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九


  龙天运愈听脸愈黑,盯着三弟好一晌,默默数着自己的呼气,一次、两次、三次……

  然后,龙天运眼中终于闪过一抹快意决绝。比起让“某人”称心如意而自己憋屈,他觉得还是应当让事情扭转一下,最好是扭转成自己称心快意,而别夹着憋屈才是。对,就该这!

  所以,很抱歉了,天连,你难能如愿了。

  即使没有正式在宫里记录下他临幸柳寄悠的挡案,但她已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女人则是不争的事实。没有人,没有人能娶走皇帝临幸过的女人,即使他终生不再垂幸她也是一样!

  何况,他不想再挣扎了,不愿再挣扎于自己仍想要她的事实。未曾再涉足那处小院,只徒然使得想要她的慾望烧得更炽烈而已。他仍然想要她,想要那个姿色平凡的女人!

  “好了,叫他们准备好,朕要起程了。”打断英王愈说愈开心的自说自话,龙天运挥手将人打发。

  “遵旨。”龙天连忙收起一肚子的话,连忙转身出去安排。

  龙天运保持着不变的坐姿,右手指微弓,轻轻在小几上敲着,好一会后,终于下定决心,低唤了声:一抹黑影由窗外闪了进来,躬身候旨。

  “在。”

  “朕登上辇车时,要看到柳寄悠。”

  “是。”

  黑影复又在一闪之间消失。

  龙天运终于微笑起身,让一边侍候着的江喜为他披上披风,穿整好衣冠,大步往外走去。

  柳寄悠头痛欲裂,全身无力地悠悠转醒。

  她怎么了?她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昏迷前的最后记忆是她与丫鬟们正在收拾所有晒好的书籍装箱,下一刻就失去了意识,人事不知:再度有意识时,只觉得头疼且浑身无力,并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危机。

  她用力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金黄色的八角形帐顶,上头精绣着金龙图腾,并缀满了华丽的珠宝……而身下的晃动以及行进中的感觉告诉她,她似乎正在马车上。

  “醒了?”低沉嗓音由右侧传来。

  柳寄悠侧着脸,循声望去,像是非常意外又彷佛不太意外地看到了龙天运。她抿了抿唇,没发出呼声,也没立即说些什么,只是戒慎地看着他,并试图撑起身行礼,但……这实在有点困难,她,完全没有力气。

  “请皇上原谅臣女的失礼,臣女现在无力起身。”她清婉的声音中带着些许沙哑,努力以平和的语气说道。

  “无妨。你就那样躺着,也挺好。”龙天运放下手中的笔,唇边抿着一抹满意的笑。

  一身龙袍帝冠打扮的龙天运,浑身上下充满了强烈逼人的王者霸气,像是天上的烈日那般让人仰望尊崇,不敢直视。

  柳寄悠觉得自己昏沉沉的脑袋更加混沌了,怎么也无法清晰思考现在是什么情况,所以她忍不住开口问一一“皇上……为何我会在此?”

  她迷迷糊糊的样子真是可爱!龙天运忍不住就想伸手去捏捏她泛着粉红色泽的小脸蛋,不料却被她闪了开去:就见她勉力让自己半坐起身,整个身子缩在角落边,尽可能地离他远远的。

  龙天运好心情地浅笑着,心付任她躲得再远,到底还是在他触手可及的范围,所以他一点也不介意她的闪躲:反正不管怎么躲,他只需稍移个身,她马上又近在咫尺了,她再能躲,又能躲到哪去?御辇就算再宽敞,到底也只是相较于其它马车大个几倍罢了,并不能跟屋子相比。

  所以他只消起身、挪一小步,就能将她笼罩在自己的气息里了。当然,他也这么做了,来到她身前,轻托住她光洁的下巴,让两人目光相对。

  “你该觉得荣幸,你是第一个进入朕辇车的女人。”

  柳寄悠在心中朝他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荣幸好吗?她可不可以拒绝这个恩宠?

  “为什么我会在此?”她再问。

  “可人儿,因为朕突然觉得此番南下,单独一人未免寂寞,应找个口齿伶俐的在路上逗个闷子解解颐。”

  “多谢陛下看重,但臣女恐怕担当不起此重任。”柳寄悠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在咬牙。

  君王出巡,不是没有过携妃妾同行的例子:但,其实君王应是不甚喜爱有人同行,因这会碍了他寻芳的乐趣。何况,随行的若是绝色佳人也就罢,偏偏是她这样的,那就不得不怀疑皇帝的居心了。

  “担不担得起,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朕说了算。”他勾住她下巴的手指开始不安分地摩箪她柔嫩的肌肤,一下又一下,勾得她不由自主轻颤起来,想躲开又不敢……

  她渐渐想起一切,知道自己是被打昏掳来的,正想问,龙天运却已先说了:“寄悠,你已是朕的女人。”

  “您同意那晚不记挡的。”她连忙出声道。

  “不记档又如何?你是朕的女人,是个事实。”

  “您明明同意我不进你后宫的。”她低声道。

  “你现在并非是在朕的后宫,你正在伴驾南巡。”这个回答简直赖皮,但龙天运的表情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没有半点食言的愧疚。

  “皇上,您不能……不该不守信!”

  “呵……”龙天运看着她瞪圆的双眼,笑了。摇头道:“你这么聪明,怎么犯傻起来了呢?一个被君王宠幸过的女人,想活着出宫,除了出家,别无它路。”

  “可您明明同意放我出宫,君无戏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