捡了起来。

  罗采绿有收集旧娃娃和二手娃娃的嗜好。

  不管是脏了的、头发被拔光的、或是衣服破掉的,反正只要是娃娃,只要她看到了,就不会再让它们流落在外。

  “碧蓝色的眼睛好漂亮,不过左眼不知道是被拔掉还是自己松掉的?胖胖的手脚也很可爱……”

  这是个被人丢弃的北欧娃娃,棕发干燥凌乱,还沾上了口香糖。

  碧蓝色像弹珠一样的眼睛很美,但少了左眼,身体也光溜溜的,上头还有磨损的痕迹,圆圆胖胖的手脚更缺了右腿。

  “I love you, honey……”她仔细检视,大概是按到了某个开关,忽然从娃娃光溜溜的肚子里发出甜腻的声音。

  “吓我一跳,原来你还会发出声音啊﹗”她眨了眨眼。

  “I love you, honey.”娃娃撒娇似的又说了一声,并眨一下仅存的右眼。

  “好!我帮你洗香香、帮你做新衣服、帮你洗头发!”

  天色尚未大亮的清晨时分,宁静的小巷驶进一辆并不适合这里的昂贵跑车。

  冷傲又难搞的唐凝雪迟迟不愿答应接下代言,但金赫品锲而不舍,前不久更承诺他每天都会亲自替她买她最爱的某家早餐。

  “连‘爱在清晨拂晓时’那部足以让你变成毒药的烂片你都拍,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我娇凤医美集团的代言邀约?”他不平的瞪着前方马路碎念。

  不甘示弱的他,愈是遇到困境,就愈是不想放弃。

  唐凝雪心高气傲,若非国际知名制片、厂商、导演出品的广告,她不接;若非符合她美丽、时尚、有品味的商品形象,她更是不屑一顾!

  价码虽然更重要,但衬不起她的商品,她绝不会考虑。

  毕竟光是珠宝、名牌服裳、钻表等等的潮流商品代言,她都接不完了,怎么会考虑次要代言?

  而且还是从传统成药独立出来的娇凤医美集团,那会让她想到马上好糖蜜药水和红吱吱汤包——她曾对金赫品这么轻蔑的直言。

  但,娇凤医美集团的成功与否,与金赫品能不能摆脱掉空降总裁的包袱很有关系。他很想向全世界证明,他不是衔着金汤匙出生,什么都不会的公子哥!他有把握,只要唐凝雪肯为他的娇凤建立时尚美形象,娇凤就能大翻身!

  咦,等等!他见到左侧电线杆旁有个背对着他的女孩,手上拿着一个破娃娃,那个破娃娃跟他送给唐凝雪,却被她玩坏了一只眼睛的Madde娃娃很类似。

  “太好了﹗”他当机立断下车上前。

  金赫品曾送给唐凝雪一个她从十六岁时就幻想拥有的Madde公主娃娃。

  那款公主娃娃是瑞典皇家某上喜庆时出产的指定限量款,唐凝雪自己收集了七个Madde娃娃,只缺这一款。

  即使她再有钱,但是那款娃娃年代愈久就愈值钱没人愿意抛售。

  他打听到之后,便想方设法弄来那款独家的Madde,让她好开心。

  她带回去后,不久娃娃的右眼脱漆了,内建声音也坏了,阴晴不定的她又变得不开心,待跟他再次见面,她甚至说要把坏掉的Madde丢掉。

  明白唐凝雪又在找借口拿乔,他不甘心的表示一定还她一面完整的Madde。

  就近看,金赫品发现那娃娃真的很像!该不会是姐妹品吧?

  因为他送给唐凝雪的那款Madde,是他大手笔包下当地原厂,让他们停在原有的生产线一天,特地生产她爱的限定款。

  由于是限量款,因此原厂那儿并没有剩余的零件可供修补,才让他苦恼许久。

  罗采绿意识到有辆轿车停在身后,也感觉到有人走近,她不由得闪开一步,并转头看来者何人。

  金赫品也同时俯看她。

  两人一照面,顿时怔了一下,觉得对方很眼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