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不管是第五次还是第七次,总之是最后一次。明玉偷偷在心底答着,却是半个字也不敢说出口:时隔三年,竟再度听主子提起先皇的名讳,真是令她心惊胆跳。

  自从先皇驾崩之后,原本成日在冷宫痛骂先皇的主子,便再也绝口不提先皇了,没想到今日又听她提起,心中不免揣揣惶然,怕自家主子又狂性大发起来,到时没砸掉半座冷宫可不算完。

  周妃也不必明玉回应她什么话,接续说着自己的决定:“派几个人跟着龙天运,看看他与柳寄悠是怎么回事。”

  “主子?”

  “我想着,如果龙天运看起来特别在意柳寄悠的话,那么……”

  低着头的明玉一直没等到主子说完最后的话,于是忍不住抬起头,正好对上主子那双突然变得阴鹜的双眼。就听得主子漫不经心道:“等他们情投意合时,就杀了她吧。”

  明玉震惊地看着主子,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主子会下这样的命令!

  周妃慢悠悠地又拈起绣花针,朝着绣布上一针一针地扎着,声音颇为愉悦:“情正浓时,一切戛然而止,以龙家男人的贱骨头来看,可不就得将人给记一辈子。那可不是有趣极了?

  这个最爱美人的皇帝,心中挂念的那抹倩影居然是个丑女。这太有趣了,在我有生之年,一定得瞧瞧才行。”

  皇帝南巡,第一夜驻驿在春颐县皇家别业中,打发了前来叩拜的县令以及当地的勋贵之后,便已是休息时刻了。

  十六名由当地官员精挑细选的美人侍婢,两两成列地守在皇帝寝房之外的小院落,捧衣物的端水盆的,所有相关的盥洗器皿一应俱全,美婢个个秀色可餐,衣着明显过于暴露,雪白颈项全无遮掩,襟口一路开到胸前,凑近了看,还能依稀看到雪团似的高耸轮廓。她们上身穿着半臂的袖款,半条白花花、光溜溜的手臂就那么露着一一当然,尽可以说,这些美婢是为着侍候皇帝沐浴而来,当然会穿着轻省俐落,以不妨碍工作进行为前提,暴露一些也是正常的。要是皇帝有沐浴以外的其它需要,这些美婢都乐于从命,恨不得独独自个儿能得到那个俊美无匹的天下至尊的另眼相待,从此由地上的泥沙变成天上的云朵,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整个家族更因而鸡犬升天。

  众人的渴望与想像都非常美好,可惜今日龙天运没有丝毫寻芳纳美的心情,他目前想采的花儿,既不芳香也不美丽,这朵叫柳寄悠的路边寻常小花,偏偏此时此刻就是能霸道地占据他的目光与思绪,让他无法另作它想,只能对站了满院子的美人视而不见,甚至嫌弃起来。

  “江喜,打发她们走,也无需让宫人过来。今夜有她服侍即可。”

  “奴才遵旨。”江喜立即出去将那群美人打发了,也没敢多问皇上口中那个“她”是谁,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就不用装糊涂了。那位以不寻常方式出现在皇辇里的柳家千金,真是……不可说、不可说啊!

  偌大的寝房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立在窗口的柳寄悠,与坐在床头的龙天运:外头的守卫人员都退得老远,远到屋里两人轻声谈话时,外头的人应是听不清的。

  “皇上竟要辜负地方官的一番美意吗?”柳寄悠进屋之前,稍稍看了几眼那两排美人,其姿色虽比不上那些精挑细选的秀女,却也算是出挑了一一有她的容姿做对比,这些美婢真的很是出挑啊。

  身为一个风流自赏的皇帝,对于美色就算不笑纳,也会愿意放在身边赏心悦目一下的,如今却是看也没看就轻易打发掉,实在是辜负那些美人精心打扮出活色生香的俏模样了。

  龙天运没理会她状似关心的话,只懒懒地抬起一手,朝她招了招。

  柳寄悠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身形没动。

  “过来,为朕更衣。”龙天运暗道果真是不会侍候人的贵女,连眼色也没学会去看,真使唤她服侍完之后,恐怕他会比她还累吧。

  柳寄悠闻言,不由得轻颤了下,心中百般不愿,却还是缓缓朝他走过去。他将她带离皇宫,拘在身边,不就是想要她随身侍候吗?

  可他真是太高看她了,她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贵女,就算多少会动手做些小事,又怎么可能真懂得如何侍候人?她连自己都不见得能打理得妥贴呢!每次需要大妆的场合,必得穿上繁复礼服,没有那两个丫鬟帮忙着装,她是一件衣服也穿不好的。

  从没服侍过男人,一时之间只能无措以对。虽然此时他身上穿的是款式较为简单的常服,但帝王的衣着不可能简单到哪去,真要她为他更衣,她还得研究一下那衣襟上的盘扣是怎么个解法、他腰带上系结得像朵花的结带要怎么扯开。

  “你在想什么为难的事?”

  “嗯?”她想得太专心,一时没听清楚龙天运的话。

  “服侍朕,很令你为难?”龙天运笑笑地问。

  柳寄悠可不敢同样嘻皮笑脸地应回去,低声道:“不敢。我只是想着我从没侍候过人,手笨得很,怕是没个轻重,会让您感到不适“放心,朕不是纸糊的,不会因为你解衣的手势不够伶俐而受到伤害。”龙天运很大方地道:“朕知道你是贵女,对你的要求很低,你做得再糟,朕都不嫌弃。”

  可是我很嫌弃……

  柳寄悠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嘲讪。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