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那好,容小生扶夫人上马。”已经顺利代入自己扮演的角色——个江湖书生,并很是有风度地为她援柳寄悠为他的称呼而怔愣,动作僵硬地顺着他的手势上马。虽然穿着出行的简便衣装,却不是骑装,所以无法跨坐,因此上马之后,她对于侧坐的坐姿是有些担心的。

  待她坐好,龙天运便帅气地飞身上马,将她牢牢圏围在双臂间。说道:“别担心,我能保护好你。夫人只要抱紧我就行了。”

  “您……不该叫我夫人……这样,非常不恰当,礼法上……”她可不敢领受这个称呼,就算此刻他扮作江湖人:然而,既然知道他真实的身分,她就无法接受被他叫作夫人。

  “有什么不恰当?你向来是个不拘泥于世俗的人,怎么此刻偏要拿礼法来说事?还是,这是你为了让我恶了你所做出的姿态?”他问。

  柳寄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他说对了,她确实有这样的心思。

  “该厌了你时,自会厌了。你无需白费工夫苦苦思索。”龙天运的好心情被她破坏了些许,所以说起话来也不客气了:“怎么?你以为朕对你的亲近,能够天长地久吗?”不过才专宠了她几天,她就能胡思乱想成这样吗?如此地没有自知之明,真是让他惊讶!

  “自然不可能天长地久。小女子再怎么不知斤两,也从未有此妄想,请陛下明监。”她很理智地回应,没注意到自己心口因他讥嘲的语意而抽痛起来,她眼下只能专心应对这个很难缠的帝王:既不能让他高兴,也不能惹他发火,因为这两种情绪的后果,都不是她能承受的,她不愿他更在意她了。

  “如此最好。”龙天运轻哼。虽似在言语上胜了一场,并成功地让她羞愧难当,不敢再有妄想:可见着她惶惶然的惊恐模样,他非但没有半点胜利的喜悦,反而更加气闷起来,也不知是什么道理。

  算了,不想了。多想无益。

  反正,看来他的明言令她不敢生出妄想,这样就好。

  反正,她此刻就在他怀中,这样很好。

  不管她开心还是害怕,总之,她现在是他的:在他还没厌了她之前,她永远在他伸手便能将她搅个满怀、为所欲为之处就好。

  现在,对于她,他只想这样。

  “走了!”龙天运一抖缰绳,像是要一抒满胸没来由的郁气似,以特别宏亮的声音说着,然后双腿一夹,座下千里马立即化作一道流光,掠影而去。

  他们脱离南巡队伍的第一夜,落宿“狂啸山庄”。

  在距离“狂啸山庄”不远处,三人两骑在一处茶栈歇脚:连续奔驰近两个时辰,就算体力仍然充裕,也不好就这样灰头土脸地上门作客,总要打理一番再见人。所以他们跟茶栈要了两间上房,叫人送来茶点以及热水,做了简单的梳洗整理。

  “狂啸山庄?”柳寄悠疑惑地重复着龙天运告诉她的今夜落脚处。“怎么会这样起名?”

  “这样起名不好吗?挺特别的不是?”龙天运反问。

  “是很特别。”一般正常人怎么样也不可能这样起名吧?就算那山庄里真有人成天癲狂地大吼大叫,也不会有人想取如此“贴切”的名字来应景吧?可能……这是一种特别的标新立异?柳寄悠想。

  龙天运看着她一脸有所保留的回答,笑着为她解惑:“这种张扬的名称,对一般人而言确实怪异,但对江湖人而言,却是再平常不过。就算是最不入流的小门小派,也是非取个‘震天帮’、‘长恨天’、‘神风派’之类的耸动名头来壮声势,不教人小瞧了去。”

  “江湖人?”这名儿对柳寄悠来说是陌生的。不是没听过,只是没想到自己竟会与它近到亲身接触。

  “是的,江湖人。一群身具高强武力的人,一切以武力决定身分高低胜负的地界,有别于寻常百姓的特别存在。狂啸山庄正是属于江湖人的庄园,在江湖上很是知名:庄园主人热情好客,财力亦相当雄厚,所以整座山庄建造得无比雄伟华丽,被江湖人誊为天下第一庄。”龙天运对那些江湖人士算得上颇有些了解。

  “好大的口气,天下第一庄。”柳寄悠一听就觉得不妥。敢以“天下”为名的,除了皇家、除了皇帝,还有谁敢如此狂妄?“朝廷就任由着吗?”

  龙天运倒是颇为宽容道:“口气是挺大没错,却也不是什么坏事。江湖人从来不拘小节,也不服管束。只要没犯上大事,朕愿意宽容,不过是别人夸大的赞誊而已,无须太过计较。”

  “所以,所谓的江湖,真如书上所言,就是个以武犯禁的地儿,是吧?”明确来说,就是武力高强的刺头,因为不好管束,也打压不尽,所以只能另外对待,由着他们自成一界去逞凶斗狼、自相残杀,一定限度地允许他们逍遥法外。

  龙天运点头,说道:“江湖恩怨江湖了,快意恩仇之时,不妨碍一般百姓生活即可。想完全以律法去规范他们,非常难。当然,若是犯了大禁,朝廷律法也不能当真不追究。这中间有个度,大家尽可能不去越界。”

  “一个律法无法约束的地方,而那地方的人偏还都拥有强悍的武力足以作乱,您能容许?”柳寄悠可不信。

  龙天运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颊,表情像是想笑又有些气恼。

  “你真是冰雪聪明。我想柳侍郎一定很纵容你,以致于你从不需藏起你的聪慧,说话也是直指重心,不会用委婉言词来表达,不用怕直言不讳得罪人。”

  尖锐到一针见血的见解,真是教人又爱又恨。江湖这个灰色地带,确实一直是朝廷律法管不着的地方,所以历代皇帝也只能做出宽容的样子,只要江湖人没做出太出格的事,没明晃晃地将律法视作无物,就会包容。

  灭不掉他们,就只能尽可能地暗中掌握,做出朝廷并无干预的表相。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