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八


  “你为何要带着孩子出门?我听说‘饮酒试剑’大会每年与会人士众多,挤挤挨挨的,就不怕惊着了孩子?她还那么小。”而且,这个孩子明明正在睡觉,为何坚持要抱出门?

  柯醉雪紧了紧怀中的孩子,有些紧张地道:“她还是跟紧我的好。先前两个奶妈子照顾得不经心,让孩子着凉,病了一个多月,差点去了。我把奶妈子赶走了,自个儿成天不错眼地带着孩子,不敢让她离开眼界……没办法,现在整个山庄的下人都听她的,我不知道可以信任谁……”

  看着柯醉雪一脸忧虎,柳寄悠不清楚实际情况,也不好说什么。光听一个人片面之词就认定另一人是坏人——这种轻率的判断,柳寄悠做不来。

  “不过,算那人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就算被称作平妻,也不过是个妾,不敢轻易往你跟前凑,怕讨了个没趣。她一定是知道帝京人最重规矩,所以她一个妾才不敢来招待你。我夫君早上还叮嘱我,要好好给你介绍歧州的风光呢!”正室的身分给了她一点勇气,而站在柳寄悠身边,更让她有扬眉吐气之感。打从平妻进门之后就成日悲伤自怜的柯醉雪,今日终于找回了些许正妻的自信。

  柳寄悠扯了扯嘴角,自然不能跟叶夫人说,我现在连个妾都不是呢!没名没分跟皇帝睡不说,想撇开关系当作不认识还不行,情况正胶着着,还不知以后是什么下场,也许比你还惨呢。

  静静看着叶夫人怀中的稚儿,脑中想着的却是昨夜入睡之前,龙天运奇特的举动——伸掌轻轻抚摸她的小腹,力道非常轻微,像是在呵护着什么似的。那时她已累到连根手指都动不了,整个脑袋也糊成一片,只想昏睡过去,什么也不管。此刻,看着别人家的孩子,才恍然想起他那个动作可能代表着什么……他想要她给他生孩子吗?

  他想要。

  那么,她想吗?

  此时,不远处传来准备就绪、即将出发的声音,山庄里的住客——搭上马车,往歧州河畔方向而去。

  余光看见龙天运正朝她走来,霎时所有的人声马影全成了不重要的背景,这个男人英挺卓然的风姿,就算不是个帝王,也会是最顶顶出色到其他男人难望其项背的。

  这样优秀的一个男人……

  她很诚实地对自己承认,如果他不是皇帝的话,她很愿意与他生个孩子。可惜,他是皇帝。

  江湖是个处处血腥的世界,刀光剑影、逞凶斗狠,人命如草芥,谁在下一刻失去性命,都不是奇怪的事。

  江湖,对寻常人而言,绝对是个危险的禁地。

  柳寄悠就是这么个寻常人,也非常清楚江湖的凶险,而她自认永远与江湖无涉、不沾因果,不会有什么快意恩仇的事发生在她身上……

  然而,她到底是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她确实非江湖人,理应不会成为谁的下手目标,但当几名持着大刀的蒙面黑衣人突然无声地窜出将他们包围,而她与龙天运非常不幸地正好被人潮挤塞住,前进后退都不能。面对迎头劈来的大刀,柳寄悠霎时脑袋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如果能移动的话,一定可以避开那把大刀,但当她看到大刀向左劈去,目标是身侧的龙天运时,不禁心胆倶裂,双脚像是两根扎在泥里的木桩,完全无法动弹,但身子却不由自主地侧移,心想虽然无法完全档住龙天运的身形,至少她的肩膀可以充当护盾,为他挡去些许刀劲。

  她想,若大刀刺入她肩膀,纵还有余势,也只会是皮肉伤,于性命无碍。

  皇帝不能死!

  金璧皇朝不能乱!

  当那把直面而来的大刀果真刺进她左肩时,她的疼痛并没有太剧烈,整个人便晕过去了。

  彻底晕死之前,心中最真实的想法却是——我不想看着这个男人死去。

  与其看着他死,不如我死。

  唉……好可惜,不能跟他生孩子了……

  如果他不是皇帝就好了……

  §第九章

  柳寄悠觉得自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烤得她浑身难受、痛苦不堪!

  像是有人一直在为她抹汗擦身,但她还是热得要命!

  她彷佛听到谈话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而她耳里像被塞了什么似,无法听清楚所有的对话,只隐约人耳些只字片语——“……你说刀伤并不严重,那为何她至今仍高热不醒?”沉声质问。

  “因为刀上抹了毒。”

  “刀上有毒?!那现在解了吗?”惊怒地问。

  “……这毒名为血蛇毒,产自北夷巫族,毒性不算剧烈,却极为刁钻,其毒性会融人血液里,让人高热不退,逐渐痛苦虚弱而亡……中原一般解毒药品能延缓毒性的蔓延,却无法彻底化解,若没有得到对症的解药,将会半死不活地日日在毒发中受尽折磨……”

  砰地一声巨响,像是有人将桌子给踹翻。“你是江湖第一神医!既然知道这毒的名字,怎么会不知道拿什么来解?!”

  怒声质问的那道声音,她觉得好熟悉。

  “老朽无能。此毒北夷人把持得极严,老朽从未有机会见识过……如今只能以最好的清毒丸来稍稍压制令夫人体内的毒,让毒不会太快在血液里蔓延……”

  “这样能缓解多久?能退热吗?”一只大掌贴上她高热的额头,“她额头很烫,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没有对症的药!这样的热度其实已经算是控制得不错了……”

  砰!又是一声巨响,不知道屋里的什么又被砸了。

  “这叫控制得不错?!她都快烧成傻子了!”怒火冲天!

  你才傻子呢!满耳朵都是你胡乱的吼声,真是……太吵了……柳寄悠迷迷糊糊地抱怨着。

  “云公子,息怒……”

  “快想办法给她退热!”

  “爷,我记得三年前致仕的刘老太医,彷佛就在歧州东边的江州养老。”这是燕奔的声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