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啊?”这是什么意思?柳寄悠眨了眨眼,呆呆地看着他。

  龙天运像是有些苦恼,托着脸颊的那只手顺便揉了揉额角,然后才接着说道:“朕怀疑再这样下去,会有放开你的一天。你必须让朕厌倦,才能如愿地让朕放开你啊。但你现在做的,分明是相反的事,你发现没?”

  柳寄悠心惊地看着他的眼,很快又躲开。因为觉得此刻看起来懒洋洋的他特别地危险,最好最好不要招惹他,不要说出任何会惹火他的字句。

  但此刻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什么话,才能不惹怒他:所以最好是闭嘴一如果他允许的话。

  显然,龙天运并不允许。

  “怎么不说话?”他问。

  他要她说话,她就得说话:所以,她很是谨慎地开口说了一一“皇上可以起身了。”

  哗啦啦啦……

  “啊!”

  龙天运没有起身,非但没有起身,还干了坏事。当她从一阵天旋地转中回神过来时,便发现了自己的处境她被皇帝给拉进浴桶里了!

  “陛下!”她气恼地低呼,声音小得只有两人贴得这样近才能听到。

  “你想走,想要离开我。”他一手勾着她下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屏息,揪紧心口看着他。

  他低声道:“那就试着爱上我吧!也许得到了你的心,我便能弃若敝屣了。”男人不都是如此没良心的吗?得到了想要的,也就不稀罕了。

  她薄弱地笑问:“用爱来换自由吗?真的可以自由吗?”

  “也许。建议你试试。”

  “可心碎了,该怎么办呢?在你弃若敝屣之后?”

  “到时再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到最后会怎么办吧!”他说着冷酷的话,却温柔地吻住她。

  “唷,还真的跑了!”周妃将不同信鸽带来的讯息一一排开在桌上,哼笑出声。

  明玉也看清了三张纸条上所写的内容,看得心口一阵乱跳,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张写着皇帝目前隐姓埋名落脚于狂啸山庄。

  一张是教主写来的,问主子意欲为何。

  最后一张是从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天机局”买来的消息,内容是有人买通了关外杀手组织,欲行刺正南巡中的皇帝,以报战败国破之仇。

  “买通杀手要行刺皇上,这简直大逆不道!”明玉低叫。

  周妃拎起教主的来信,笑道:“我弟弟这是希望我能给皇帝示个警呢,让他早做防范。”

  “小姐想必也不愿见到皇帝发生意外吧。”人人都珍惜太平年,不愿再见世道乱起。

  “他这个皇帝还不赖,我也不想见他死。可,若要我们出手帮他,凭什么?”

  “他可是皇上啊!”这样的理由还不够吗?

  “他同时还是龙震的儿子呢!恨乌及屋之下,我没落阱下石就不错了,要我救他,没门!”

  “小姐——”明玉忧心地想劝些什么。

  周妃伸手比出要她闭嘴的手势,然后道:“再说了,他身边有燕奔,据说自个儿身手也不错,当年龙震找了许多高手进宫教他武功,好像学得挺像样,虽然大家都没亲眼见过。”一个生来就是要当皇帝的男人,谁都不认为他能练成多高深的武功。所以周妃只是在说笑而已。

  “就算娘娘不愿帮皇上躲过这一劫,想来教主那边也不会袖手不管。只是他仅能动用离恨天的力量,无法像娘娘可以调动其它势力。”明玉满脸的忧心忡忡,追着周妃反覆说着自己的担心,简直比念佛经还扰人。

  “好了、好了,我去调动不就成了吗!”周妃最后被烦得只能投降一一当然,原本她就没真的想看着龙天运死。

  金璧皇朝的皇帝就算要死,也不能死于外族的刺杀:那是对皇朝子民的侮辱!哪怕是死于牡丹花下,都还可以被接受一点。

  明玉见主子愿意出手保护皇帝,连忙捧来文房四宝让她使用,并从外头提来一只鸟笼,随时等着主子写好纸条,放飞信鸽。

  周妃刷刷刷几下就写好了四张纸条,并一一盖上私印。

  在明玉忙着将纸条塞进信筒中时,周妃拈起最后一张传发给歧州驻点的纸条,看着上面写的,喃喃道:“也不知歧州那两人的武功还得不得用。”

  明玉并不大清楚主子说的是谁,在放飞三只信鸽之后,安静等着主子将第四张递给她。

  周妃想了好一会,道:“这些年他们忙着赚钱,搭着狂啸山庄的生意在边上喝点肉汤,想来多少也跟叶放歌一样,武功都落下了。但是就算如此,用来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娘娘!您真的……想杀她?!”

  周妃虽然笑着,但脸上可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瞧,他带着她跑了。若是仅仅带着南巡也就罢了,但连偷跑都不忘带着她一道,可见这个女人对龙天运来说非常特别。既然如此,便可以杀了。”

  “这……一边保护皇上的安危,一边却要杀他身边的人……”这也太奇怪了。

  “很有趣,不是吗?”周妃愈想愈乐,最后拍桌哈哈大笑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