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五


  “何……何致于此?”英王心中一个咯噔,突然想到,可不正是如此吗!成了亲的男人仍然可以有男男女女的知己,但成了亲的女人要敢再与外面男人亲近,那结果就是灭顶之灾。世情如此,谁也改不了。

  柳寄悠心中吁了口气,总算拿捏到他命门,可令他暂时闭嘴了。真好。

  “所以,殿下,您真的、真的不要再劝我嫁人了,也不要再费心为我张罗这些东西——”下巴点了点那堆画像,“我心领,但不受。真心诚意,没有任何虚矫之意。”

  龙天连瞪着她半晌,最后叹道:“好吧,随你。这次就算了。”将一叠画像丢一边去,不多说了。

  她伸手轻拍他肩,安慰之情不言可喻。

  “方才听了一耳朵关于高远璿的人品才华,如果真是个不错的人,那我倒是愿意与他结交为友。”

  “省省吧。我想其他男人没有我分得这般清楚的。一如你所言,绝人多数的男人欣赏女人之后,就会想娶回家,你还是小心些吧,别惹来一身腥。”

  “是是是,谨受教了。”想想也对,她对其他男人可真没什么信心,还是谨慎点好。

  “好了,我得走了,明日一同手谈几局如何?”今日光忙着劝她嫁人,就耗去所有时间,说得口干舌燥却没任何成果,英王觉得有些心力交痒,决定早点回府,去跑跑马、练练武,消消戾气。

  “当然好。随时恭候大驾。”

  他点头而笑,走出小院。

  柳寄悠将英王送出大门,目送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并没有马上回院子里,就半靠着门柱,很是放松地看着天空,好一会才吁了扣气,打算转身回屋里看书,却不料一转身就对上一双威严冷沉的眼。

  怎么有人?!怎么是他?!他怎么会在院子里?!他他他瞪她干嘛?!

  她一时被吓得木愣,忘了该行大礼,只下意识地抚住心扣,退了一大步,然后低呼,老天!他怎么进来的?又是几时进来的?他们刚才谈话的地方正面对着大门,不见有人来呀!这院子就这么小,只要有人出入,一眼就看得到的,可她居然不知道他是几时走进来的!又进来多久了!

  还有……为什么没有人来通报呢?英王的仆从不都站在院门外候着吗?怎么有人出现都没发个声?

  龙天运并不怎么计较她被他唬一跳后的失礼,虽然心中不悦,但又忍不住趁机端详她。怎么愈看着她,愈有一种似曾见过的感觉?不是因为上回见过所致,也不是秀女初入宫时来拜见的那一次——老实说当时他压根没正眼看她,但就是突然觉得,在她人宫之前,他肯定是见过她的。

  可,这种普通的相貌又怎会让他记住呢?就算之前真的曾经见过。他的记性非常好,却也不是这样用的。

  会记住这张脸,实在没道理。

  昨夜在张德妃那边过夜,搂着柔媚入骨、温柔恭顺的美丽妃子,领受着她比往日更殷勤的小意侍候,看着那张美丽的脸,脑海中却不自禁浮现柳寄悠那张平凡的脸,并轻易将张德妃的容貌给覆盖过去。这可真是奇了……

  因为觉得实在奇怪,所以今日忙完朝政,便给了自己一点悠闲时间,竟不由自主地走来这冷宫边上的小院,也没想做什么,甚至不想看柳寄悠——-张平凡的脸,有啥好看的?

  但不管心中再如何嫌弃,他到底还是来了,虽然走到大门口时,心里是打算往回走的,可在看到大门处站着两名三弟身边的侍卫,便不想走了。不让他们通报,更不许他们发出声音,他静悄无声地走进小院……一进小院立往墙边走,站在几欉桂树旁,不远不近地看着柳寄悠与自家三弟谈天说地、兴高采烈、恣意畅然。

  看着自家三弟放松自在的面孔,就知道他真把柳寄悠当朋友看待,否则不会如此显现真性情,把唠唠叨叨的婆妈个性全泄了个彻底。三弟那副讨嫌的媒婆样,真让他想掩面不忍直视……

  不过,由此更可以肯定,这个柳寄悠身上定然有一股特别的魅力让人想亲近。

  是来自哪方面的魅力呢?是因平凡的外表反而让人愿意安心交谈吗?一个可以让男人放心谈笑到完全不顾形象的女子,其实是不多见的。

  或许,他心中多少也是被她这样的独特给吸引了吧,于是才会不由自主地来到此处……是吧?

  终于压下满心的惊愣,柳寄悠连忙拜见:“柳寄悠拜见皇上万安。”

  “平身吧!朕无意惊吓你,你亦无须太过戒慎。”

  不知怎地,他心中竟有些希望这女子可以像刚才那样与他谈笑风生,而不是无比拘束,对他的君王身分戒慎惶恐,一如其他人那般。他来这里,可不是来看她跟别人一样的。

  如果她可以对天连嘻笑无忌,那么对他也可以吧?他也想知道若能与一个女子相谈甚欢,是怎样的感觉。

  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还是过于紧绷,于是率先走向榕树下,指着那新绑上的秋千道:“这秋千,倒是挺有意趣。”仔细一看,发现是以树藤轮织成绳,而坐板来自废弃桌面切割而成,粗拙的材料,却朴实讨喜,并不觉得它鄙陋无法见人。

  柳寄悠悄悄抬眼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实在想不出皇帝会再度出现的原因,一如前天的突如其来,一点也没有皇帝出行时该有的前呼后拥,反而像个寻常的街坊邻居来串门子似,说来也就来了,还无声无息地。

  “初搬进来时,恰巧房里有几架老旧不用的纺织机,木头部分尚堪使用,便与丫鬟们拆弄出一些尚可用的,做了些许板凳小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