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龙天运画好一幅画,搁了笔,走近她,满意地看着她一头秀发披散的模样,很是自然地伸手握住一束垂在身前的发:光是抓着还不够,还凑近鼻端轻嗅,闻到一股很淡很淡的幽香,不是常见的桂花油或兰膏等味道,反而像是果香以及檀香还有青草的混合味,于是他知道了,她定是懂得合香的。真是多才多艺……

  “如果你想要朕打消念头,只怕是白费工夫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仍是朕的秀女,只要召了你侍寝,第二日你就是朕的宫妃了。”

  他这是在宣告事实,不打算理会曾答应康大人的事了吗?

  柳寄悠无路可退,轻道:“皇上请三思。这……小女子……并不值得皇上委屈自己……”

  他浅笑,摇头。

  “你很好,朕不委屈。”本来还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可见她这般抗拒、这样绞尽脑汁地想要他打消主意,龙天运就决定一一纳了她!

  “就算您不委屈,可小女子……却是会觉得委屈的。”见他像是已经有所决定,柳寄悠心中着急,不再退却,抬首直视他。昏黄烛光闪动下,两双互视的眼皆灼灼燃着些许意绪。他看到她眼中的怒意:她看到他眼中的坚定。

  她是真不愿意,龙天运看出来了。

  可是,不愿意,又怎样?他是天下至尊,全天下的人事物就得照着他的想法来转。

  他伸手轻抚她触感柔嫩的脸蛋。

  “女人想引朕注意的手段有很多种,其中一种叫以退为进、欲迎还拒。”

  “皇上真是见多识广。”她扯扯嘴角,接着道:“或许是看得多了,于是便一概而论,把真正的拒绝误解成欲迎还拒了。”

  龙天运双眼一眯,沉声道:“柳寄悠,你己惹怒朕许多次了!千万别惹成习惯才好。”他可不会惯坏她。

  她淡淡一笑。“请皇上恕罪。”

  嘴里说着恕罪,却是言不由衷,龙天运当然听出来了,然后火气又升扬起来:因着这股火气,他突然宣布“侍寝吧,就今晚!等会朕会让人过来宣召你到甘露殿,你开始准备吧!”说完就要走人。

  柳寄悠大惊失色,连忙追上前,抓住他衣袖阻止他:“皇上,您不能!”

  他冷冷一笑。

  “你很清楚我能。”手背滑过她脸颊,“而且你最好开始想想要怎么取悦朕,让朕高兴一些,记得你的好,忘了你的种种失礼与冒犯。”

  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他脑筋一定是坏掉了!不然怎会想临幸她?!根本疯了!

  就算生她的气也没必要纳了她吧?!他这是在自苦吧!这又是何苦?一个爱美成性的美男子,偏偏要临幸她这样一个无盐女,未免太……太不可思议了!现在这情况,要怎么办呢?难道她一生真的得被关在深宫里?

  “皇上,请您听我说!”她跪下,立即下了一个决定。

  龙天运原本不想理会,可她抓着他衣袖不放,他又舍不得用力挥开,怕伤了她,只好道:“你想说什么?”

  “倘若皇上要我的身子,那我给您,但不要以一般妃妾侍寝的方式,也不要记载在案,不去甘露殿,不要名分,只在这儿,就在此刻。”

  “你在胡说什么?!”他强健的手臂一把捞起她,将她纤细不盈一握的柳腰箝紧,两人脸对着脸,身贴着她究竟懂不懂在甘露殿临幸才能正式记载他宠幸过她,日后倘若有孕也才会被承认?她在想什么?

  “我没有胡说,我很清醒。皇上不过是贪着一时新鲜,所以要临幸我。这种恩宠不过是一时半刻,不会有以后了。皇上如若愿意给我一点怜惜,就恳请您答应小女子的要求吧!今夜过后,忘了这件事,然后,让我出宫。”

  他瞪着她,牙关紧咬,像是在克制自己别在情绪不平时说出气话,可是,仍然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生气,气得都快要掐死她了!

  “会说出这样的话,就表示你根本不清醒!”她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就算您觉得我不清醒,我也……决意这样做了“朕没同意!”如果不是正在生气,他一定会趁两人这样靠近时,狠狠将她吻个够!

  他同不同意,又怎样呢?她觉得,以他现在、此刻对她的势在必得,她一定可以留下他,只要留下了,就能照着她的想法来……

  柳寄悠紧咬着唇,纤白柔荑微颤,却是坚定地拉住君王的手不放,退移着步伐,缓缓往寝房倒走而去。

  奇异地,龙天运并没有抗拒,像是被什么给蛊惑了,任她拉着,感受到她的害怕与坚决,竟是不忍强制她什么或拒绝她什么。

  这样怜惜的心情,怎么会是为她而起呢?还这样地丰沛汹涌……

  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

  她要给他身子,竟是为了不要他:为了日后的自由,她愿意什么都给他!他不会同意放开她的,不会放她走:她怎么会以为,他就只想拥有她.夜呢?简直天真得可以。

  他就那样被她拉进她朴素的卧房,一脚踢上房门,在她吹熄烛火之前一把抱起她往床榻而去。

  “熄灯……”她弱弱地低呼,双手早捂住脸。

  “让朕看你。”他将她放在床榻上,拉开她的手,将之禁锢在头顶上。

  她不敢迎视他足以灼烫人的眼,想闭眼,却因为他猛然低下含住她的嘴唇而瞪大,直愣愣看着他对她做的种种她从来没想过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