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明玉看着两个漂亮的丫鬟,瞧着她们鲜活的样子,嘴角的笑意始终没止住,叹道:“你家小姐啊,真是个好人,从不避忌我们这些冷宫的人,不嫌晦气不说,还常常好心地过来跟众位主子们聊天谈笑,那些送来的好丝线、好笔、好纸的,银钱也不知耗去多少。真是个极好心的人哪……”

  “我家小姐当然是个很好心的人,她是最了不起的!”两个丫鬟非常自豪地说着。

  待好一阵热络的聊天之后,挽翠将话题慢慢引到随着采买人员出宫时的打点事宜。明玉愣了一下,疑惑道:“怎么?你们想出宫?若是缺了什么的话,请托那些采办的公公顺手买回来就成了,何需亲自出宫?那可不是容易的事。一般生面孔门卫不容易放行,就算有通行证也得再三确认身分。你们也该知道,这儿是皇宫,是全天下守卫最森严的地方,半点马虎不得。”

  “我们当然清楚,所以才想来拜托姑姑您帮忙,我知道姑姑跟几个门卫相熟,好像也有门路取得通行证,所以……”

  两人到底年轻,再加上心焦如焚,脸上终究带出一点急切,加上明玉虽然一直在与她们对谈闲聊,可深沉的目光始终在两婢之间移动,像在估量着什么似,心中更是翻转着许多猜测。

  “是啊,姑姑,可否麻烦您行个方便,助我们出宫一趟?”

  “咦!你俩都要出宫?可是家里有什么事?”明玉一脸惊诧。

  落霞一愣,连忙点头。

  “哎,可不是吗!就是家里有事呢。我家里的娘亲先前身子就不太爽利,原本我家小姐是不欲带我进宫的,想留我在家侍候我娘,但我是小姐的贴身丫鬟,总没有小姐配合丫鬟的道理,所以那时就想着,等小姐在宫里安置好了,我再寻个机会出宫看看。哪里知道,进宫不易,出宫更难,怎么也没有办法出去了,所以才来求姑姑您,希望能找个方法出宫一趟。”说完,脸色很适时地转为悲凄,不由得落下泪来。

  挽翠这时也忍不住泪意,跟着低泣起来。“明玉姑姑,求求您了……落霞的娘亲,同时也是我干娘呢!我们打小就是她老人家带大的,她身子如今也不知如何了,若是不能回家一趟,是怎么也安不了心的。拜托您了!”

  明玉眉毛微挑,嘴里安抚着两人,眼中更添疑色。

  “这事儿……怎么你家小姐办不了吗?若是她亲去向储秀宫的嬷嬷求一下,你们两个侍婢想出宫的事,想来不难。”

  挽翠心中一跳,抹泪道:“姑姑您也知道,我家小姐被分配到这个小院来,与其他秀女区别对待,向来无人闻问,处境尴尬至极,那些储秀宫的宫人从来也没拿眼皮子夹我们一下,平日想凑上前示个好,都没人理会。这样的情况,我们怎好央求小姐去看人脸色?”

  “可不是吗!所以,我们就想着,如果这事儿我们可以自己找到门路,就不要麻烦小姐了。身为丫鬟,怎么可以给主子找麻烦呢?所以我们自是先来求姑姑了。”落霞连忙说道。

  又是一番恳求。明玉像是被磨得心软兼头昏脑胀,终于点头道:“好了好了,你们求到我这儿,我岂有不帮的道理。可你们也知道,我只是个冷宫的宫女,无权无势不说,更是无依无靠:所以我只能帮你们引见两个相熟的太监,一个是你们知道的膳房管泔水的管事,另一个就是执事堂里保管通行证的小太监,并不管事,但手上的通行证有定数,若是哪日有谁刚好不出行,那么批下来的令牌稍稍挪给别人用一次,给大夥行个方便是可以的……但这种事,向来秘而不宣,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两个丫鬟闻言,欣喜若狂,见出宫有望,立即细细打听起该怎么塞钱、塞多少钱、怎么说得体的话,才能安静而顺利地、无人知晓地顺利出宫。

  明玉既答应帮忙,便也不耽搁,一边将两人带往相熟的太监那边而去,沿路还仔细说着宫人走这门路的行情与规矩。

  落霞挽翠此时心中万般感激,不禁连连拜谢,恨不得早晚三炷香地供着她,觉得明玉姑姑真是个大大的好人啊!

  “两人都出宫了?”漫不经心的女声间着,手里拿着根绣花针,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绣布上扎针:天青色绣布上画着盛放的月季轮廓,如今也只绣上了第一片鲜红的花瓣,初初绣了第一道红,真要绣出层次,可得再绣上好几层才成,想要完成一整幅绣画,没三五个月肯定不成。

  对冷宫里的人来说,休说三五个月,就是三年五年的时间,也没有任何意义。在这个地儿,时间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怎么虚耗都没人在意。

  “都出宫了。”明玉恭声应着。

  “都没想着该留个人侍候她们家小姐?”哼笑。

  “毕竟年轻,又仅是个丫鬟,哪能事事周全。如今自家姑娘失踪,早已令她俩六神无主,做事瞻前不顾后才合理,只想着快些出宫找人,自是忘了得留个人在宫里加以遮掩。”

  “哼。”女声嗤笑了下,因为长年不爱说话,所以声音特别低沉,也带着不复往年清脆的沙哑,“说起来,这事我也看不懂。”将手中绣花针别在襟口,一手支着下巴,看向明玉,问道:“明玉,你说,这龙天运让人将柳寄悠掳走是个什么意思?”

  那一日,龙天运留宿小院并且临幸了柳寄悠一事,全皇宫或许都瞒得很紧、无人知晓,连敬事房也没记档,所以明面上,柳寄悠仍然是个清白的秀女、仍然不属于皇帝,随时可以被遣送回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