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柳姑娘此时不宜挪动。”重点是,皇帝陛下您得快马加鞭赶在江南的文武官员抵达之前,回到南巡的皇辇上啊!时间如此急迫,想携家带眷万万不可行啊!那多耽误行程。就算柳姑娘没中毒,那身子骨也禁不起千里马的狂奔折腾,怕不生生将一条娇贵的小命给颠没了!

  龙天运没好气地看燕奔一眼。

  “朕没想带着她上路。”站在床头,静静看着沉睡的柳寄悠。

  不过是一张平凡的脸,如今受伤又中毒,脸色白中带青,原本还算迷人的粉嫩小嘴,如今没有半点血色不说,还干裂脱皮,亲吻上去时,甚至会被那结成硬块的皮屑给扎着了……

  是的,这张脸不美,且从来没有美过,但他就是爱看,甚且至今仍没看腻,真是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的是……如今她身中血蛇毒,他竟还是期待她能为他怀下孩子“昨日那些江湖郎中说中了血蛇毒的妇人,怕是于子息有碍,日后恐是不易受孕了。”所谓的“江湖神医”什么的,在没能解去柳寄悠的毒时,就被龙天运眨成乡野间招摇撞骗的赤脚郎中了,并且再也不允他们踏进皇庄一步。

  燕奔屏息,不敢应声,因知道皇帝说这些话,并不是要他给回应:如果非要有谁来回应的话,也就只有床上那个正昏睡着的贵女担当得起了。

  “可是朕想要她给朕生孩子,就算她不愿意……呵!她不愿意的事儿可多了,也不差这一桩。所以,她必须给朕生孩子。明日太医过来时,你务必要将朕的命令转达清楚,特别是让女科太医经心点,知道吗?”

  “陛下,臣不能留下!”燕奔不敢承应,连忙道。

  “没让你留下。等燕虹到了之后,你再追上即可。”龙天运沉声道:“她不能有事,她还得给我生儿子。”

  “……遵旨。”燕奔这才敢应下。

  并在心中默默暗想着,这位柳姑娘,日后怕是造化大了……

  被刀伤以及血蛇毒折磨了一日夜的柳寄悠,在服下清灵九之后,好不容易得以暂解痛苦,获得了好眠:没想到,她竟会突然在半夜里醒来一一就在龙天运即将离开、特意来到她床前看她时。

  四目相对,皆看进了对方饱含诧讶的眸子里。两人谁也没想到会见到对方——

  龙天运没想到她会醒来。

  柳寄悠没想到一张开眼就看到他。

  她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因喉咙里像塞满了沙,堵住了,让她像只离水的鱼似,一时之间,除了张嘴闭嘴,其它什么都做不了。“我要走了,你暂且留在这儿好好养伤,其它什么都不用想,等我来接你即可。”

  龙天运坐在床沿,一手轻抚她额头,没有高热也没有冷汗,显见清灵九就算不对症,也是起了效用的。

  “你为朕挡下一刀,救驾有功。回宫之后?,朕会给予你应得的荣耀,保证至少是个妃位。”

  柳寄悠原本无力半张着的双眼瞬间圆瞪!

  他不会是想给她一个高位的妃位吧?!不!她不要入宫!不要当妃子!

  龙天运全然无视她惊骇的表情,柔情万千地看着她,接着道:“你能为朕死,朕自是允你同朕共享江山。”不!不不!不用了!无法开口的柳寄悠,只能摇头表示自己的谢绝之意:然而病中乏力的她,连摇个头都显得力不从心,更让自己头昏目眩、眼前一阵发黑。

  “不需急着谢恩,朕允你病好之后再表示。所以你别动,安静躺着就好。”

  “皇……上……”好不容易从喉咙里刮出两个字,却是沙哑得模糊不清:可她还是努力想要说话,“我不……想……”进宫。

  没能说出的字,被他的唇给堵没了。

  柳寄悠于是明了,他不是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他只是不想听罢了。

  当他终于吻到餍足之后,将唇挪至她耳畔,低语道:“在生死关头,你选择为我死,那么,以后你的命就是我的了。寄悠,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不管你曾经有什么想法,在招惹了我之后,你还能逃到哪儿去?”

  才不是她招惹他,分明是他莫名其妙对她産生兴趣,一边嫌弃一边靠近:明明天生爱美,却总扯着她这个丑的不放,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她退了又退,退了又退,直退到无路可退,他仍是不放过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不讲道理的无赖!

  真是太过分了!柳寄悠气得双眼像在喷火,却偏偏发不出声音来反驳他。这男人肯定很高兴她现在像个哑巴似什么话也驳不了,由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龙天运看着她气呼呼、又满是病气的苍白面孔,忍不住以手掌抚了又抚,爱不释手:就算掌下的肌肤此时并不水嫩,也不软滑,但因为她是柳寄悠,所以怎样都是好的。

  “说起来,你那一刀算是白挨了。就算你没挡在我身前,我也躲得开。可是,因为是你,所以我满心欢”…”

  难道……换个人帮他挨刀,还会被嫌碍事吗?那也太忘恩负义了吧?!

  柳寄悠那双带着控诉的目光,明确地被龙天运解读了,而他也果真很忘恩负义地点头。

  “武力不济,偏还跑去当不必要的肉盾,不过是白费了一条人命罢了,有时还会造成别人的麻烦。”

  柳寄悠扯扯嘴角,虽然发不出声音,但她可以说唇语一一“身为一个武力不济的肉盾,还真是对不起您了哪。”

  龙天运宠溺一笑,摸了摸她的头,无比包容道:“因为是你,所以怎样都是好的。”

  柳寄悠一怔,定定地看着他,觉得胸口闷闷的,又甜甜的,带着一种警慯,却又有着隐约的期盼……

  当一个女人在乎一个男人之后,甜言蜜语的威力便显现出来了曾经会让她听了暗自翻白眼的情话,如今,竟也在胸口化出甜意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