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四


  “周恨水一直对于救驾有功一事引以为豪,认为这是患难见真情,成就了一个帝王与江湖女子的旷世之恋,所以若是有人跟她一样用那种方式获得圣眷、甚至入宫为妃,她肯定是不愿意的。”以周恨水那种一根筋的想法,定然就是她的爱情不容仿效,若有人胆敢仿效,便是不可饶恕的亵渎。

  英王心服口服得差点给母后跪下了。仅仅是从一些姝丝蚂迹,就能推断出这些,母后不愧是后宫大赢家,不愧连花心风流的父皇都敬她一生,尊重非常。皇太后别开眼,懒得看三儿子那副没出息的样子,迳自又道:“所以,周恨水这是要去杀了那名女子的吧?”

  “是的……儿子也是这样推论的。”

  “不过,有燕虹在,周恨水得不了手。”

  英王吁了口气,觉得周妃应该无法潜人被暗卫保护得密不透风的皇庄里去刺杀柳寄悠,就算真能闯进去,也有燕虹在,肯定无法得手。

  “哼,周妃无法得手,但哀家可以。”

  “母后!您别冲动!”英王惊呼阻止。

  纵使皇太后养气工夫再好,也终于受不了这个儿子的一惊一咋没个正形,忍不住将手上快要被捏碎的青花瓷杯给砸到他脚下!

  “哀家没打算让她死。”她得多傻才会在儿子对那个女人正上心时,去除掉她!

  “可您似乎……打算让她生不如死?”英王就担心这一点。

  皇太后微笑,这笑很慈和,但英王看得想发抖……

  “怎么会呢?她救驾有功,哀家感激她都来不及。所以,哀家打算好好地酬以重谢。”

  “怎么个……重谢法?”英王很小心地问。

  “自然是,不计她的身分,将她迎进宫里来,至少给个妃位。还有,她不是因着救驾而受伤了吗?皇上只派了几名太医以及燕虹去照看,实在不妥贴,就这么几个人,怎么显现得出皇家的气派?怎么能让那女子感受到皇室对她的隆重谢意?”

  “……所以,母后您打算……”英王心中不妙的预感愈来愈浓,觉得柳寄悠很需要自求多福,更需要满天神佛的祝福……

  “来人!传张德妃还有赵昭仪过来……对了,那些安置在储秀宫的秀女,哀家记得已有四名被皇上记了名,确定纳进宫里的。把名单送过来,哀家直接帮皇上安排她们进后宫。”

  在皇太后雷厉风行的安排下,为龙天运孕育了两名公主的张德妃、如今正当宠的赵昭仪,以及另外四名被太后作主纳人后宫、正式成为龙天运女人编制的秀女,全被送往歧州皇庄。

  美其名是为让这些皇帝的女人去探望以及陪伴那名救驾有功、身受重伤的女子,好好表示对于她舍身救驾的感谢。

  既然日后这名女子会是后宫的一员,那么大家就好好地相处,培养一下感情,顺便让那名不知来路的女子在入宫之前学好宫规礼仪。而为了表示对那名女子的重视,皇太后史无前例地派了八个教养嬷嬷过去侍候。

  非常慎重,非常重视,简直荣宠至极。

  而,正在歧州养伤待解毒的柳寄悠,对这些正要到来的麻烦一无所知。

  或许江湖才是最适合周妃——周恨水的地方。她一离开皇宫,很是轻易便带走了落霞与挽翠,在赶往歧州的途中,又非常幸运地遭遇了五名从山水洞天溃逃而来的北夷人,这些人身上带伤,形容狼狈,周恨水两三下便将他们打晕绑了,在问清楚来历之后,发现其身分竟然还不低,其中一个是北夷贵族,以及一名巫医,周恨水自然从他们身上捜到了“血蛇毒”以及相应的解药。

  “娘娘,您打算帮柳寄悠解毒吗?”明玉见主子拿着血蛇毒的解药一迳看着,却什么也不说,像是看得痴了,于是不得不开口问。

  周妃将解药收进怀里,说道:“我还得想想。”问道:“歧州的香主何时过来?”

  “稍早已收到他们传来的飞鸽传书,说是今日人夜之前会到。”

  她们此刻落脚的是一处供行人歇脚的草棚,虽然简陋,但还算完好,遮阳避雨都行,也颇为宽敞,甚至能将整辆马车给拉进棚子里。

  “马车里的两个丫头也差不多该醒了吧?”

  “她们只是普通人,药效恐怕会更长一些,最快也得晚上才会清醒。”明玉回道。

  这两名柳寄悠的丫鬟,被带出柳府之后,便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周恨水将人带出来,自是要送去给柳寄悠的,只是她并不打算让她们知道自己的存在,不过,这人情,柳寄悠得记在离恨天上。

  要是柳寄悠记下了这人情,而龙天运又一如周恨水猜测的那样正迷恋着柳寄悠的话,那么也算是给离恨天增加了保命的机会。

  “娘娘,您是想让歧州的香主将两个丫鬟给送去皇庄吗?”

  “嗯。”周恨水点头,并且像是终于下定决心道:“顺便也将解药送去。”

  “咦!就这样送出去?”明玉诧异不已,她以为娘娘至少会拿解药去跟皇帝换个明确的承诺——比如“放离恨天一马”“是的,这样的条件。就这样送去,不开条件,让柳寄悠记下这份恩情。”然后,让柳寄悠去吹枕头风,肯定收效更好。

  “这……”明玉迟疑了好一会,才问:“奴婢以为娘娘并不想让柳寄悠活下来,若能让她因中毒而亡最好,省得您亲自动手……”

  “原本我在宫里时,确实想着要她死。”周恨水神色莫测地说道:“她这样一个无盐女竟能被龙天运看上,想来不会只上心几日就见弃,就想着把她杀了,也算成全一段凄美爱情。与其下半辈子日日夜夜活在被厌弃的痛苦中,还不如让她死在最美好的时段-这是我对她的回报,看在她没事跑冷宫瞎忙活,到底是一片真心的份上。”

  “那……为何您如今又改变心意了呢?”

  “早上收到的飞鸽传书,里头的消息你不也看了?”

  明玉一怔,想起早上收到的消息一皇太后将后宫里最受宠的几名妃嫔,连同颜色最好的四名秀女给送往歧州皇庄,那出行的仪仗浩浩荡荡,声势惊人,随行侍候的不下三四百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