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七


  但经过了昨夜,一切似乎都变了!

  她的外表看起来淡定平和,但性情却是离经叛道的,因此并不认为贞洁应当奉献给婚姻——既然她从来没想要嫁人,那么,她就没有为谁守商的念头:在遇到龙天运之前,她更是没想过这辈子会有与哪个男人同床共枕的一日。她在自个儿的世界里过得愉快自在,觉得这辈子不会与任何男人有所牵扯,独身一人过着快活的日子。有亲人纵着,不缺钱,也没人拘束,天大地大,哪儿去不得?加上容貌平凡,出门在外不怕招人觊觎,安全得很……

  可谁教她就是遇见他了呢!

  谁教他偏偏是皇帝的身分呢!

  于是,不管她愿不愿意,但凡他要,她就得给。

  其实她也无需觉得委屈,因为全天下的人,不分男女,在他面前都得屈膝。她不仅不该有丝毫委屈的情绪,甚至应备感荣幸才对。这个睡在她身边的男人,可是个皇帝呢!且还是个容貌俊美不凡的皇帝。

  任谁都会觉得他临幸了她,是他吃了大亏,是吧?

  是人都会有爱美之心。对于美人,柳寄悠也是爱看的,不过她从来没想过要去拥有,更遑论亲近了。

  有生之年,能与一名绝色美男亲近到这般,怎么想都是值得了吧?

  所以说,就算她原先不愿与他同床共枕,但既然同床共枕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她就该想着自己是占了大便宜,是吧?

  唉……都已经这样了,意难平又如何?满心不忿又如何?她连挠他一下都不敢,满肚子的怨气,只好和血吞了。谁教,他是个皇帝呢!

  不过……他是真的很俊俏啊!

  柳寄悠悄无声息地缓缓起身,确定他仍睡得深沉,一时不会醒来后,才敢坐在床沿上,侧着脸仔细看他。

  全天下的女人大抵都希望能嫁给这么英俊的男人吧?只是,太好的条件,又多么容易使女人心碎!俊男美人总是有无数人为之倾心,但条件好自然就挑剔,最后收用的真心定是不多,绝大多数都被弃置,任其碎了一地。

  而她,倘若因为承宠了几日,便轻易将一颗芳心交付,可以想见,那碎一地的芳心里,定然有她的一份。

  还好,她不是那种给了身子就给了心的女人。

  还好,她不会,绝对不会,爱上他。

  就算……昨夜那滋味其实还不错……嗯,事实上是,非常不错。

  这男人果真是个花丛老手,想必是历尽千帆之后练就出的吧?

  屋里没有放置更漏,她无法判断此时大概的时辰:但从向东微敞的窗缝望出去,依稀看到了一丝丝灰白,可以想见应是将要天明。想必再过一会儿,内侍就要来唤醒皇帝了,她最好识趣地离开。要知道,能与皇帝共枕一整夜的殊荣,只正宫皇后能有:而皇帝的元配刚熬到当上皇后便不幸仙逝,之后,后宫正位虚悬,每个女人都想得到那个位置,但至今谁也没能获得。所以可以说,从龙天运登基以来,就没有哪个宫妃能整夜睡在龙床上,再怎么宠幸一个女人,天亮之前都得送走。柳寄悠可不敢当那个例外的人,当然,也不愿自己是个例她起身,为了不发出声音,赤足走在地毯上,试图在满地的碎布里找到一块勉强能够蔽体的衣服,可惜没找着,只一件被撕裂了两管袖子的中衣尚可遮掩一下,因没有其它的选择,只好暂时披上。可,这样也不是办法,完全无法见人啊!于是有些犹豫地将目光移向放置皇帝换洗衣物的一只箱笼,却不敢有所冒犯:可满屋子就只有那儿有完整的衣服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正发然着呢,门外突然传来极轻的低唤声——

  “姑娘可是醒了?”女声音量恰恰控制在柳寄悠能听到、而不会吵到床上还睡着的人。

  “……嗯。”柳寄悠想了一下,隐约记起这声音是龙天运身边除了江喜之外,最得用的大宫女:这个宫女向来低调,不轻易在人前出现,管理着皇帝贴身的物品。

  “奴婢准备了些许衣物,姑娘不介意的话,可否容奴婢进去为姑娘梳洗着装?”

  “好的,快请进来。”柳寄悠眼暗二売,连忙低声应道。

  才刚说完,便见着门板被轻缓力道推开,不发出丁点声响,然后是一名年约二十五岁上下、作宫女打扮的女子走了进来。

  虽然进宫的时日不久,见到的人也不多,但到底是在储秀宫上过学的:初人储秀宫,第一重要的当然就是学习宫廷礼仪,其中一课就是要学会从服色去看一个人的品级,区分出尊卑以及应行的礼节。

  完全不意外的,这位皇帝身边最得用的大宫女身上的服色是宫女里虽然不是最高等级,却是最超然的等级一一从三品的御前尚义:也就是皇帝的心腹贴身宫女。虽然比从二品的掌事总管还低了两级,但许多时候,御前尚义的权力要比掌事总管的大。

  “这位姑姑——”

  “不敢当姑娘的称呼,奴婢成惠。”简单介绍完自己,便自然地将柳寄悠引到房间后头的净房,那儿早已备好热水与衣饰,有四名宫女垂手立于墙边随时等候召唤。也没多说什么,为柳寄悠取下身上那件破衣,扶着她跨进滴了香露的浴汤里,像是完全没看到她身上红红紫紫的暧昧痕迹,目光平静而恭谨。

  能成为天子近旁服侍的人,都不会是简单人物:就算是服侍人,也是万般妥贴,不会让人觉得尴尬无措。

  柳寄悠心中佩服不己。有对比才看得出差异,所以她就不明白了,昨夜龙天运为什么就是不让这些人侍候,偏偏要她来,最后她甚至连颗扣子都解不了,结果就是两人身上的衣物成了满地的碎布。

  如果这是一种情趣的话,柳寄悠真觉得这个皇帝真是口味奇特……

  甩了甩头,柳寄悠在心底自嘲地想着:如今自己这般茫然不知未来的境地,怎还有闲心去想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叹了口气,默默专心沐浴起来,不让自己再胡思乱想。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走一步算一步,把一切心思暂且搁置,静待……那个男人怎么对待她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