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您一开始就知道我是没情趣的。”柳寄悠觉得自己真冤。

  “你不是天生没情趣,你只是不愿对我上心!”

  凭什么要她连心也要捧上呢?这人未免太贪心了!柳寄悠心中有些生气,不愿回话。

  “怎么?不愿理我?存心想冷落朕,是吗?”

  “小女子怎敢冷落皇上。”这男人委实过分!当他想强索什么时,就用上“朕”这个自称,让人不得不屈服,不敢不回话。

  “不敢?我看你敢得很!不曲意承欢,亦不巧言善辩以对,总是宁愿一个人闷着,也不随我出门,不是冷落是什么?”他将她背对着的身子扳过来,两人正对着脸。

  他口气中的烦躁让柳寄悠觉得好笑,心中虽然有气,却是万万不敢表现出来的,反而要小心地按捺住他,以最恭顺的姿态,说着让人听起来最诚恳不过的话。她纤手轻指他胸膛:“我一向不是热情的人,皇上早已知晓,却仍执意要我跟着南巡,这是皇上的失策,不是我的过错。

  我……对皇上是上心的……但上心得很克制,您应该清楚,我是为何克制的。”

  “为了日后定然的失宠,所以在最应纵情享受人生美好时光时,努力克制吗?”龙天运完全不接受这种说法)以及做法°在最美好的年华,遇到最理想的男人,不是应当纵情其中,像烈火般燃烧到底,才不枉来世上一遭吗?倘若一生活成古井无波的死水,才是对自己生命的轻掷吧!

  “也不是这么说……或许……”她喃喃低语,最后无言。

  “或许什么?”龙天运可不容许她静默,追问着。

  与其看她沉默,不如弓她针锋相对,说些大逆不道的话。就算常常被她气到冒火,也是好的。

  “或许,我就是奢想着能全身而退,或者少受点伤也好。”

  “真是个自私的女人……”他低声批评着,然后吻住她的唇,决定让她的小嘴用来亲吻就好,不必说话了。

  如果这是欲擒故纵的手段,那龙天运得说,她玩得很高段、玩得很恰到好处、玩得让他……就算知道是手段,也甘愿被她勾住,不愿放手。

  如此一个无盐女……怎么能撩到他心动成这样?不管是被她气过几回,就没想过要放手。可他都这样了,她却还成天想着要全身而退。

  想得美!

  他退不了,她也别想退!

  渐渐对她无礼的回应不再动怒,龙天运不得不承认,自己想要她开口与他谈话,谈什么都好,甚至无礼也没关系。他爱极了她轻柔悦耳的嗓音、犀利又冷淡的应对方式,并且每当他以为占了上风、惹她心动时,却立即感觉到她又退了开去,一次次冷淡了面貌:爱极了她明明不想理他,却不得不理他的憋屈模样。

  如果,这样的心性才华,再佐以一张旷世美颜,那当真足以倾城倾国了。不可讳言,他心目中——甚至全天下男子心中完美女子的样貌,都是一样的:绝对真正的才色双全、聪慧灵巧、眼明心清,无论与她谈江山或谈风月,皆能畅所欲言,一抒胸怀。

  截至目前为止,柳寄悠是他遇过最接近这个理想的女人——当然,容貌除外。

  所以说,世间果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就算他是个富有四海的帝王,也求不来一个完美的女人。

  通常在才、貌无法双全的情形下,他向以美貌为取决条件,所以至今他仍不停自问,为什么想一再亲近她?想藉由一次又一次的临幸让她臣服身侧,不允她迳自转身而去?

  他忍受不了她的不屈服、不迷恋他。当他对一个女人感兴趣时,那个女人怎么可以云淡风轻地对他不以为意?

  如果是别的女人这般作态,或许他就一笑而过,将之抛诸脑后了吧?可偏偏这个名叫柳寄悠的女人成了例外,竟是让他牵挂到即使用尽手段也要强求的地步。

  若今日他不是君王,怕是她连虚应他也懒得吧?

  她迷人的身子是这般嵌合他的怀抱,抱着她时,虽然想要占有,但跟占有她同样重要的,是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安心感受——她在他怀里,他很安心。

  很奇怪是不?裸裎以对的男女,居然在纯肉体的慾望之外有了不同的意义,那种更接近隽永的感觉不断在心中摆荡……那会是……什么?

  无论如何,他都放不开她了。这个女人要命地惹他专注,甚至无缘由地教他想命令她只看他、只想他,其它都不许去做、去想。

  像中邪。对了,就像中邪那般,不可思议地将目光胶着在她平凡面孔上,久了,他惊诧地发现,这张聪颖的面孔饶是平凡,却也是独一无二的。

  他是帝王、他是天下的主宰,所以他要她,她就得留下,这是他辛苦治理天下应得的奖赏,再也不让她离他而去:即使是放纵自己的蛮横,他也要霸道到底。

  即使她一辈子不爱他,即使她牛心左性地一直想逃。

  “皇上,您让我喘不过气了。”他突然加重的手劲让她不适,忍不住低声叫着。

  “朕封你为妃,可好?”他放松了些许力道,整个人却仍压制着她,像是若不这样做,她便会长出翅膀飞走似的。

  封妃?!他疯了?!

  “不好!”她冲口拒绝,神色惊恐!

  柳寄悠下意识想挣开他的箝制,但她的力道终究敌不过他,仍只能摊软在他身下,哪儿也去不了。

  “为何不好?”她吞了吞口水,龙天运神色危险地问。好一会才找到声音说话,但被他这样吓人的目光盯视,她顿时变得结结巴巴,无法顺畅表“皇上皇上.……您不能……我只是个丑女,我当秀女也只是走个过场……我无妊又无功,没有封妃的资格,我是要被遣送回家的,您知道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