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伊东葵 > 总裁的烦恼事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的两颊都有小酒窝,她的眼睛像杏果且黑白分明,这使得她笑的时候显得十分活泼热情。

  但这一切,他都毫不关心,皱眉不耐问:“你走错包厢了吗?”别浪费他的时间。

  “如果我走错包厢,见到里头有个男人,一定会尖叫吧?”她放下水盆。

  “即使是金赫品还是会尖叫?你没在杂志封面和电视新闻上看过我?”

  “在不该看到男人的地方看到男人,首先大脑的第一反应的应该是:‘这是个男人!’而不是:‘哇,我看到某某某了!’当然,如果这男人是金城武就另当别论。”

  向来是焦点人物、又自恃身世外貌都过人的金赫品,还是第一次听到女人居然用如此理智,又不以为意的态度分析面对他也不惊慌的原因。

  她言下之意是,他太自大了,他并没想象中的令人仓皇失措?

  罗采绿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死脑筋,和有话直说到让人觉得无趣的个性,由此可见一斑。

  其实,见到他的第一秒,她心里也颇为意外,近看发现他跟印象中不同。

  他居然有着水嫩白皙如美人般的皮肤,而肌肤的光泽居然透亮到一种会反光的程度!

  再衬上他箍着的金发,竟带着独一无二的时尚感。

  “昨天帮唐凝雪服务的芳疗师是你?”

  “是。”罗采绿回过神,对他一笑。

  “好吧,废话少说,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做什么。你们昨天都聊了什么?”

  遇到钟晓慈及珊珊、玉华那几个,她们总会逗得他聊上一个钟头。

  而金赫品因为多聊就能多了解唐凝雪,也顺着话题延长时间,如她们的愿再加钟点费。但面对这个陌生面孔,他显然没什么兴致多谈。

  “可以请您先换上这件和服吗?”她从容的打开一件和服。

  美人心并没有男人适穿的和服,罗采绿是秉持收钱就要做事的态度,在仓库找到了自开馆以来还没有派上用场的全新XXL特大尺码和服,所幸是浅蓝色底,不至于让金赫品抗拒。

  “钟姊没跟你解释过吗?我不需要芳疗、不需要服务,只要跟我聊一下唐小姐就可以了。”金赫品觉得面对生手真是浪费时间。

  “我知道,我是会馆里最资深的芳疗师,早就听过您。”

  “你是最资深的芳疗师?我怎么没见过你?”见她名牌上写着罗采绿三个字。

  “您称呼我小绿就可以了,没见过是正常的,因为通常要最受欢迎的芳疗师才有机会跟您进行秘密会议呀。”罗采绿动手夹起热毛巾。

  金赫品看她一边答话,一边从容微笑准备工作程序,好像无论他说什么,她都坚持做自己要做的事。

  “你真的不用忙,我只想Talk,再说我也不喜欢有人在我身上摸啊、捏的,我没那个闲工夫!”他已经开始感到不耐。

  “难道您以为我就喜欢碰男人?”罗采绿踩了踩活动床,使之平放。

  “什么?”金赫品瞪着她。

  “拿了客人的钱,就要替客人提供放松的服务,这是我的工作。”

  望着噙着酒窝的她,他不由得疑惑她到底是敬业、还是专业?

  她好像一个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小鬼都不改其志的老妈妈,固执又难以拒绝。

  “您时间宝贵,换上和服坐上来吧!”她戴上手套。

  “知道我时间宝贵,还要我做这无谓的事情?”

  “我收一分钱、做三分事,金先生又多付了十倍钟点费,我更不可以白领这些钱。我一边为您服务,您一边听唐小姐的事,这样一点也不会浪费时间。”

  金赫品看她脸上仍然保持着坚定的笑容,又看地上冒烟的水盆、热毛巾、为他打开的和服,瞧瞧她的手套……

  这女人像是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的牙医师,想好好伺候不肯上诊疗椅的儿童。

  在金罗集团、在百货巡柜、在开会时,他一向是号令天下的狮子王,哪时沦落到被逼着必须做他不想做的事?

  “如果我不要让你碰我呢?”

  “您就听不到唐小姐的最新发展了。”

  “你——到底我是客人,还是你是客人?”

  “就是把您当贵客,我才会不想让您浪费十倍的钱呀!”她回得理直气壮。

  “你居然敢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照这么说,您花一百三十块去星巴克买焦糖玛其朵,就算店员给您一杯水,您也拿了就走喽?因为给您咖啡你不要。”

  “这是什么比喻?你这么坚持,我看你是想借机跟我Touch,以为我会产生反应,然后跟你在这里天雷勾动地火吧?”

  金赫品说话毫不客气,这就是他,自负狂妄又绝不饶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