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八


  柳寄悠想了想,笑了,摇头道:“清楚又如何,还是会很担心啊。”

  “别担心。就算真有什么美人救皇太子的把戏,他也不会将人给领回来说要娶作太子妃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爱情这东西,她是知道它的厉害的,连她都难以招架了,又怎么敢想儿子一定挺得紅“因为,如我们这样,是独一无二的。不管你救不救驾,最后都会成为我的皇后。”

  柳寄悠笑看他一眼,道:“听您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定,这二十几年来,您对我仍然是心悦着的?”

  “心悦不心悦,也不好说啊——”在柳寄悠瞪眼之前,他慢悠悠接着道:“就是,没觉得后悔:就是觉得,还能抱你在怀,这样很好。未来二十年,朕还想继续过着这样的日子。”

  本来正要生气,却因为他情话功力太过高深,总是轻易将她化作绕指柔,什么气也发不出来了。她叹了口气道:“您这样一个爱美的皇帝,平凡如我,有时真觉得对您感到亏欠。”

  “无需觉得亏欠,就算世人眼中的你不美,朕仍然觉得你美,你就对朕毫无亏欠。”龙天运真是这样觉得的。反正只要是她,他就觉得哪儿都好。

  “您怎么就真的认为我美呢?我自己都没敢这样自恋。”说真的,要不是龙天运看她的目光真的像在看美人,每每都在发光,她真要当他是说着玩的,或是只为讨好她,才常常说她美。

  可,被他用这样的目光看了二十几年,从年轻看到如今青春渐逝,她当然不会变得更美,可他专注的凝视从来没有转移到别人身上,她便知道,他是真的极爱她的容貌的。

  “喜欢一个人,自然就觉得她最美。”这是龙天运多年来的心得。

  柳寄悠突然想起一件旧事——

  “皇上,您会不会觉得这是报应?”

  “嗯?”

  “因为您讥我一句无盐女,让我乏人问津,无人愿娶,于是我这大龄女子,便只好由您来接收了。”她点点头,觉得世间事果真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呢!

  龙天运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好一会才道:“好吧,就算是各人造业各人担,你这个业,我也是乐于承担的……”最后的声音融在唇舌交缠中。

  柳寄悠抬高双手圈在他颈后。如果他没那么急着亲吻她的话,她还想跟他说——如果我是您必须承担的业,那一定也是我用了十辈子的善缘求来的因果。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