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三


  如果从未相识,她至少敢保证,就算他长得比天上神仙还俊美,她也只是看看,不会动心:可现在……似乎,一切都迟了。

  只要两人开始互相了解,对对方感到兴趣,有什么事是不会改变的?

  “你要乖一点,嗯?”在搂抱她许久之后,他低声说着。

  不待她有所回应,外头已传来响动一一叩叩——叩叩——叩叩,规律的敲门声起,连续三次两声连叩,像是什么暗号。

  她不知道不同的叩声有什么特别的用意,但至少知道外头的人是燕奔,大概是在询问龙天运是否已准备好,是否可以上路了。

  “走吧,别让狂啸山庄的人久等。”龙天运低头轻吻了她一下,才放开她,转身打开房门走出去。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她以手掌抹着发热的脸蛋,确定没那么热了之后,才拎起小包袱,跟上。

  当龙天运三人结帐离开茶栈,并没有发现茶栈里面目朴拙的掌柜以及店小二的脸上已然换了个表情:虽然长相仍是愍厚得一如所有寻常百姓,但那闪动精光的双眼,却池露了属于江湖人的精悍,不再老实无害,而是莫测高深的危险。

  此时,掌柜让店小二取来信鸽,将方才写好的纸条绑在信鸽脚上。

  “应该八九不离十,定是那人没错。果然如副教主所料,那人竟真的敢半路脱离禁军的保护,或许是为了办一些隐秘而重要的事吧?可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这行为确实太冒失了。真要有个什么万一,这天说塌,也就塌了。”叹气一声,像是己经预见“那人”不幸的下场。

  “香主,咱……副教主要咱们盯着那人,究竟有何打算?”店小二想着那人的身分,平民百姓天生对皇权都带着畏惧,实在忍不住心中胆怯,问着。

  掌柜哼笑,斜睨他一眼道:“怎么?怕了?”

  “自是怕的。那可是——”伸出食指,朝天上一指,“谁不怕?”

  “倒也是。”

  “咱们副教主是怎么想的?”如今天下太平,日子还算好过,任谁都不想看到皇朝动荡起来。若是皇帝在南巡途中出了意外,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不管她怎么想,当下属的,只要照做就成了。”掌柜朝店小二的后脑勺一拍,放飞了鸽子,转身回店里去。他们二人也不过是跑跑腿、递递消息的货色,实在没资格端着苦瓜脸去忧国忧民。

  店小二摸了摸头,小声追问:“香主,咱们‘离恨天’不会去动皇帝吧?”

  “应该不会。”

  “香主,若是别人去动皇帝,副教主会派咱们去救驾吗?”

  “或许吧。”

  “香主香主!如果咱们救驾有功,是不是有机会将这间茶栈发展成像狂啸山庄那样有财有势、背后有官方撑腰,啥也不用做,每天吃香喝辣,就会有财源滚滚而来——”店小二愈想愈美好,己经幻想起睡在金山银山上、有无数美婢侍候的日子。

  “想得美!干活去吧!”

  “狂啸山庄”是江湖上知名的武林世家,一脉单传到现今已是第四代,在江湖上有不错的评价,各方表现却仅能算是中上,并没有特别出色到足以为人称道的地方。

  直到第四代意外出了个善经商、并把商道经营到顶尖的红顶商人,短短十来年,便已成为天下知名的武林巨富:甚至,可能是天下间除了皇室之外,最富裕的家族。据最权威的、五年一出的《江湖百晓谱》所考证及记录,狂啸山庄庄主叶放歌,确定已经是江湖第一豪富!全天下!恐怕除了皇帝之外,就属他最有钱了。

  不过,虽然叶放歌的武功就算不显,心力也极少放在加强自身功夫上,倒也不能说他就是个文弱可欺的,毕竟家学渊源,基本保命功夫是一定有的,只是天赋没那么高罢了。更别说,有钱好办事,大把银钱以及福利洒出去,自是可以为整个家族建构出铜墙铁壁的保护。

  整个狂啸山庄除了有自己培养的众多忠心护卫外,更是长期约雇多名江湖高手在山庄里坐镇,才能让这个日进斗金的家族安享富贵,将所有危险降至最低。

  长袖善舞、广结善缘、喜交朋友,尽可能地与人为善,在能帮人一把的时候,从来不吝惜财力物力,叶放歌可说是放眼江湖中,风评最好的人了。

  风评好的人,人缘自是也好。五年前在经商途中遭遇十七座山塞的恶匪联合劫掠,夺去大笔银钱犹不知足,还要杀人灭口:在人数相差悬殊的状况下,护卫一一被砍杀而亡,而被护着一路逃亡的叶放歌浑身是伤,眼见就要成为最后一个刀下亡魂时,非常幸运的,他遇到了正巧回乡省亲的燕奔,那时的情况由不得他不施予援手一一因为杀红眼的劫匪打算连他这个路人也给结果掉,所以燕奔只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当下便救了叶放歌,后来更拿着禁军统领的令牌到地方驻军处调派军队,杀到山上去,一举歼灭了为祸地方数十年的悍匪,顺便追回了叶家被劫走的那一大笔财富。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叶放歌自是恨不得倾其所有以报大恩,更有心与之结拜为异性兄弟,从此任其差遣,绝无二话。

  不过当年燕奔方升任禁军副统领,身分敏感,并不好与江湖人太过接近,所以在收下丰厚谢礼之后,便算了结了这柱救命之恩;可叶放歌并不这样认为,多年来,一直不断地送各种大礼到帝京,但凡得到了什么稀奇物件,定然分出一半往燕府送。金银财宝就不用说了,其它如海外各色稀罕物、江湖武功秘笈、传说中的神兵利器等等,只要觉得燕奔用得上的,叶放歌宁愿自身一件不留,也要送过去。

  交情,便这样一年一年地加深,如今燕奔与叶放歌,就算没有正式结拜为异性兄弟,情感上其实已然更胜亲兄弟了。

  真挚情谊在前,互助互利的合作在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