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他们是没有身分、性别之分的朋友,她很珍惜这难得的友情。

  “一个女人没个归宿,怎么能说是好日子?”虽然一直觉得柳寄悠是个特别的女子,但特立独行成这样,不是在为难自个儿吗?这世道,对女人的要求比对男人严苛太多。她所谓的好日子,却是一条艰辛的路,她难道不知道?“独身不婚可能不是世人眼中的好结局,但我早就想清楚了,比起孑然一身,我认为,嫁给人当妻子更让我难受。我不需要有一个丈夫。”

  “光听你这样说,我就觉得你压根儿没想清楚。”英王觉得虽然自家闺女还小,离嫁人那一天还很远,但他竟然这么早就能体会到为女儿张罗婚事的纠结心情了,那滋味真是一言难尽……“世间有男女,男女为夫妻,就跟天地、阴阳、日月等等,都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存在,而不是你认为的需要或不需要。”“事关我自身的福祉,我就能选择需要与不需要。我只是自个儿不想嫁人,区区一个我,坏不了世间伦常。英王殿下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再试图说服我了吧!这种白费工夫的事,就别再浪费你我的时间了。”

  “如若你真的躲避掉一个女人生命中必经的历程,等你老了,一定会后悔。”英王语重心长地说。

  “老了之后的事,很不必现在就开始担忧起来。不管日后我会不会后悔现在所做的任何决定,我都会承担下来。至于现下,我认为,逼我嫁人,剥夺了我这种清闲自在的日子,才会令我后悔。”她瞄他一眼,“再说了,英王殿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您现在做的事可不地道啊。我们金璧皇朝的人都爱美,把美当成一种德性去追求,如今您拿着这些才俊的画像试图作媒,给他们找个不美的女子为妻,您对得起他们吗?”纤指指着英王手上那叠画像说着。龙天连挑眉道:“我找的这些才俊,品德胜过容貌,都不是绝世美男,不会压得你暗淡无光,你放心。”

  “放心什么啊!”柳寄悠微扯嘴角,蹙眉瞪眼。她自知不是美人,但也从不觉得自己是丑女好吧!事实上她很满意自己的长相,并不觉得会配不上谁。

  “我办事,你放心。我选的男子无一不是品德高尚的,本身也不重色,更欣赏有才学的女子。比如这个吧……”英王摊开放在最上头的画像,“他叫高远璿,二十五岁,前景看好,家世足以与你匹配,十八岁时曾订亲,但那未婚妻尚未过门即染病亡故,之后一心向学,是今科进士,虽名次不显,但才学紮实,品性宽厚且洁身自好,至今无妻无妾,是个爱书成痴的人。”

  柳寄悠不经意扫了一眼,不是很能从那张失真的画像上想像出真人的模样,只能确认此人大概不丑,但那又如何?她不感兴趣。

  她的婚事,可不打算让任何人“帮忙”。自大点地说,就算是皇帝突然想不开打算娶她,她也敬谢不敏。

  当然,当今龙椅上那位英俊不凡的皇帝自是不可能看她上眼就是了。

  以女人的虚荣心来说,她无法否认曾在年少时为自己并不出色的容貌感到失望,毕竟她的家人都长得很好,父母兄姊都极为好看,怎么就单她偏偏不出彩?明明她五官也与家人肖似啊,但长出来的样貌就是差了好几阶,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但知识与岁月为她带来了豁达圆熟的思想,让她日渐明白,平凡有时亦是福气,端看由什么角度去想了:也许,一旦容貌无法成为对方锺情的理由后,才能看出感情的真实度有多少。

  她相信,如果有人真心仪、爱上这样的她,就必是真情真意了。少了外貌的媚惑,一切就显得简单得多。不过,现在她对情情爱爱己不感兴趣了,早不再想这些事。

  十二岁那年,她已看清这世道以及自己,因此未曾再有企盼。能超然看待人间情事之后,一切种种便若云淡风轻,不足介怀了。她喜爱这种悠然自得的日子,又怎会允许因为不得不去嫁人而改变呢?

  介绍完那名叫高远璿的各种事蹟之后,龙天连迫不及待地邀功:“怎么样?这人不错吧?”

  “您挑的人怎可能不好。这样的人才,王爷您可得好好给他挑个才貌倶佳的佳人相伴才好。”柳寄悠点点头。没事去兼职媒人,结的是善缘,可别因为胡乱配对而招致了恶缘,那就太糟了。

  “嘿!这样的人才你还看不上?多优秀多难得啊!只要你点头,一桩良缘就落在你身上了。”

  “再好的男人,我都不要。我说真的。”柳寄悠都想叹气了。

  “难不成你想在这里老死一生?我挣到在皇兄南巡时送你出宫,你居然不领情!”

  “我当然不会在这儿老死一生。我爹说了,皇上最多收容我半年,之后就会找个由头送我回家了。”

  “你一个秀女,被遣送回去,而没有任何安排,名声会有多好听!最后肯定又有一堆流言来嘲弄你。”英王道。

  “爱胡乱嚼舌根的人,什么流言编造不出来?我得是多蠢才会去在意那些我不认识的人?等我出宫之后,当然不会乖乖待在京城里让人指指点点,若是家父舍不得放我远行,那我暂时找间庵堂住一阵子,然后悄悄离京就好。”说到最后,柳寄悠眼中放光,幻想起走遍大江南北、赏尽天下美景的自在快意……那种日子,她向往好久了,向往到,再也无法只是空想,恨不得立即行动!今年年底……或者明年,一定可以成行吧?

  “你想过没有?我皇兄既已答应康大人的托付,就不会让你白进宫一遭:无论如何都会给你找个男人。绝大的可能是,你出宫时即是嫁人那一天。”英王苦心劝道:“与其让我皇兄胡乱给你指个男人,你还是好好看一下我给你挑的这些好男人吧,个个都是精挑细选,不管嫁哪一个,都不会委屈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