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他以着惊人的熟稔,剥除她的寝衣与里衣,粉绿抹胸衬得她的肤色更形雪白,透出珍珠般的柔泽。

  今夜,她将会成为这个俊美帝王拥有过的无数女子中的一个——且是最无美貌的那一个。

  当他灼烫的双手滑上她颈项,挑起抹胸的细带时,她惊慌出声,想挣脱双手来掩上,可没能如愿,她的双手再度失去自由,被他抓住,往他颈项环去。就听他低笑道:“别怕,一切交给朕。”

  然后,他将她搂抱住,开始了他的种种掠夺,像是一种征服的蓄意,他撩拨得她心魂失守,除了无尽的高热,就什么也不知了!

  他要她为他痴狂、要她的身躯因他而火热、要她收回种种企图离开他的妄想。只要是他要过的女人、钦点的宫妃,全要以他为天、为神只,心中只能有他一人,不允许有任何排拒他的念头。

  他的女人就只能是他的:在属于他之后,就再也别想着要离开,柳寄悠也不例外。

  她抬手撝住垂泪的双眼,也掩去眼中的惊惶与难堪的火热,躯体交缠,汗水交融,欲死欲生……这就是书中说得隐讳至极的云雨之事吗?

  她从不以为这辈子会体会这种事,更没想过居然是由这样一个俊美至极的一国之君来侵占她的身子。

  “看着朕,不许遮眼。”

  他将她双手拉开,钉握在枕侧,在眼阵相对的一刻,确确实实,他侵占了她,摘下了这一朵悠闲白云,不再任她飘向无边无际的天空,从此将她锁在身侧,再不放开一一她是他的。

  是他的。

  得到了,就更不放手。

  §第五章

  身为柳寄悠的贴身丫鬟,自然是无时无刻不离左右,连睡觉都得警醒地守着,并不敢睡踏实:可昨夜,落霞与挽翠却在被赶出厢房之后,才跨出房门,就莫名地不省人事。待得第二天迷迷糊糊醒来,两人皆面带惊色,惶恐地往小姐的房间跑去。因为浑身仍然无力,所以互相扶持、跌跌撞撞地将自己挪移到小姐所在的地方:然后,入目景象,让两人双腿一软,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她们家的小姐……昨夜,这是、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小姐的衣裳散了一地,有些甚至像是被撕裂!难道……真的……与皇上……

  “小姐!”落霞颤巍巍地低喊一声,半爬半走地来到床边,一只抖得不成样的手抓上了床帐,却突然失去打开的勇气。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像,里头是怎样的狼藉景象……

  “落霞……”挽翠哆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显然勇敢得多,再以一股狠劲将床帐用力撩开——

  “小姐……”两个丫鬟探进床帐,第一眼寻找的当然是她们的主子:自然,很快便找着了,毕竟床就那么大,而里头,也只会有那么一个人。

  “你们……帮我备水吧……”柳寄悠睁开红肿的眼,不知是因整夜没能合眼的缘故,还是昨夜泪流太多,总之,今日她连张个眼都觉乏力。

  “好的,我马上去烧水!”挽翠咬咬唇,强抑住泣声,应完,立即奔了出去。

  柳寄悠困乏的不只是眼,她感觉全身上下蓄积不出一点力气,努力了好久,才终于又发出声音,对跪在一旁默默流泪的落霞道:“扶我起来。”

  “是……”落霞低声应着,以衣袖用力抹去满脸的泪,忙起身将床帐挂好,然后小心地拉开被子,轻手轻脚地将小姐给扶坐起来,并拿来一只引枕让她靠着,再为她套上一件干净的里衣,遮去那雪白肌肤上难以言说的痕迹,根本不敢多看:接着打算帮小姐穿鞋时,一抹金黄亮色闪进她眼里,她惊呼一声:“这是什么?”

  柳寄悠循着落霞的目光看去。在她的右脚踝上,不知何时被戴上了一条脚链一一黄金打造、尊贵、精雕细琢、巧夺天工的一条金龙脚链。

  金龙……那是、那是只有帝王能专享的图腾。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将这金链扣在自家小姐脚上的:这样的荣宠,只有帝王能给,可是……无论怎么说,到底也不合适吧?虽然是帝王亲给,但无论戴在谁身上都是一种冒犯僭越,金龙耶……这标志太吓人了!

  所以,落霞被吓得一时不敢动了,原本想帮小姐穿鞋的,现下双手交握扭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姐,昨儿……皇上……那是什么意思?”落霞结结巴巴问着。

  柳寄悠默默看着那五爪金龙链,许久之后,冷淡地别开眼。

  “水好了吗?我想沐洛净身。”

  落霞立即告罪:“小姐,热水还在烧呢,只怕还没烧出热度,你再等等吧。昨儿我跟挽翠两人都不知怎地一出房门便不省人事,直到刚刚才醒过来:没有守夜,也没有提早起来烧水,我俩都失职了,请小姐责罚。”

  “就算是冷水也无妨,你去帮挽翠提水,我想马上沐浴,不想再等!”柳寄悠难得对贴身丫鬟如此严声命令:但,没办法,她现在心情很乱,乱得心烦气躁,一股火气直往上冒,险险控制不住。

  落霞不敢再多说什么,忙行了个礼道:“好的,我马上提水去浴间,小姐你稍等,再等一下就好。”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