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四


  江湖人物,是一般律法管束不到的,而他们的武力又太强大,因而朝廷需要有消息灵通的耳目可以随时掌握江湖动态,所以先帝以及当时还是皇太子的龙天运,便示意燕奔与叶放歌交好。燕奔于是放心地交下这样一燕奔身为禁军统领,位高权重且是皇帝心腹,正是叶放歌亟需拥有的靠山。这么说吧,倘若叶放歌能有强硬的官方靠山,那么,就算他抱着金山银山行走天下,也没有哪个山头水寨的劫匪敢在他身上打发财的主意:就算是最无法无天的焊匪想朝他下手,都得再三括量拮量一番。

  有这样多年的过命交情,燕奔才敢将皇帝往狂啸山庄带。

  当然,就算对叶放歌的人品绝对信任,交情更形莫逆,燕奔也不敢告知他龙天运的真正身分。

  所以,当三人抵达狂啸山庄大门时,早早就领着山庄里重要管事迎接贵客的叶放歌等人眼中,看到燕奔对一名卓尔俊美的年轻男子必恭必敬,明显是以下属身分伺立一旁时,众人便猜测那应是皇族之人,就算不是王爷,也必然是世子吧?

  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俊美贵气的男人是当今皇帝,毕竟,谁又想像得到,理应在南巡路上的皇帝会半途开溜呢?

  皇帝对寻常百姓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存在,对江湖人亦是。叶放歌才不管皇帝此刻正“巡”到哪去了,他只满心喜悦于兄长能趁着南巡之便,来到狂啸山庄作客,让他能够好好招待一番。

  “兄长,多年不见,您更见精神了!”叶放歌不待三人下马,便冲过去说道,脸上满是激动与大大的笑燕奔下马时,就与叶放歌重重一搂,浅笑道:“你看起来倒是富态了不少,想必这几年过得相当滋润。”

  叶放歌这些年当然不敢放下对身体的锻练,但终究更沉迷于商道以及人际往来:他的体态自是没有燕奔这样长年勤于练功的人那样结实而充满劲道。叶放歌拍了拍自己微微腆出来的小肚腩,豪爽地笑道:“打从知道兄长您可以趁南巡时来小弟这儿松快几日,小弟我啊,简直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了吃食也胃口大开。瞧,小弟这一肚子“油,就是为您增长出来的!”

  柳寄悠听到这儿,忍不住低头闷笑。原本对江湖人她是没什么好感的,也不好奇,可见着叶放歌这样性格豪爽舒阔的人,实在很难去讨厌他。

  燕奔与叶放歌简叙了下离情之后,便将人给带到龙天运面前,互相介绍了下。介绍词也不多,称龙天运为“大爷”,称柳寄悠为“夫人”,然后就再没有其它说明了。

  叶放歌既是个红顶商人,自然是善体人意的,见兄长如此简单介绍,便知道这一对夫妻肯定是京城权贵,有八成可能姓龙,是皇家人:另两成则是有权勋贵。当然,不管是哪一种,对他们这些江湖人来说,都是高不可攀的贵人,必须盛情以待。

  其实,别说是贵人了,只要是燕奔领来的友人,就算是个乞丐,叶放歌也会将人给招待得宾至如归。

  双方拱手为礼之后,叶放歌将三人领往庄园内。

  跨入大门,便见着叶家内眷排列于两边迎候着。

  显然,江湖儿女有别于京城那一套上流人家的规范,叶家的女眷们早就翘首以盼,好奇着京城贵人的模样。此刻见叶放歌领着贵客进门,皆是精神一振,全大剌剌地直盯着来客看去:这一看,上自主子、下至仆妇,便再也移不开眼了!

  英姿勃发的燕奔,年纪刚过而立,长相英伟,剑眉星目,本就很招女子喜欢,尤其是江湖女子,通常都比较偏爱他这一类的男人。但燕奔的长相虽好,到底还不致让女人看呆了去,因他不过是寻常的好看罢了。

  但龙天运就不同了。

  就算他打扮得像个温文儒雅的书生,而书生向来较不受江湖姑娘们待见,觉得软趴趴地没骨气,一掌就能打扁。

  但,如果一个男人能俊美到如此、气质能高华到这般、像是天上的太阳那样耀眼到令人无法忽视的地步:那么,像个书生或像个武人,就都不是问题了。在盛世美颜之前,众女除了拜服,再没能有其它举动,连最挑剔的人都要忙着发花痴,哪还记得要多少嫌弃个几句。

  眼见那个俊美高贵的男人就要越过她们离去,心急的叶家堂妹叶浚芳冲口叫着:“大哥,介绍一下他吧!”

  “是啊,庄主,咱们等了贵客那么久,至少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也教贵客与我等认个脸熟,日后在庄子里遇着了,才不致见面不相识嘛!”另一个性大胆的女子接话道。

  其他矜持些没说话的武林名门千金们亦是明作不在意、暗里把握机会偷窥不已,评评乱跳的芳心一致在欢呼着:多么俊美的贵公子呵,终于出现堪与我匹配的人了!

  若是肚里稍稍有些文墨、平常爱读些词章美句的,当然更是把各种溢美之词往龙天运这个大美男身上堆叠而去:什么一一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啦、貌若潘安啦、城北徐公啦、看杀卫玢啦……但凡书中读过的,此时都一一努力回想起来,就为了用来赞美这个她们生平仅见最好看的男人。

  柳寄悠见此情状,暗暗感到好笑,举起衣袖半掩着唇角,想着这样一来,就算实在忍不住笑意,也不会让人看到,不会显得失礼。

  相较于龙天运的万众購目,连燕奔也多少分到了些许关注,独她一人暗淡在一旁,她都要忍不住怀疑起自己是否真的存在,而没变成谁也看不到的尘埃,否则怎么没人发现她在呢?她一只手还被龙天运给牢牢抓着呢!

  此刻众女热情地等着知晓贵客的姓名,围在他们身边,颇有不说就不放人的态势。叶放歌看情况实在不像话,正要出声喝斥,龙天运略微抬手,也没开口说什么,叶放歌身体便不由自主地一个激灵,不敢出声,恭立于一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