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周妃拎起教主的来信,笑道:“我弟弟这是希望我能给皇帝示个警呢,让他早做防范。”

  “小姐想必也不愿见到皇帝发生意外吧。”人人都珍惜太平年,不愿再见世道乱起。

  “他这个皇帝还不赖,我也不想见他死。可,若要我们出手帮他,凭什么?”

  “他可是皇上啊!”这样的理由还不够吗?

  “他同时还是龙震的儿子呢!恨乌及屋之下,我没落阱下石就不错了,要我救他,没门!”

  “小姐——”明玉忧心地想劝些什么。

  周妃伸手比出要她闭嘴的手势,然后道:“再说了,他身边有燕奔,据说自个儿身手也不错,当年龙震找了许多高手进宫教他武功,好像学得挺像样,虽然大家都没亲眼见过。”一个生来就是要当皇帝的男人,谁都不认为他能练成多高深的武功。所以周妃只是在说笑而已。

  “就算娘娘不愿帮皇上躲过这一劫,想来教主那边也不会袖手不管。只是他仅能动用离恨天的力量,无法像娘娘可以调动其它势力。”明玉满脸的忧心忡忡,追着周妃反覆说着自己的担心,简直比念佛经还扰人。

  “好了、好了,我去调动不就成了吗!”周妃最后被烦得只能投降——当然,原本她就没真的想看着龙天运死。

  金璧皇朝的皇帝就算要死,也不能死于外族的刺杀,那是对皇朝子民的侮辱!哪怕是死于牡丹花下,都还可以被接受一点。

  明玉见主子愿意出手保护皇帝,连忙捧来文房四宝让她使用,并从外头提来一只鸟笼,随时等着主子写好纸条,放飞信鸽。

  周妃刷刷刷几下就写好了四张纸条,并——盖上私印。

  在明玉忙着将纸条塞进信筒中时,周妃拈起最后一张传发给歧州驻点的纸条,看着上面写的,喃喃道:“也不知歧州那两人的武功还得不得用。”

  明玉并不大清楚主子说的是谁,在放飞三只信鸽之后,安静等着主子将第四张递给她。

  周妃想了好一会,道:“这些年他们忙着赚钱,搭着狂啸山庄的生意在边上喝点肉汤,想来多少也跟叶放歌一样,武功都落下了。但是就算如此,用来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想来是没有问题的。”

  “娘娘!您真的……想杀她?!”

  周妃虽然笑着,但脸上可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瞧,他带着她跑了。若是仅仅带着南巡也就罢了,但连偷跑都不忘带着她一道,可见这个女人对龙天运来说非常特别。既然如此,便可以杀了。”

  “这……一边保护皇上的安危,一边却要杀他身边的人……”这也太奇怪了。

  “很有趣,不是吗?”周妃愈想愈乐,最后拍桌哈哈大笑起来!

  §第八章

  作客狂啸山庄不过两天,柳寄悠便深深感受到了被热烈欢迎是一种怎么样的滋味。

  说真的,她活了二十年,身为一个不热中参加各种花会文会打球狩猎等争奇斗艳活动的帝京贵女,她家门从未有过这样门庭若市的一天。

  她朋友少,能谈得来的几乎没有,最多的是流于表面客套。大多数人嫌她平庸才浅,又不爱谈美男及脂粉珠宝等,根本没有共同话题,就算是同族姊妹,也难以与她相处说笑。当然,柳寄悠自是觉得她们太过闹腾,这些贵女的日常就是每天在马车上准备鲜花与果子,出门遇到美男就砸人尖叫,且乐此不疲,她却觉得无聊透顶,不愿与她们傻在一块儿。

  所以,她早早就认了自己是个不受欢迎也不合群的人,后来被笑貌丑,她并没有任何不豫,反而挺高兴耳根更清静,因为那些喜欢拿她嚼舌根的人从此只会在她背后指指点点,而不会跑到她面前寻事,这样的相安无事,她觉得很好。

  所以,此时被一群女人围着聒噪,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声浪,简直轰得她脑袋瓜子隐隐作疼起来。

  是他造的孽,凭什么要她承担?

  他倒好,白天跑了个不见人影,把所有的女祸麻烦都丢给她“打发时间”。可恶!就算她成日闲着只能躲在房中打瞌睡,也不愿被一群女人抓着打探消息好吧!

  “听说云公子是帝京人哪?”

  “帝京哪儿?是朱雀大街边上呢?还是永康街上?或是乌衣巷那边?”开口如此询问的人,自是对于帝京很是了解。只消知道了“云天龙”夫妇的居处,便能约略知道对方是什么底细了。

  “你家相公是做什么的?是不是这届进京赶考的举子啊?”

  “那他肯定中了进士吧?”

  “嘿!你们胡说什么!云公子那通身气派,哪会仅是区区学子身分!要我说,那云公子肯定是出身名门呢!也不知是哪个世家出来历练的公子。”

  “五姓六家里可没有姓云的。”有人立即说道。

  “帝京可不有个家族正是姓云,是皇太后的外祖家呢!”除去经营了几百年的老世家之外,新兴世家也是很惹人注目的。老世家不一定当权,但新兴世家绝对是锋头正盛、圣眷正隆的。比起高不可攀、规矩大到冲破天的老世家,还是新兴世家更吸引人一点。

  更别说,除去家世的锦上添花,大家目前最主要都是冲着龙天运的俊脸来的,恨不得有更多优势往他身上加去,把他加得更完美无缺、更符合这些怀春少女心中对理想夫婿人选的极致。

  一听到帝京云家,众女齐齐倒吸一口气,不必柳寄悠点头印证,她们便认定龙天运绝对是皇太后外祖家出身,那个新兴世族云家,除了因为皇太后的关系而进入权贵圏子,又因这三十多年来家风好、优秀子弟倍出,有的随了英王在军中建功立业,以实打实的功劳取得了爵位,有的经由科举人仕,为数还不少,且都颇受重用,目前都在三品到五品间的实权官位上,官声良好,想来日后必能爬上一品大员的位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