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一


  生下皇太子之后,她终于顺利封后,但皇宫的日常还是没变,在皇太后力挺之下,宫斗没个消停,这句败走金句,仍然被沿用至今。

  如今大家都已年华老去,也不大爱斗了,反正也斗不来皇帝的宠爱。尤其是皇太后将心思都放在皇太子的教养上之后,已没人撑腰的情况下,再爱斗的人,也不敢没事找皇后练嘴皮子了。

  不过,柳寄悠还是很讨厌听到所有与“救驾”有关的字眼。

  “好了,以后不许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真那么闲的话,就绣花去。”

  也不管女儿满嘴的抗议,唤来她的教养嬷嬷们领走她,要她们务必盯着宝儿公主绣出一朵像样的花之后,才可以再放她出门。

  将女儿打发走之后,柳寄悠看着在一边闷笑的龙天运,没好气道:“皇上今儿个好兴致。”

  “还成。倒是梓童看起来不大好,是谁惹着你了?”

  “太子想去江湖游历一事,您同意了?”

  “他已经十六岁,是该出去四处走走了。身为未来的帝王,他得知道他即将治理的皇朝其真实面貌为何。”

  “我并不反对太子出去历练,但您怎么能同意他去江湖走动?还让他去狂啸山庄落脚。”显然仅有的一次江湖行,没给柳寄悠多少好印象,即使她与他算是定情于江湖。

  “江湖也属于皇朝,怎么就去不得了?”龙天运知道她对江湖没好感,但并不能因为不喜欢就拒绝去了解。至少皇太子不能。

  “可我听说许多江湖人已悄悄打听到太子可能化名游历的消息,正有各自的打算呢!尤其是当年被你放过的周妃,她似乎掮动了不少江湖女子,以自身以及……我……的故事,鼓励她们如法仿效……”

  龙天运闻言笑了。

  “这周恨水,还真是个人物。这些年,江湖上一半的乌烟瘴气都是她惹出来的,偏偏就是没人能收拾得了她。果然把她放出去是对的。”

  “对什么?!她真是个祸害!如今一堆少女等着跟太子‘偶遇’,您还想让他去江湖走动吗?”拜周妃所赐,柳寄悠正式成为后宫一员之后,再也不乱发善心了。

  管理后宫时,一切皆照规矩来,绝对不让宫女太监去苛扣作践那些无宠无势或落魄的人,这方面管得极严,也就没下仆敢做出欺辱人的事。行事公正即可,再也不会多事地提供特别的照顾了。

  “太子长相俊美,平日在帝京行走,早已有众多芳心为之牵挂,如今不过多了一些江湖少女,怎么就值得你这样担心了?他长得好、身分高,更是日后的皇帝,全天下女子都对她心存爱慕,不是应当的吗?”

  “哪有什么应当!我可不想太子跟您一样有着风流又爱美的名声。”身为龙天运身边唯一长相平凡又椒房独宠了二十几年的女人,她的存在,已经被整个皇朝人民列为传奇。

  “爱美怎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龙天运不乐意了,“当年你不也是因为爱美,才爱上朕的吗?”

  这点柳寄悠倒是无法反驳,毕竟皇帝从婴儿时期就俊美到现在,未来可以预料也将会是一名俊俏老头子。

  这男人如此美貌,也是她当年沦陷的原因之一。

  她一辈子就爱美了这么一次。

  而,爱美了一辈子的龙天运,也就独独“爱丑”了那么一次。

  在她之前,龙天运眼中只愿意看见美人,如柳寄悠这般的,还被他直言讥为无盐女,自她之后,龙天运眼中还是只愿意看见美人。曾经有人以为皇帝换口味了,于是找了许多容貌平凡但颇有才华的女子送到每一个皇帝会参与的宴会场合,想要与他来个美好的邂逅,结果皇帝直接把那些人错认为侍女,还想着怎么尽找些丑的来侍候,羞得那些贵女好一阵子都不敢出来见人。

  “爱美当然不是什么错,但太子毕竟还小,我总想他别这么小就四处招惹人或者被招惹。”

  龙天运笑着将她搂住,觉得她想这些都只是白担心罢了。他那儿子可不是简单角色,看似温厚宽和,其实一肚子弯弯拐拐不好糊弄。聪明的孩子就该多出门历练,若是为了安全,便把人关在皇宫里,早晚将人给关傻了!

  “放心吧,他心底有数。就算你担心他肖似朕,可能会风流一些,但你该对自己生养大的儿子有点信心,他是什么样的,你还不清楚吗?”

  柳寄悠想了想,笑了,摇头道:“清楚又如何,还是会很担心啊。”

  “别担心。就算真有什么美人救皇太子的把戏,他也不会将人给领回来说要娶作太子妃的。”

  “你怎么知道不会?”爱情这东西,她是知道它的厉害的,连她都难以招架了,又怎么敢想儿子一定挺得紅“因为,如我们这样,是独一无二的。不管你救不救驾,最后都会成为我的皇后。”

  柳寄悠笑看他一眼,道:“听您这样说,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定,这二十几年来,您对我仍然是心悦着的?”

  “心悦不心悦,也不好说啊——”在柳寄悠瞪眼之前,他慢悠悠接着道:“就是,没觉得后悔,就是觉得,还能抱你在怀,这样很好。未来二十年,朕还想继续过着这样的日子。”

  本来正要生气,却因为他情话功力太过高深,总是轻易将她化作绕指柔,什么气也发不出来了。她叹了口气道:“您这样一个爱美的皇帝,平凡如我,有时真觉得对您感到亏欠。”

  “无需觉得亏欠,就算世人眼中的你不美,朕仍然觉得你美,你就对朕毫无亏欠。”龙天运真是这样觉得的。反正只要是她,他就觉得哪儿都好。

  “您怎么就真的认为我美呢?我自己都没敢这样自恋。”说真的,要不是龙天运看她的目光真的像在看美人,每每都在发光,她真要当他是说着玩的,或是只为讨好她,才常常说她美。

  可,被他用这样的目光看了二十几年,从年轻看到如今青春渐逝,她当然不会变得更美,可他专注的凝视从来没有转移到别人身上,她便知道,他是真的极爱她的容貌的。

  “喜欢一个人,自然就觉得她最美。”这是龙天运多年来的心得。

  柳寄悠突然想起一件旧事——

  “皇上,您会不会觉得这是报应?”

  “嗯?”

  “因为您讥我一句无盐女,让我乏人问津,无人愿娶,于是我这大龄女子,便只好由您来接收了。”她点点头,觉得世间事果真天理昭彰、报应不爽呢!

  龙天运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好一会才道:“好吧,就算是各人造业各人担,你这个业,我也是乐于承担的……”最后的声音融在唇舌交缠中。

  柳寄悠抬高双手圈在他颈后。如果他没那么急着亲吻她的话,她还想跟他说——如果我是您必须承担的业,那一定也是我用了十辈子的善缘求来的因果。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