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正在分开花萼与花瓣的落霞笑道:“昨日膳房的王大厨以及林公公听说小姐擅酿花露与果酒,恨不得在提供了所有器具之后,还跟来打下手偷学个几手呢。可到底没敢,规矩摆在那儿呢,想往皇上的后宫跑,光是第一道守卫的门就通不过。那两人哪,一个热爱学习酿酒,一个好酒,咱们小姐又是柳家出身,柳家人是有酿酒秘方的,且从不轻易送酒给人,但喝过的都赞不绝口。他们可馋了!”很自豪地挺挺胸,又道:“你没瞧,今日的早膳多了两道菜,午膳的菜色也是费工的,要平常咱们的份例哪能领到这般等级的好菜,也就比宫女吃得好些罢了,想要吃个好的,都得自己掏钱。咱们今年多酿一些百花酒,巴结了后城门的差爷,往后要出门买东西就更方便了。”

  挽翠点点头之后,想到了什么,又摇摇头,小声道:“咱们应该……不会一直待在这儿吧?可能酿下的酒还没成呢,就可以离开了吧?”自从知道小姐的打算之后,加上这些日子以来,皇上再没莅临小院,想来是同意小姐的想法的。那么,她们待在这儿的时间应不会太久了吧?

  柳寄悠不接这话,像是只专心于淘洗鲜花,心无旁骛。

  落霞斜过去一眼,说道:“就算是明日就能出宫,该打点的事,就不能放下。人情往来就算只是做个表面也好过什么都不做。能结善缘的事,为什么不做?再说了,谁知道哪天可以离开啊,在还未离开之前,我们钻些门路谋个便利,让日子好过一些才是正经。”

  只要能与膳房的公公们交好,平日要出宫门只需登记一下,就可以随采买的公公们出门:只要能出宫,自然就能趁机回柳宅拿物品、上街采买纸笔书籍等物,让小姐的生活更舒适一些,何乐而不为?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呆板不会变通的人,就自己捱着受苦吧。

  两个丫鬟说话说到后来,就忍不住斗起嘴来,你堵我一句、我拆你一台的,尽把两人从小到大做过的糗事都拿来取笑一番,愈说愈多,说得两人都快红了眼,简直下一刻就要挠过去一下似。

  柳寄悠被两人逗得直笑,因已经好些年没再看过她们这样孩子气的样子了。自从提做一等丫鬟,贴身服侍她之后,这两个丫头就是稳重可靠的:又因为貌美,随着她出门时,总被人指指点点,暗中说些不甚好听的话,尤其是那些心怀高志的丫鬟们,自认为猜对了她为何会如此提拔容貌胜过主人甚多的丫鬟一一不就是为了日后嫁人时固宠呗。

  两名丫鬟从此更加谨言慎行,宁愿被人说呆板,也不愿给人娇俏灵动的评价。她们是清楚小姐完全没有拿她们去给未来姑爷固宠的想法的,她们也不是那种野心勃勃想利用容貌将自己从奴婢身分转变为主子的人。

  “你们两个呀,嘴皮子更见利索了,也不知道哪学来的。”柳寄悠玩笑地轻斥着。

  “当然是小姐教得好呀!”两名丫鬟异口同声道。

  “是是,是我的功劳,把你们教得这样好,简直教得太成功了,吾心甚慰。”柳寄悠叹笑。

  三人正扯着闲话逗趣,此时英王龙天连施施然晃了进来,看她们主仆三人一致穿得像个村妇,又是头巾又是套袖围裙的,手里不停忙活着,嘴里则在谈笑。走近时,忍不住道:“怎么本王每次来,就是看到你们不停地工作?”

  柳寄悠领着两名丫鬟行礼:“见过英王,王爷安好。”

  “你也安好。得了,快起身吧,老来这一套。”龙天连含笑挥着手。

  柳寄悠吩咐两名婢女去沏茶,才领着英王坐到榕树下的木椅上,笑问:“前些日子不是说正忙着,哪来的空过来吃茶?莫非己经忙完了?”

  “再三日,皇兄就要南巡,事情多如牛毛,怎么可能忙完。我是趁午间的空挡溜来这儿看看你。我说,你简直永远有忙不完的事,每次见你不是忙着栽花种菜,就是弹琴作画,如今更跌分了,竟在劳作,简直不像个贵女。”说完看着摆了满院子一盆又一盆的鲜花,问道:“摘了这么多花,是想制香油还是脂粉?”

  “都不是。只是想制些花露以及花酿。”

  “唷,这可不简单……哎,我记起来了,你母家擅酿酒,嫁入柳家之后,酿造许多别具风味的花酿与果酿闻名帝京,只可惜令尊并不轻易拿出来招待客人,想喝上一口柳府的酒,可不容易。”说到这里,英王眼睛发亮,“虽然我觉得用花啊果的酿出来的酒太清淡,一般也就女人以及文人喜欢,像我们这样的军人大老粗,就爱烧刀子那种糙烈的:不过,若有机会一尝柳府的酒,本王也是会欣然接受的。”

  “到时酿成了,自是不会忘了给您捎去一份的。”

  “那好,有你这句话,本王就等着了。”说完,想想不对,“你把酒酿在这儿,待到出宫时应还没酿成吧?虽然花酿这样的淡酒不用埋太多时候就可以喝了,但你到底以为你会在这儿待多久啊?”待皇兄南巡之后,他就马上着手安排她出宫的事了。这也是他今日特地跑来见她的原因。

  “听王爷的语气,像是不会太久了?”

  “当然。半个月之内,保证你一定出宫。”英王打完包票后,笑指地上的盆子道:“所以,你这是白忙了。正好便宜我!”

  柳寄悠低首抚着裙子上的褶痕,笑道:“不嫌弃的话,都给您又何妨。不管我还会在这儿待几日,今日突然想要酿酒,所以就摘花去了。”她本来就是个很随性的人,“至于会不会待到酒酿成的那天,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你真是看得开,本王真是太欣赏你这个优点了。放心吧,我会好好善待你这些酒的,一定都喝光。”英王笑道。

  “那真是谢谢您了。”柳寄悠翻了个白眼。

  “不客气不客气!咱们谁跟谁啊!”英王厚脸皮道。

  柳寄悠一边跟他斗嘴,一边忙着手上的工作,不管是制作花露还是花酿,工序都是繁琐的,而且各个步骤的要求都很高,轻忽不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