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只要没人一直在皇上面前提起我,那么我就是安全的。”柳寄悠步下廊阶,迎着明亮的阳光轻笑道:“皇上不再记起我,我就能被悄无声息地遣送回家。当然,可能会被外人看成特别不受喜爱而被皇上逐出宫,连婚事也不安排,然后流言蜚语袭面而来,我父兄不得己便将我远远送走,避避风头,之后,我在帝京从此销声匿迹……再之后,便得以自在遨游于天地之间。”愉快的笑意收不住,只能以贝齿轻咬住下唇,才能不让自己失态地笑成大嘴巴,维持着一个贵女面对外人时该有的矜持克制。

  对皇帝没有野望的女人,不幸深陷深宫之中,等的不就是自由那一天的到来吗?半年很久吗?并不。有了盼头之后,日日都可以过得飞快!半年,不过是花籽长成花苗,再长到第一次花开罢了,很快的!当然,如果这段等待的过程中能耳根清静一些就更好了……

  显然,这是妄想——

  “如果你不去嫁一次,又怎能体会生为女人的幸福与快乐呢?当你过着自认为的自由自在生活时,你同时也失去了另一种更幸福的可能,这真的很可惜。”英王的固执不下于柳寄悠,所以仍然苦口婆心地劝着。

  “就让这世上的人,想成亲的去成亲,想独身的就独身,不是很好吗?谁也没妨碍谁啊。”

  “如果全天下的人都跟你一样想不开,再过个三五十年、一百年之后,世上就没有活人了。”

  “世上如我这样的人真的很少,我很享受自己的独特,不希望别人跟我一样。所以您真的不用担心人将会灭绝。您想想吧,那些出家的和尚、尼姑不也是单身没后代的吗?怎么就没有人因为佛家的戒律而忧心百年后人将不复存?”

  “嘿,这种事,就算你辩贏了,也不表示你是正确的。”

  “英王殿下,您要想开一点。”既然辩不贏,干脆点认输不是很好吗!何苦找虐啊?柳寄悠在心中摇头。

  “你才该想开一点!简直是死脑筋,不把自己的人生当回事!”

  “我没不当回事,对于人生大事,我是很慎重的。”

  “恕本王完全没有看出你哪里慎重了。你都没想过吗?如今柳大人尚能保你,可你这样的孑然又能维持多久?日后待你父亲百年之后,兄嫂当家,整个家族又是另一番景象,你将从正主变成客居,到时整个柳府,哪还有你立足之地?”理想与现实之间,最后终究必须向现实低头。

  柳寄悠静静看着英王,一时不语,只是笑,然后不期然吟出《诗经》中“斯干”的末段:“乃生男子,载寝在床,载之衣裳,载弄之璋。其泣喹喹,朱芾斯皇,室家君王。

  乃生女子,载寝之地,载衣之裼,载弄之瓦。无非无仪,唯酒食是议,无父母诒罹。”

  见英王瞪大眼,不解她这突如其来的吟诗兴致是在干嘛,她低笑道:“打一出生,男女便被不同的期许加身,造就出现今情况:我无法改变世俗的定见,可我至少可以放弃这种女人应当担负的职责。”

  “你把一切先想得太糟,所以逃避:可,你应当也知道,一切皆事在人为,我相信以你的聪慧,不管嫁人或不嫁,定然都会让自己过得很好——”

  她同意。

  “我当然会让自己过得好,但我真的不愿意在未来的好日子里,有某个男人加人其中。”总之,她现在正享受着一人的自由美好,对丈夫这种生物无比排斥,半点不想再听。“至于将来兄嫂当家,恐怕没有我立身之地,最不济也不过是入尼庵清修吧,这又何妨?再说了,英王爷,您得想想,一旦您成功将我给嫁掉的话,我们之间的友谊恐怕就到此为止了。承蒙不弃,您愿意将我视为好友,寄悠也珍惜您这段友谊,人生难得一投契知己,若是我嫁人了,为了杜世人悠悠之口,一切都得避嫌,这段友情,也就只能变成回忆了。”

  “何……何致于此?”英王心中一个咯噔,突然想到,可不正是如此吗!成了亲的男人仍然可以有男男女女的知己:但成了亲的女人要敢再与外面男人亲近,那结果就是灭顶之灾。世情如此,谁也改不了。

  柳寄悠心中吁了口气,总算拿捏到他命门,可令他暂时闭嘴了。真好。

  “所以,殿下,您真的、真的不要再劝我嫁人了,也不要再费心为我张罗这些东西——”下巴点了点那堆画像,“我心领,但不受。真心诚意,没有任何虚矫之意。”

  龙天连瞪着她半晌,最后叹道:“好吧,随你。这次就算了。”将一叠画像丢一边去,不多说了。

  她伸手轻拍他肩,安慰之情不言可喻。

  “方才听了一耳朵关于高远璿的人品才华,如果真是个不错的人,那我倒是愿意与他结交为友。”

  “省省吧。我想其他男人没有我分得这般清楚的。一如你所言,绝人多数的男人欣赏女人之后,就会想娶回家,你还是小心些吧,别惹来一身腥。”

  “是是是,谨受教了。”想想也对,她对其他男人可真没什么信心,还是谨慎点好。

  “好了,我得走了,明日一同手谈几局如何?”今日光忙着劝她嫁人,就耗去所有时间,说得口干舌燥却没任何成果,英王觉得有些心力交痒,决定早点回府,去跑跑马、练练武,消消喾气。

  “当然好。随时恭候大驾。”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