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四


  柳寄悠不动声色,也没有多事地探问,只道:“叶夫人是要问我对夫婿纳妾的看法?”

  柯醉雪讶然怔了下,没料到来客居然如此聪颖,一眼便可看出她的心结。

  “是的。我不明白……当你所爱的男人又有了其他心仪的人,为何你可以做到不在意?你如何能做到这样淡然处之?你不在乎跟你同床共枕的人睡在别人床上吗?我做不到。我一直在找寻,想寻到可以平心静气的方法。有位师太要我随她修佛,我也在院子里筑了间小佛堂,每日念经抄书捡佛豆,可怎么修,就是修不去妒心……师太说我这是入妄了,求不得又放不下,这是错的,是有违女人本分的……我知道不应该,但我就是做不到那种贤良。”

  才一照面,就掏心掏肺地说着心事,柳寄悠暗暗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这张脸对江湖人而言,是否显得特别的慈眉善目?既可欺之逼迫之,又可以是慈航普渡的……

  江湖,真是个怪异的地方。

  “云夫人……”还在等着柳寄悠给答案的柯醉雪见她不答,低声自怜道:“你也觉得我烦了,是吗?”

  柳寄悠柳眉一扬,嗔道:“也不是。就是觉得,你与叶庄主的问题,应该夫妻俩好好说开,而不是在佛道里寻求解脱。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如果你讨厌他纳妾,应该跟他说,而不是躲在一边自苦。”

  柯醉雪眼泪流了下来。

  “这世道,做妻子的敢反对丈夫纳妾,就是善妒,还会有活路吗?”

  “先不管外人给不给你活路的问题,私底下,你对叶庄主说过你反对他纳妾没有?”柳寄悠并不轻易被柯醉雪的情绪带着走,事实上,只要不是面对总是能教她心神失守的龙天运,她通常是冷静理智的。

  “他……都把人带回来了,我还能怎么反对?况且……他说、他说他当初娶我,就是看中我的通情达礼,有大妇风范。”像是想到了刚成亲那时日的甜蜜,叶夫人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抹微红。

  “他把人带回来了,你就接受了?”

  “……都在一起了,总不能要他把人打发了吧?他不会听,还会……厌了我。我一颗心都在他身上,我受不住他厌了我!你的夫婿那么好,你一定能了解我的心情的,对吧?对于他们那样出色的人,谁能不爱上呢?谁又离得开呢?”

  “你的心情我不了解。”柳寄悠不客气地说道。

  “啊?莫非……云公子竟是没有妾室的吗?”叶夫人低呼,眼中满满的羡慕。

  “不,属于他的女人很多,多到数不清,而且个个都是绝色美人,我是他拥有的女人里,最不起眼的那个。”柳寄悠说得坦然。

  柯醉雪张大嘴,好一会才能发出声音:“是这样吗?那你怎么……怎么似乎不在意?”

  不在意?在意不在意的前提是,得有在意的资格啊!她又不是他的正妻,就算是正妻吧,谁又敢管他纳不纳妾?

  “不管我在不在意,我都管不着他。”

  “那你在意吗?”柯醉雪只执着于这个答案。

  柳寄悠顿了下,还是说了:“我觉得,我不在意。”

  “那你肯定没爱上他!你这么冷淡,如果不是装的,就是根本不爱你的夫婿,才会说这样的话!”柯醉雪声音突然高扬了起来。

  这个深闺怨妇似乎突然有种腰板挺直了起来的优越感——似乎是因为已经很惨的她,找到了比她更惨的人,然后就觉得自己好多了。

  柳寄悠倒没在意柯醉雪莫名朝她发作的火气或神态上一闪而过的优越什么的,对于不相干的人,她向来不把他们的言论放在心上。要是谁的话都要在意,这些年,她早不知道要为帝京里那些对她的嘲笑言论去上吊几百次了。

  到底觉得眼前这个为情所困的女人很是可怜,所以她还是有些心软地说了些劝解的话:“如果男人无情,那就学着不要让自己受伤,对自己好一点。你既不敢反对丈夫纳妾,又成日因丈夫纳妾悲伤自怜无法振作,如今还为此感到气愤,在我看来,都是在白白消磨自己的青春与寿命而已。”

  “我知道!我也想改变!所以才来找你,问你有什么法子——”

  “你来找我,不过是想找个与你有相同处境的人,一同相对泪眼罢了。也许这样能够让你觉得安慰,觉得全天下的正妻都过着跟你一样的生活,你就会觉得好过了。”

  “不是这样的!”突然高扬的声音惊得原本在她怀中昏昏欲睡的小女娃吓得大哭起来。柯醉雪连忙轻声安抚,很快地便哄住了女娃。

  “挺乖的女孩儿。”柳寄悠走近,打量着小姑娘可爱的五官,看得出五分叶放歌的影子。

  柯醉雪温婉而笑。

  “是呀,她叫芙雅,她很乖,是我如今敢放心去爱的命根子了。我娘家叫我快快再生个儿子,抓回丈夫的心,别让平妻的儿子抢先出生。昨日你应看得出来,她目前有几个月身孕了。生儿子又如何?他都有别人了,且给了她平妻的名分,也不问我同不同意……你问我有没有出言反对,你可能看不起我的软弱……可是,我爱他,我爱他爱到害怕他厌了我,所以只能忍耐……你跟我不一样,我现在知道了。你不爱云公子,所以你不会伤心,不会变得像我这样软弱。”

  柳寄悠静静地看着她,也不反驳,更不再说自己的看法。

  柯醉雪接着道:“可是,我不觉得你过得比我好。我活得苦,但我有爱着的人,可你,谁也不爱,所以不苦。但是,这样活着,又有什么趣味?”

  说完,深吸口气,在确定柳寄悠仍然没有回应的打算后,微抬下巴,抱紧怀中女儿,说了声告辞之后,转身离去。

  柳寄悠静静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之后,决定闭门谢客,谁来都不招待。从现在起,到离开那日,皆如此办理。

  对于这些江湖人,她觉得还是敬而远之好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