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那些都可以等等,终究会用得着的,就搁在那儿没跑呢,不急于此刻。”

  “皇上……”柳寄悠做着徒劳的挣扎,就算心中知道他不会放过她,但她就是不想轻易屈服。“您不应该这样的……我只是个平庸至极的女子罢了……”

  “是的,你确实相貌平庸。”他同意地附和完,双唇如恶狼般在她脸上各处烙下痕迹,像在宣示自己的领地所有权。“所以,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不是吗?”

  “啊?什、什么?”柳寄悠被他亲吻得迷迷糊糊,甚至不确定他说的话,是不是就是自己听到的那样,不然怎么会那么难以理解呢?

  “听不清,嗯?”带着浓浓鼻音询问着她在发问什么,看着这个向来冷静自持的女人在他的撩拨下惊慌失措、神魂不守,真是一种无上的快意。他不错眼地一直看着她的脸,关注着她脸上表情的细微变化,当然,双手也没闲着,两人身上的衣物,很快变成床下混叠一气的破布。

  “皇上您方才……说了什么?”她双手很自然地撑在他胸膛上,想将他推拒开些,但最后不仅没法推拒开,不知为何竟变成环着他颈项的姿势,像是敞开了自己,任他采擷似。

  “不必在乎朕说了什么,你只要用心感受朕在对你做什么即可……”他低笑,魅惑的声音在她左耳边喃喃,惹得她满身火热潮红,像是一只煮熟的虾,正待他吞吃入腹……

  “皇上……”

  “嘘,这张小嘴朕很喜欢,但此时它不该说出无用的言语……”她的小嘴,此时更好的用途在于……跟他相濡以沬,跟他唇舌交缠。

  抬手挥下床帐,横陈在床铺上的玉体此刻已尽数裸露,龙天运又完成了一波对她小嘴的肆虐之后,强力克制了就此黏着她唇不放的念头,以肘撑住上身,不让自己压着她,同时也可以好好地、仔细地看她。

  这个不美的女人,却是如此耐看:说不上哪个地方有特别之处,但平凡无奇的五官组合在这张脸上,怎么就那么顺他的眼呢?怎么就那么令他想要一看再看呢?

  原来,能合他眼缘的相貌,也是可以与美丑无关的。

  他还是不喜欢美人以外的女人,但柳寄悠偏就是有本事让自己成为那例外,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他不仅很能接受她的容貌,甚至对她的身体也迫不及待起来。

  然后,他灼烫而强健的躯体轻轻压住了她,犹如蓄意的征服、存心的掠取,他掀起狂风暴雨,将她摆弄成汪洋里的一叶孤舟,除了随他晃荡、任由肆虐之外,什么也不能想、什么也不能做……

  曾有过的不好记忆在今夜一一被洗刷而去,被认定为不愉悦的肌肤相亲,竟变成舒畅而激烈的感受,像浪潮般一波波将她抛高、掉落、抛高、掉落……

  从深沉的睡眠里挣扎着醒来,疲惫、些许浮肿的双眼让她无法顺利睁开,仅能撑出一道缝儿,看到的景物模模糊糊,且都是些不同颜色的色块晕染:努力眨了好一会之后,才终于慢慢恢复,能看清事物了。

  然后,她发现自己侧躺着,颈下枕着一只男性手臂,背后贴着一具温热雄健的躯体一一还来不及惊跳起身,便想起身后的男人是谁、自己身在何处。悬得半高的心就此重重落下,抚着乱跳不已的心口,极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任何声响去惊醒身后那个可能仍在沉睡的男人。

  她希望他仍在沉睡。这样的话,她就能有些许时间去想想昨夜,以及现在,接着思考这个皇帝为何会……

  这样对她的理由。

  可,他就在她身后,她无法思索。

  他的鼻息吹拂在她颈后,那块小小的肌肤被他暖暖的气息吹得发炸,炸到头皮发麻,麻得她想什么都想不成。

  他的气息浓浓地包围着她,让她就算想好好去想些别的什么,发炸的脑袋却不断浮现昨夜那激烈到癲狂的纠缠……

  太可怕了!那种感觉,让她变得不像自己,不敢相信自己会在他身下像一朵盛放的花,散发出最浓烈的香气,展现最妖艳的姿态!

  抚着胸口的手忍不住往上挪,掩住了热红的脸蛋,希望凉凉的手心能让她的热脸冷却些许,再不冷却下来,她的脸就要着火了。

  可,一点用也没有!随着记忆一点一滴翻涌,凉凉的手掌心逐渐被脸热给漫染,竟微微冒汗了。

  昨夜,她在他身下敞开自己,以为自己会因他的进犯而支离破碎:然而,事实却是,她觉得自己变得完整。这是他们的第二夜:他们的第一夜对她来说,痛苦大于一切,就算过程中曾有过些微的奇特欢愉,也被无尽的疼痛与屈辱感给湮没,让她不堪回首,不愿去回想。

  直到经历了昨夜,她才明确感受到从一个女孩变为一个女人,失去了贞洁,却获得了完整的心理转变……

  这很奇怪,但她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此刻,对于男人与女人,她心里突然应生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悟。男与女,就好像天与地、阴与阳’日与夜那样,明明是极端的差异,却遥相呼应,互为依托,终究相融。

  单一无法独存,融合终为正理。

  这样的感悟,简直吓坏了她!她前二十年的人生,一直深信着男人与女人永远分属不同世界,若不是为了繁衍的需要而缔结成姻,这两个性别,就该形成不同的国度,互不交通才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