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你!你做什么!?”本来低着头,一边在心中腹诽龙天运的柳寄悠,突然被他的动作给吓得差点跳出浴桶!

  他他他!他怎么脱下浴衣了?!他怎么跨进浴桶里来了?!

  “这浴桶挺宽敞,够你我二人用呢。”原本注满热水的浴桶因为多了他的加入,致使香汤满溢而出。浴桶确实非常宽敞,但多了一个人,定然局促许多,所以退无可退的柳寄悠,不管怎么躲,虽然双手抵住他胸膛,整个身子却早落入他的怀抱。

  这!这实在太过分了!

  “皇上!您这、这样不行的!”柳寄悠气急败坏,冒火的脑袋里只想着要摆脱他这种不良行为,完全忘了对帝王至尊的恐惧。

  “为何不行?不过是沐浴。”龙天运本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荒唐,但看她这般惊惶的模样,突然觉得这样做感觉还不错。闺房之乐嘛,既不对外宣扬,也没言官盯着,想做什么都可以的吧?

  “这哪是沐浴!这是、这是白日宣淫!”她以极严厉的口吻道。

  “白日宣淫?”龙天运浓眉微扬,略微高声地问外头:“外头什么时辰了?朝日升起了吗?”

  外头的江喜很快回报:“回陛下,此时乃卯初二刻,朝日尚未升起。”

  “瞧,不是白日宣淫。”龙天运笑得一脸无赖样。

  这人哪里有皇帝的样子!分明就是个无赖!柳寄悠被他的厚颜无耻给惊呆了。

  当然,她不清楚,所谓的闺房之乐是个什么样子,她只是觉得如果皇帝是人民仰望的天、至高至圣的存在,那么,此时,天塌了……

  “您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她喃喃低语,一脸的恍惚。

  “您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她喃喃低语,一脸的恍惚。

  龙天运额头抵着她的,并不回答她的疑惑,只道:“你这模样,令朕今日有了很好的感悟。”

  “嗯?”她仍然回不了神,只呆呆地看着他一一她整个人被他抱得紧紧的,想低头也无法,除非躲进他胸膛里:但她不想,于是只好抬头看他。虽然她并不清楚与他四目相对有没有比缩在他怀里更有自尊一点,但眼下,也只能这样了。

  “朕知道了,男人要对付如你这样口舌伶俐的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他邪笑,鼻尖磨蹭她耳畔。

  “啊?”她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只感觉到他的怀抱比热水还烫人,只发现自己更热更昏了,耳朵轰轰轰地乱响,因而他说的话她完全听不清。

  “做出一切令你难以想像的事,让你发,你便只能任我为所欲为了……”

  低沉的笑语,在封住她檀口时,那声音也同时震动了她心口,让她一颗惶惶然的心为之紧缩、为之颤抖,然后在极热之中,泛出一圈又一圈的冰凉。

  像是,在预言着某种即将到来的心碎。

  这个男人真是太疯狂了!

  他还记得自己是金璧皇朝的帝王吗?

  他清楚自己肩负着天下苍生的生与死吗?

  他知道若是他出了个什么意外,会让整个皇朝动荡,甚至倾覆吗?!

  帝王掌握天下权柄,享受至高无上的尊荣,相对的,他这辈子大多时候只能在皇宫里活动。他得到了一切,却失去了自由,这就是权力的代价。

  可看他现在干了什么?

  他竟然脱离了禁军龙卫的层层守护,简单易容变装之后,悄无声息地离了大队人马,明面上,就只带着她以及身手一流的燕奔,其他的,全打发掉了!

  柳寄悠简直不敢相信堂堂金璧皇朝的皇帝,竟是这样一个恣意妄为的人!大批禁军早护着无人搭乘的皇辇直往江陵而去,让天下所有人以为皇帝正一路按照原有路线南巡,没有任何异状,也不会有人发现异状。不管皇辇行至何处,众人见了御驾自是跪地就拜,完全不敢奢望金尊玉贵的皇帝会走出来做亲民状地朝百姓挥手什么的。

  所以,沿途等着瞻仰圣颜沾沾福气的地方官以及百姓们,只要见着明黄色的皇辇便已心满意足:见御驾如见人,纳头就拜,都深信皇辇里定然安坐着皇帝尊驾,谁也不会想到里头有贴身的太监及女官,独独缺了皇帝本人。

  在皇权即代表皇朝一切事务的意义下,龙天运这样做,等于置国家安危于不顾,他堂堂一国之君,怎么做得出来?!

  而他身边的人竟然任由他去而不加劝阻?简直不可思议!

  他……怎么可以让自己处在无人保护的境地,并为此庆幸自己精打细算,竟能偷得五日清闲,可以好好在外头松快!

  柳寄悠久久无法收回自己不能置信的眼光,发傻似地直盯着龙天运瞧。龙天运身上一袭月白儒衫,做书生打扮,风采翩翩得让路上行人忍不住频频侧目回望,每个掩扇而行的姑娘莫不大胆地抛来饱带情意的媚眼,希望有机会能勾得他上前搭讪一番,若是能因此而结识并结下情缘,那就更美好了。

  可见得,掩去金光闪闪的九五至尊之威衔,这人光是凭着极出色的外貌与风仪,依然是世人目光的焦点,尤其更吸引女人倾心,那些痴痴黏来的目光,简直要比日正当中的太阳还灼热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