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既然日后这名女子会是后宫的一员,那么大家就好好地相处,培养一下感情,顺便让那名不知来路的女子在入宫之前学好宫规礼仪。而为了表示对那名女子的重视,皇太后史无前例地派了八个教养嬷嬷过去侍候。

  非常慎重,非常重视,简直荣宠至极。

  而,正在歧州养伤待解毒的柳寄悠,对这些正要到来的麻烦一无所知。

  或许江湖才是最适合周妃一一周恨水的地方。她一离开皇宫,很是轻易便带走了落霞与挽翠:在赶往歧州的途中,又非常幸运地遭遇了五名从山水洞天溃逃而来的北夷人:这些人身上带伤,形容狼狈,周恨水两三下便将他们打晕绑了:在问清楚来历之后,发现其身分竟然还不低,其中一个是北夷贵族,以及一名巫医:周恨水自然从他们身上捜到了“血蛇毒”以及相应的解药。

  “娘娘,您打算帮柳寄悠解毒吗?”明玉见主子拿着血蛇毒的解药一迳看着,却什么也不说,像是看得痴了,于是不得不开口问。

  周妃将解药收进怀里,说道:“我还得想想。”问道:“歧州的香主何时过来?”

  “稍早已收到他们传来的飞鸽传书,说是今日人夜之前会到。”

  她们此刻落脚的是一处供行人歇脚的草棚,虽然简陋,但还算完好,遮阳避雨都行,也颇为宽敞,甚至能将整辆马车给拉进棚子里。

  “马车里的两个丫头也差不多该醒了吧?”

  “她们只是普通人,药效恐怕会更长一些,最快也得晚上才会清醒。”明玉回道。

  这两名柳寄悠的丫鬟,被带出柳府之后,便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周恨水将人带出来,自是要送去给柳寄悠的,只是她并不打算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过,这人情,柳寄悠得记在离恨天上。

  要是柳寄悠记下了这人情,而龙天运又一如周恨水猜测的那样正迷恋着柳寄悠的话,那么也算是给离恨天增加了保命的机会。

  “娘娘,您是想让歧州的香主将两个丫鬟给送去皇庄吗?”

  “嗯。”周恨水点头,并且像是终于下定决心道:“顺便也将解药送去。”

  “咦!就这样送出去?”明玉诧异不已,她以为娘娘至少会拿解药去跟皇帝换个明确的承诺——比如“放离恨天一马”“是的,这样的条件。就这样送去,不开条件,让柳寄悠记下这份恩情。”然后,让柳寄悠去吹枕头风,肯定收效更“这…?”明玉迟疑了好一会,才问:“奴婢以为娘娘并不想让柳寄悠活下来,若能让她因中毒而亡最好,省得您亲自动手……”“原本我在宫里时,确实想着要她死。’周恨水神色莫测地说道:“她这样一个无盐女竟能被龙天运看上,想来不会只上心几日就见弃,就想着把她杀了,也算成全一段凄美爱情。与其下半辈子日日夜夜活在被厌弃的痛苦中,还不如让她死在最美好的时段-这是我对她的回报,看在她没事跑冷宫瞎忙活,到底是一片真心的份上。”

  “那……为何您如今又改变心意了呢?”

  “早上收到的飞鸽传书,里头的消息你不也看了?”

  明玉一怔,想起早上收到的消息一皇太后将后宫里最受宠的几名妃嫔,连同颜色最好的四名秀女给送往歧州皇庄,那出行的仪仗浩浩荡荡,声势惊人,随行侍候的不下三四百人。

  这支华丽的出行队伍,自然深受嘱目,虽打探到是宫妃出行,却不清楚她们为何会突然出行。最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是:太后体恤众宫妃的辛劳,又逢今夏特别炎热,己有几名贵人禁不住酷暑而晕厥,所以开恩让宫妃们前去凉爽的歧州皇庄避暑。

  “太后让张德妃等人来歧州皇庄避暑,应也是冲着柳寄悠来的。”虽然与太后相互敌视,但想对付柳寄悠的目标却是相当一致。

  “何止是冲着柳寄悠而来,那女人分明是恨极了才这样出招。当年我因救驾入宫,处处跟她作对,可惜没药死她,就先被她给废去一身功力,当了十几年废人。棋差一着,我再恨也得咬碎牙齿和血吞了。”说到这里,周恨水放声大笑,感觉畅快极了!“可如今,她的好儿子也给她来这么一出救驾好戏,那柳寄悠肯定是要入宫为妃的:加上她是官家贵女出身,要是她能把龙天运迷得久一点,再凭着救驾的情分,日后捞来后位坐坐也是有可能的。哈哈哈!若真是如此,那可膈应坏了那女人啊!”

  明玉看着主子一脸快意的表情,问道:“所以主子是打算放过柳寄悠了?”以她个人来说,是更愿意让柳寄悠好好活着的,毕竟是个好心的姑娘,不应平白死于别人的迁怒,那实在太冤了。

  周恨水顿了顿,收起笑容,脸上神色有些不甘,但在权衡过后,只能强压下那点不甘心,因为要留着柳寄悠日后好好与太后斗上一斗。

  自己是个江湖草莽,宫斗那一套她玩不转不说,还只有被人玩的份。可柳寄悠是个贵女,权贵后宅的手段,她就算没经历过,应也是耳濡目染过来的:以柳寄悠的聪明劲儿,想过得好,就会努力让自己成为后宫的胜利者。

  就算柳寄悠一时扳不倒皇太后,但只要柳寄悠活着,且一直过得好,成天在她面前晃,相信把皇太后气得少活几年也是有可能的。为了让皇太后日子难过,周恨水不得不选择让柳寄悠活着:至少,在柳寄悠还有利用价值之前,杀了她不划算。

  只是,真的很不甘心啊……让这么个跟她一样以救驾方式得到帝王一时真心的女人活着,虽然膈应到了皇太后,又何尝没差点膈应死自己!

  这时,不远处传来凌乱的马蹄声,以及武器相击的声音,并且夹杂着几声娇喝——

  “离恨天邪教的走狗!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莫再作困兽之斗!”

  明玉张望过去,说道:“是歧州的香主到了,正与后面追着的二女二男缠斗着。”看得出来两名女子是主,两名服色相同的为护卫:再仔细打量那护卫身上的服色之后,道:“是狂啸山庄的护卫。”

  离恨天的杀手搅乱了“饮酒试剑”大会一事,被叶放歌拿来大作文章,召集武林白道共同声讨邪教离恨天,响应者众,至少所有与狂啸山庄交好的江湖人都出动了,四处伏击离恨天教众,挑掉了每一处分部:至于离恨天的根据地,因为地处西北人烟罕至的山区,是胡夷各族杂处的贫脊之地,一般中原人士都不爱跑去那边吹沙吃土,所以本部至今安然无恙。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