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如此绝世灵药,就算不是用在最尊贵的人身上,至少也该用在对症的地方才算不浪费吧?它如此珍贵,不仅在于它造价昂贵以及炼制困难,最重要的是,药材难再得,动辄千年的天灵地宝,可不是唾手可得的东西。

  两年前太医署搜尽皇宫药库里最顶级的药材,千辛万苦才炼得了几九成品,几名重要皇室成员分送下来之后,龙天运手边剩下的绝对不超出三颗!日后若想再炼制,纵使以举国之力,恐怕也凑不全这些珍稀药材了。

  所以,燕奔此时很是心痛,痛得连声音都哆嗦了起来,哪里还有平常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模“皇上,这清灵九解毒的功效甚微……”燕奔极力忍住抢下那颗保命灵药的冲动。

  然而他的劝阻并没有起任何作用,就在燕奔心痛如绞的目光下,龙天运半抱起柳寄悠,将清香扑鼻的一粒莹白九药给塞进她嘴里,再以温水送服。那药九入口即化,清凉又带着微微的甘甜,没有人会抗拒这样的味道,即使是在昏迷中。

  所以柳寄悠很顺利地吞咽下去了,并且还能喝下几□温水。

  灵药不愧是灵药,药效奇快。只几息间,龙天运便看到她紧蹙的眉头逐渐舒缓下来,像是日日夜夜折磨着她的血蛇毒,己被药性成功压制住了。

  “虽不能用来解毒,但能让她少受点苦,也算是对症了。”

  绝世灵药只用来舒缓痛苦……真的是……太奢侈了!不愧是皇帝,有挥金如土的雄厚本钱……燕奔的心在滴不,在喷血。

  目光一直停驻在柳寄悠脸上的龙天运,在确定她安然人睡之后,为她掖了掖被子,起身走到窗边,面色沉凝地低声问道:“那边……如何了?”

  这正是燕奔火速进来要禀报的事,连忙道:“果然如陛下所料,北夷军队伪装成江湖草莽,昨日在江陵与雍州交界处的山水洞天一带,对南巡队伍发动攻繋,结果被禁军击溃,目前有五成在逃。这是暗卫方才传来的最新消息。”将摊平的帛布双手呈给皇帝。

  “山水洞天是吗?倒没出乎军机处的预测,那儿果真是动手的好地点。千岛千湖又有无数个天然溶洞,四通八达,刺杀不成,溃散分逃,倒是容易逃出生天。”龙天运很快看完巴掌大帛布上的消息,接着问:“帝京那边动静如何?”

  “有英王稳着朝廷,陛下遇刺一事,只有内阁重臣知晓。英王希望陛下尽快回到南巡队伍里统领大局。”

  燕奔报告道。

  “老三的矛隼放飞了没有?”

  “英王的矛隼还在,鹰奴正侍候着,等着带回您的指示。”

  龙天运思索了下,道:“帝京那边的太医何时可以到达?”

  “已经在路上了。以千里马的脚程,日夜不停,明日清晨即可到达。”虽然觉得军国大事当前,皇帝竟然还能分心牵挂着床上的人实在不妥……却不敢多说什么,毕竟柳寄悠是为了皇帝才挨上那一刀。

  当时的情况很难说她冲动地向前挨上那一刀有没有必要一一皇帝本身是练过武的,当然那点身手,放眼武林不过是末流,但用来自保是绰绰有余了。

  但到底心意难得,一个弱女子敢于舍命去保护皇帝,身为被保护的人,不管是出于真心的感动还是作戏给外人看,皇帝都得对她上心。

  不过,若是太上心了,实在是……唉,不妥啊!

  燕奔实在不明白这位容貌平凡的贵女,到底哪里吸引了帝王那颗早已尝遍各色绝世名花的花心的?可别说什么山珍海味吃多了,想吃点淡而无味的白粥来清清肠胃这样的傻话。皇家人,就算吃碗看似平凡无奇的清粥,那米,肯定是天下最顶级的贡米:那煮粥的汤水,肯定也是百十来只鸡鸭鱼羊精熬而成的精华,并且滤了又滤,将高汤滤得清透如水毫无杂质:这样讲究的粥,其价值半点不逊于熊掌鲍鱼那种华丽大菜。

  真正粗砺刮喉的粗粮,怎么可能人得了皇帝的口?

  所以,以此推论的话,莫非这柳家千金,正是一碗看似平凡无奇、唯有吃下嘴后才会发现竟是用料珍贵的白粥?也才能这般勾住帝王心?

  在燕奔暗地里放飞思绪时,龙天运开口问道:“‘天’字号暗卫到了吗?”

  “方才已抵达。”

  “燕虹那边能调几个女卫过来?”

  “是可以调动一些……但,若动作太大,怕会让太后娘娘察觉端倪。”女卫向来是由太后负责调度的,归属后宫,用来保护后宫贵人。不过一般妃嫔可用不起女卫,因女卫培训不易,人才稀缺,所以向来只有正宫及公主身边会配备:其他妃妾,就算再得宠,也不过是妾,没资格拥有女卫的。

  所以,照理说,柳寄悠是用不起女卫的……

  但燕奔可没胆在这当儿对皇帝直言这个事实。

  皇宫这个地儿,既是天下里最讲究的地方,却也是最不讲究的地方,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儿。

  龙天运眉头微锁,好一会才道:“你让燕虹亲自过来,不必带其他人手了。”这样的话,也许就能暂时瞒住母后的耳目了。

  “可……燕虹几乎日日要拜见太后,若是突然出宫,太后总是要问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