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这个她不想对他动心的男人,也以为自己不会对他动心的男人……到底,还是将她的心给拿下了吧。

  四目相对的凝视,像在倾诉许多没能诉诸言语的心意,一时都将对方看得痴了,全然不觉时光流逝,直到一声细微的叩门声自门外传来,龙天运才恍然回神,沉声说着:“等我回来。”

  说完这句话,便大步转身离去,很快投人夜色之中,直到再也听不到他的任何声响之后,柳寄悠依然痴痴地望着大门的方向。

  不知道心中是希望他自此离去后再也不回转,还是期盼着他再度从这扇门走进来?

  当睡意再度来袭,她昏昏沉沉地陷人黑甜乡,最后的一抹想法是:如果可以不入宫的话……那么,她是愿意这辈子都属于他的:就算,日后再也不见:就算终有一天,将会面对他无情的厌弃……

  可惜,她想的,永远不是他想的。

  对于未来,她有一种不会圆满的预感……

  即使,他喜欢她,一如,她也喜欢他。

  燕虹找了个回乡探亲的理由向宫里请假,并且将累积多年未休的假都给一次请完,将手边职务交接给二把手之后,很快便离开皇宫,没有遭遇到谁的盘问,所以她以为她没惊动到顶头上司。

  然而,皇太后却是早就发现宫里的气氛不对劲,燕虹匆匆离去的行止更是让她的怀疑落实了下来。因此在燕虹离去之后,皇太后便招来女卫的二把手,不动声色地询问了这几日暗卫的动向,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必定是皇帝那边出事了。

  至于是大事还是小事,那就得从英王嘴里去撬出来了。

  皇太后是个精明厉害的女人一一若她不精明厉害,就不可能在后宫顺顺利利生下四子二女,并将他们健康养大成人,无一夭折,且一生都受到先帝的敬重。就算先帝龙震生来风流多情,一生招惹的“真爱”不下十来桩,但那些糟心事却很少闹到她面前便被解决掉了。唯一没解决掉、不得不带进宫给个名分的,也就一个难纒至极的周恨水,算是极为克制了。不然光满朝文武指责荒唐的摺子怕是要淹没整座皇宫了。

  当年那个带着雄心壮志进宫、武功高强、手边有人、善用毒、又有足够胆大妄为性情的周恨水,直接就是奔往皇后尊位去的,坚信凭着自己的手段与武功,对付皇后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女,只消随便一包毒就能将她给药倒,到时就算自己身分不够,不足以真正得到皇后名分,但把皇后弄瘫了,自己这个“真爱”去向皇帝讨个贵妃的封号,不就名正言顺地替代皇后行使宫中职权了吗!

  可惜一切并不如她所愿。先帝龙震在朝政大事上是个清明的君王,虽然在女色上有特别的嗜好一一比如就爱玩“找真爱”的游戏之类的,但一切的前提都是不动摇国本。再者,当年的皇后可也不是个好捏的柿子:手无缚鸡之力的贵女,并不代表软弱好欺。世家教养出来的皇后,要料理一个人,从来都不用亲身上阵去肉搏出输赢——也只有江湖草莽才会认为武力足以倚仗。

  单人武力再高强,终究比不过人海战术。所谓的蚁多咬死象,就是如此。周妃甚至还来不及运用她的优势在后宫兴风作浪,便在皇后以及其他妃嫔的手段下,高扬气焰迅速被灭。江湖中有各种神奇的毒药,难道权贵的后宅就没有不外传的秘药吗?

  总之,在先帝冷眼旁观之下,周恨水这个“真爱”,很快就被打蔫了——被下了化功散,失去一身引以为傲的武功:也因作天作地太过,终究失去帝王的宠爱,在先帝尚未驾崩之前,便被送进冷宫中,再不闻问。

  皇太后并不忌惮周恨水,也不在乎周恨水待在冷宫里拚命地将武功重新练回来之后,会不会报复于她。对皇太后而言,周恨水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粗人,一根指头就能将之捏死。先帝的“真爱”那么多,她要是每个都在意,日子还过不过了?

  不过,皇太后倒是没料到这个早被她抛到脑后的女人,竟然还能生事,并且差点成功刺杀了皇帝。

  不是英王心志不够坚定,而是,当皇太后想弄清楚一件事时,你再如何想隐瞒也是没用的,反正最后都得乖乖说出来。所以英王被皇太后叫来之后,问什么就答什么,但凡问到的,必定如实交代,至于没问到的……

  就不用多事地详述了。

  皇太后原本只关注几件事,而这几件事就足够她气怒攻心了——

  第一,皇帝突然南巡,原来竟不是如他父皇那样,为了去江南繁华地游玩一番,遇遇真爱,以及享受天下万民的欢呼,满足他身为一个帝王的虚荣心(……);而是去当饵,打算引蛇出洞。这简直太荒唐了!这是皇帝该干的事吗?!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皇帝怎敢以自身为饵?!

  第二,为何皇帝会在南巡途中暗自离开,无视自己的安危,竟只带着燕奔以及几个暗卫,就敢白龙鱼服地乱走!这样的任性妄为,置天下万民于何地?!就算对那些江湖草莽有什么想法,也万没有皇帝亲自去处理的道理,简直是不知所谓!还是……皇帝竟也同他父皇一样,有着奇怪的嗜好,想要在江湖上去玩一场身世不匹配的“真爱”?!这种把戏,他当皇太子时不是玩过了,如今怎么又兴了起来?结果还玩脱了,去看个什么饮酒试剑大会,却遇到离恨天的人派杀手捂乱,险险遇刺(英王的解说很春秋笔法,能含糊的,都含糊过去了),就算最后毫发无伤,皇太后依然震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