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皇上是个很清楚自己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的人,从未出过差错。当他以太子身分示人时,行事有度,沉稳坚定,不僭越、不畏缩,与父皇的关系既有父子的亲昵又有君臣的相待,分寸尺度拿捏得非常好。当他以一介布衣行走江湖时,可就狂傲不驯、恣意自我了,没有什么不敢做的,包括去挑战江湖高手,曾经还为此受过伤。那时父皇气极了,让人抓皇兄回宫禁足。不过,近些年来,沉重的担子压身,他渐渐收敛,也渐渐成为一名真正的‘帝王’了。当然,我皇兄生来就注定当皇帝,这是他的使命,但说真的,我更想念当年他那副张扬、任性自我的样子。”

  柳寄悠静静听着,心里也在回想那位高高在上、圣心难测的帝王,在年少时代是个怎样的面貌?又是怎样的花招迭出骗取花魁们的芳心,赢得青楼薄幸名……

  柳寄悠心神恍惚,整颗心飘飘漫漫于云端、于不知名的远方,看着英王俊卓的面孔,遥想着另一张相似而威严易怒的帝王面容一一明知不应再想,却又忍不住去想起,那男人……实在是谁也忽视不了的啊……

  虽然一直自视甚高,但很遗憾,柳寄悠必须对自己承认,面对那样出色的男人,又有了一夜的亲密纠纒,想要把他随意打发出脑海、并当成路人般不在意,实在不可能。因为,她不过是个平凡又寻常的女人罢了。

  一个,做不到对他等闲视之的平凡女人,与其他女人并无不同。

  皇帝南巡,朝廷一大盛事。

  文武百官恭候在“承天门”外,只待时辰一到,由钦天监以及礼部举行过各种祈福仪式,然后长长的仪仗拱卫着皇辇御驾出来,所有官员跪拜恭送,一路送出帝京南城门外。

  此刻皇宫内,要远行的皇帝在祭拜过太庙先祖’拜别皇太后之后,依然利用少许的时间与臣弟、顾命大臣们商讨国政上的一些安排与叮嘱。

  “昨日旷勇将军差人快马捎来密函,尔等必须密切注意后续战况,不能让‘北丹国’的内战波及我朝西北边关百姓,更要慎防他们假内战之名,行侵犯之实。近年来北丹国有多起扰我子民事件,得多加注意才是。”

  “这事臣弟省得,皇兄且请放心,必不教北丹国趁机作乱。”龙天连胸有成竹地点头。别的事他不敢打包票,边疆各国事务都在他的掌握中。

  “再有,上回山南一带的蝗灾,朕派了户部与工部官员携带物资前去赈灾并勘察损失情况,过些日子会回来覆命。库房里准备十万两黄金,更挪出三十万石米粮,三弟可依情况轻重发放济助。朕之前己传旨免去山南一带灾户三年税赋,大体上山南应当没有大问题了,但仍然需要特别关注,断不许賑济中间出纰漏。”龙天运从不奢求官员清如水,也学着适当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吃相不要太难看,他都会放过(但一定会记住):但不该伸手的地方,若有不长眼的官员敢捞钱,他剁起爪子来可也是毫不客气的,必教人痛彻心肺。

  “臣弟明白。”英王也痛恨那些搞不清楚状况的贪官污吏,自会加强监督。

  “若有难以决定之事,可与康大人讨论,听取建议。”

  在御书房内厅,龙天运在交代完大臣们之后,再抓了三弟入内深谈,此刻大抵已无其它事可说,剩下的琐碎事,他也就不多说了,并不重要。

  “……大抵就是如此。你还有其它问题吗?”之前已不断与留守重臣及宗亲们讨论过南巡时帝京的一切朝政问题,也抓着三弟私下嘱咐了不少事,虽然不认为还有什么疏漏,但龙天运还是问了下。

  “没什么事了,若有突发大事,派人快马加鞭南下追上御驾,便可由您裁决,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龙天连摇头,然后突然笑道:“倒是代为监国这一个月,臣弟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安排柳家小姐出宫,省得您回来看了碍眼。皇兄看不上她这样平凡的女人,就不留她在宫中浪费米粮了。”他也不过是开玩笑顺口提了一下,不料却看到皇兄突然沉凝下来的脸色,似乎……似乎正在瞪他的样子。“皇兄?”英王怀疑自己眼花了。

  “谁允你安排她出宫的?”龙天运沉声质问。

  “您允的啊!上回您说这事要交付臣弟负责呀,皇兄忘了吗?”龙天连不解地问。

  龙天运压下心中倏然冒得老高的火气,并赶忙收敛自己太过形于外的怒气,好一会才勉强以平静语气道:“你要安排她去哪里?”

  “待会皇兄起程后,臣弟就要安排她到京郊外的庄子住一阵子,那儿风景不错,庄子里种了很多花草果树,她定会住得舒心。”

  龙天运只是沉沉瞪着自家三弟,一肚子火气无从喷出,因为他解释不了自己为什么会在意一个被他嘲笑过貌丑的女人。早先,他是恨不得将这个来凑数找嫁的女人给扫出宫的,完全不想给她配个进士才子,生怕委屈了未来的皇朝人才,只想尽快打发掉她,又不想被太傅叨念,所以很高兴地把这个麻烦甩给三弟去处理……

  有点后悔,怎么办?

  龙天连当然看不出他皇帝大哥满肚子的悔意,迳自愉快地说着自己的安排。

  “臣弟保证,待皇兄南巡回来,就看不到她了。那时臣弟也该回北边驻防,可以顺便带柳家小姐到北方看一看:如果可以,应可顺利为她婚配一门好对象。绝大多数的将士成亲都晚:没办法,边境本就男多女少,成亲不易。在女人比较少的地方,柳寄悠的长相就显得出挑了:她不能跟帝京的贵女比,难道还不能跟边疆那些被风吹日晒与劳作折腾得熊腰虎背的女人比拚吗?到了那儿,柳寄悠绝对是个美人了!”英王觉得自己真不愧被封为“英”王,简直太英明神武了不是!对于解决柳寄悠嫁不掉的问题,提供了最佳解决方案。

  在北地,只要是个女的,都一定嫁得掉!家世不错又有军功的男人排成一排任她挑,没人会嫌她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