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一


  十六名由当地官员精挑细选的美人侍婢,两两成列地守在皇帝寝房之外的小院落,捧衣物的端水盆的,所有相关的盥洗器皿一应俱全,美婢个个秀色可餐,衣着明显过于暴露,雪白颈项全无遮掩,襟口一路开到胸前,凑近了看,还能依稀看到雪团似的高耸轮廓。

  她们上身穿着半臂的袖款,半条白花花、光溜溜的手臂就那么露着——当然,尽可以说,这些美婢是为着侍候皇帝沐浴而来,当然会穿着轻省俐落,以不妨碍工作进行为前提,暴露一些也是正常的。要是皇帝有沐浴以外的其它需要,这些美婢都乐于从命,恨不得独独自个儿能得到那个俊美无匹的天下至尊的另眼相待,从此由地上的泥沙变成天上的云朵,荣华富贵享用不尽,整个家族更因而鸡犬升天。

  众人的渴望与想像都非常美好,可惜今日龙天运没有丝毫寻芳纳美的心情,他目前想采的花儿,既不芳香也不美丽,这朵叫柳寄悠的路边寻常小花,偏偏此时此刻就是能霸道地占据他的目光与思绪,让他无法另作它想,只能对站了满院子的美人视而不见,甚至嫌弃起来。

  “江喜,打发她们走,也无需让宫人过来。今夜有她服侍即可。”

  “奴才遵旨。”江喜立即出去将那群美人打发了,也没敢多问皇上口中那个“她”是谁,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就不用装糊涂了。那位以不寻常方式出现在皇辇里的柳家千金,真是……不可说、不可说啊!

  偌大的寝房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立在窗口的柳寄悠,与坐在床头的龙天运,外头的守卫人员都退得老远,远到屋里两人轻声谈话时,外头的人应是听不清的。

  “皇上竟要辜负地方官的一番美意吗?”柳寄悠进屋之前,稍稍看了几眼那两排美人,其姿色虽比不上那些精挑细选的秀女,却也算是出挑了——有她的容姿做对比,这些美婢真的很是出挑啊。

  身为一个风流自赏的皇帝,对于美色就算不笑纳,也会愿意放在身边赏心悦目一下的,如今却是看也没看就轻易打发掉,实在是辜负那些美人精心打扮出活色生香的俏模样了。

  龙天运没理会她状似关心的话,只懒懒地抬起一手,朝她招了招。

  柳寄悠一脸不解地看着他,身形没动。

  “过来,为朕更衣。”龙天运暗道果真是不会侍候人的贵女,连眼色也没学会去看,真使唤她服侍完之后,恐怕他会比她还累吧。

  柳寄悠闻言,不由得轻颤了下,心中百般不愿,却还是缓缓朝他走过去。他将她带离皇宫,拘在身边,不就是想要她随身侍候吗?

  可他真是太高看她了,她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贵女,就算多少会动手做些小事,又怎么可能真懂得如何侍候人?她连自己都不见得能打理得妥贴呢!每次需要大妆的场合,必得穿上繁复礼服,没有那两个丫鬟帮忙着装,她是一件衣服也穿不好的。

  从没服侍过男人,一时之间只能无措以对。虽然此时他身上穿的是款式较为简单的常服,但帝王的衣着不可能简单到哪去,真要她为他更衣,她还得研究一下那衣襟上的盘扣是怎么个解法、他腰带上系结得像朵花的结带要怎么扯开。

  “你在想什么为难的事?”

  “嗯?”她想得太专心,一时没听清楚龙天运的话。

  “服侍朕,很令你为难?”龙天运笑笑地问。

  柳寄悠可不敢同样嘻皮笑脸地应回去,低声道:“不敢。我只是想着我从没侍候过人,手笨得很,怕是没个轻重,会让您感到不适“放心,朕不是纸糊的,不会因为你解衣的手势不够伶俐而受到伤害。”龙天运很大方地道:“朕知道你是贵女,对你的要求很低,你做得再糟,朕都不嫌弃。”

  可是我很嫌弃……

  柳寄悠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嘲讪。

  可他既然铁了心想要她的侍候,想必也会体谅她的笨手笨脚才是。所以,她轻声道,龙天运依言起身,并且很配合地张开双手,一副任由她解衣的姿态。

  柳寄悠轻咬贝齿,研究了半晌,伸手解他襟口的衣扣,同时不由自主地冋想到上回……那一夜……他压在她身上,支起上身,也是要求她亲手为他解衣扣,当时她六神无主、心绪大乱,只能照做,却是怎么也解不开他的衣扣,最后——最后被他不耐烦地一把撕开,令那些衣襟上的金制圆扣就这样叮叮咚吟地飞落到地上,敲击出好些声响,整件衣服瞬间被撕裂得不成样。而后来,他那双没侍候过人的魔掌在撕完自己的衣服之后,便让她身上的衣物也遭同样下场……

  不期然对上他静静凝视她的笑眼,她心一惊,忙低头躲开了去,看起来恭顺极了。

  “还是没有进步哪。”他两只手掌包住她的柔荑,往怀中一带,她只能无助地任他抱搂满怀。

  “我……臣女手拙,让陛下见笑了……”

  “嗯,朕确实是笑了。”他勾起她下巴,让她看着他脸上的笑。

  柳寄悠想着,要不是她的双手正给他的龙爪抓着,此时会不会控制不住一掌糊上他那张可恶的笑脸?

  “其实,随行的宫侍以及宫人都做得比臣女好,甚至……方才立在外头的那些美婢,都能将您服侍得舒坦。”

  “毫无疑问她们每个人都会做得比你好,毕竟她们打小学的就是侍候人。但是——”龙天运微耸肩,笑得很任性,“朕今夜就要你,只要你。”

  嗳昧的语气怎么想都知道是一语双关,柳寄悠就算想当作听不懂,可瞬时漫涌了满脸的潮红,早出卖了她的心绪,她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能无助地蜷缩着自己,恨不得脚下有个洞来将她给埋了!

  “你脸红了。”龙天运轻轻说着,“红得很美,美得让朕……”不由自主想亲近,于是,便亲近了。他的唇,含住了她微颤的小嘴。

  “唔。”柳寄悠不明白,有众多美人可以任君挑选的情况下,他为何要屈就于她?她以为,她只需要填补他没有美人在旁时的空档而已。可现在,不过才是南巡的第一日,他便纠缠上她,表现得迫不及待,彷佛她是个绝世美人,让他情难自己地只想急切占有。

  可她分明不是个美人,更没有撩人的风情,怎么竟就教这个俊美的皇帝一再招惹呢?她到底是哪里做“对”了?能不能说出来,她立马改成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