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可他既然铁了心想要她的侍候,想必也会体谅她的笨手笨脚才是。所以,她轻声道:龙天运依言起身,并且很配合地张开双手,一副任由她解衣的姿态。

  柳寄悠轻咬贝齿,研究了半晌,伸手解他襟口的衣扣,同时不由自主地冋想到上回……那一夜……他压在她身上,支起上身,也是要求她亲手为他解衣扣,当时她六神无主、心绪大乱,只能照做,却是怎么也解不开他的衣扣,最后——最后被他不耐烦地一把撕开,令那些衣襟上的金制圆扣就这样叮叮咚吟地飞落到地上,敲繋出好些声响,整件衣服瞬间被撕裂得不成样。而后来,他那双没侍候过人的魔掌在撕完自己的衣服之后,便让她身上的衣物也遭同样下场……

  不期然对上他静静凝视她的笑眼,她心一惊,忙低头躲开了去,看起来恭顺极了。

  “还是没有进步哪。”他两只手掌包住她的柔荑,往怀中一带,她只能无助地任他抱搂满怀。

  “我……臣女手拙,让陛下见笑了……”

  “嗯,朕确实是笑了。”他勾起她下巴,让她看着他脸上的笑。

  柳寄悠想着,要不是她的双手正给他的龙爪抓着,此时会不会控制不住一掌糊上他那张可恶的笑脸?

  “其实,随行的宫侍以及宫人都做得比臣女好,甚至……方才立在外头的那些美婢,都能将您服侍得舒坦。”

  “毫无疑问她们每个人都会做得比你好,毕竟她们打小学的就是侍候人。但是——”龙天运微耸肩,笑得很任性,“朕今夜就要你,只要你。”

  嗳昧的语气怎么想都知道是一语双关,柳寄悠就算想当作听不懂,可瞬时漫涌了满脸的潮红,早出卖了她的心绪,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无助地蜷缩着自己,恨不得脚下有个洞来将她给埋了!

  “你脸红了。”龙天运轻轻说着,“红得很美,美得让朕……”不由自主想亲近,于是,便亲近了。他的唇,含住了她微颤的小嘴。

  “唔。”柳寄悠不明白,有众多美人可以任君挑选的情况下,他为何要屈就于她?她以为,她只需要填补他没有美人在旁时的空档而已。可现在,不过才是南巡的第一日,他便纠缠上她,表现得迫不及待,彷佛她是个绝世美人,让他情难自己地只想急切占有。

  可她分明不是个美人,更没有撩人的风情,怎么竟就教这个俊美的皇帝一再招惹呢?她到底是哪里做“对”了?能不能说出来,她立马改成吗!

  虽然同样没有服侍过人,但龙天运的手显然比柳寄悠灵活上百倍不止。在她怔愣之时,他已解开她上身的衣物,露出雪白的肌肤。

  她紧张地低呼着,却无力反抗,也不能反抗:上次疼痛不堪的记忆袭上心头,微颤的她只能紧闭上双眸,怀着忍受的心态去承受即将来临的疼痛一这女人真是懂得如何让一个热血沸腾的男人失去兴致!

  龙天运好笑复好气地暂时停下动作,无奈地看着她苍白又恐惧的表情,原本接下来就想一把将她拉上床,好好地疼爱一番,以纾解这阵子莫名在心底累积到己经无法忽视的对她的渴望,可她这副像是在忍受酷刑的模样,让他一时无法不管不顾地任性而为。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他的床上露出这样恐惧的神色,她们莫不是含羞带怯地任他为所欲为,承受他带给她们的欢愉,恨不得就此在他的怀中,被他牢牢抱着永远不要放开。

  可这个女人怎么就成了例外?她这神态,教龙天运再怎么想自欺欺人都无法将之解读成欲迎还拒,她是真的很抗拒、很害怕:他向来手到擒来的撩情手段,用在她身上,完全达不到应有的效果。

  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是人世间最尊贵的男人,就算不拿身分说事,仅凭着他的年轻与俊美,哪个美人拿不下来?如果连他这样站在男性顶端的人她都看不上,那她还能看上谁?天上的神仙吗?

  “你在怕什么?”他将她拉坐在腿上,双手搂着她,语气从动情的灼热转为清醒的沉稳。情场老手的他,知道该怎么应对各种情绪的女子,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做到最好。

  当他停下唇与双手对她身体的撩拨时,柳寄悠惊惶的心才稍稍被安抚下来,方敢缓缓张开眼,带着点怯意地迎上他目光。帝王的问话是不能不答的,她自是很快寻了个答案给他:“……我怕痛。”

  听到她这么说,龙天运不免想起那夜他占有她时,她泪流不止的情景,心中有着些微的室闷感,弄不清是什么样的感觉,此刻也没心情去想清楚,只依着本能,以怜惜的口吻在她耳边道:“别怕,第二次就不会痛了。”

  她讶异他语气中的轻怜疼惜,这种温柔体贴,比起强悍蛮占的霸气更令人心颤不已。霸气男人攻占的是女人的身体,温柔男人掠夺的是女人的芳心,且后者显然更易让人万劫不复。

  眼下显然不是思考这些的好时机,龙天运也并不想在此时领教她的伶牙俐齿、去探索她特立独行的思想领域、或两人来个旗鼓相当的斗智什么的一一男人对女人谈论星星月亮以及人生时,不过是一种求偶的花招:而,当他们千方百计求来的偶,正柔顺地被推倒,一副任君采擷模样时,谁还会杀风景地在此刻想着星星月亮和人生?傻子也不会这么干!能动手的时候,没有男人会想动脑。再说了,对女人动脑,不就是为了可以动_龙天运是个男人,而柳寄悠是他这些时日亟欲动手的女人,既然如今可以动手为所欲为了,就不应该浪费时间在说话上。

  现在是深夜,此处是他的房间他的床,而她是他的人,今晚专职侍候他的人。当然,更衣这种高难度的工作,在确定她果然不适任之后,龙天运也不强求了,自己动手撕扯也是能顺利让身体脱离衣物的困缚。免除了更衣的劳役,剩下必须做的,便是侍寝了:当然,在侍寝一事上,不管她有多笨手笨脚,他都不会嫌弃的。

  既是该上床安置的时刻,就别虚耗光阴在不应该的地方,所以龙天运将人带上床,在她躺平在床上时,忍不住朝着她雪白的颈项曝了一口,惹得她低喘不休,就听她声音碎得几不成句:“皇上……那热水要凉了,您得……洗脸还有……洗脚……”

  他微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