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不敢献丑?好个不敢献丑!你这分明是推托之词,倘若朕有心追究,往严重里说,治你一个欺君之罪都不为过。”

  “多谢陛下宽宏大量,不与小女子一般计较。”柳寄悠也没打算逞口舌之快,很干脆地拍了个龙屁,让龙天运没法真的对她追究下去。

  龙天运确实被她几近赖皮的应对方式给噎住了。

  虽然他从不与女人计较,但这么刁的女人,他还是生平仅见,一时竟无法从过往丰富的猎艳经验里去找出恰当的反击,有种深深的败退感:这感觉,真不好,简直憋屈极了。

  因为心口的一股不顺之气,让龙天运一时端不住风流倜傥的风度,说话就直白得不客气了一“朕怎么觉得你似乎巴不得朕立马走人?”

  “陛下日理万机,为着让天下千千万万的百姓有安稳生活而勤政不辍,小女子实不敢耽误陛下宝贵的时间。”没错,就是想赶人了。

  “朕的女人里,没见过如你这般胆子大的。”

  柳寄悠暗自咬了咬唇,小声驳道:“小女子虽是秀女,却并不是陛下您的女人。这一点,陛下您是知道的。”

  龙天运轻笑出声,上前一步,伸出手指托住她下巴,将她始终低垂的脸给抬起与他对视——这样好多了,他己经无比厌烦于仅仅看着她的头顶心说话。

  “休说你是秀女,本来就是朕的。放眼整个皇朝,只要朕想要,就没有不能得到的女人。”嗯……她的触感还不错,滑嫩温软,细致的肌肤没沾一丁点脂粉,真是清爽啊。

  柳寄悠力持镇定道:“皇上是个明君,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

  “然后呢?”他兴味地问。

  “所以陛下答应过的事不会有反覆,更不会食言。”

  “你的意思是,倘若朕食言了,就是个昏君了?”他俊朗的面孔沉了下去,身为至尊帝王的气势一下子外放出来,威压迫人,让人不敢直视。

  柳寄悠被这气势一压,心中自是惊惧,不觉浑身轻颤,但仍是力持镇定地说:“陛下当然不是昏君,而是我金璧皇朝的盛世之君,再英明不过了。”所以,不管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打算怎么处置她,唯一不能做的就是收用她。因为他是明君!

  只要让他认下这点就好。

  龙天运当然不笨,相反地,他打小天资聪颖,是众多兄弟里最被先皇倚重的优秀皇子:因而柳寄悠的心思,他轻易就能看得清楚。

  对望了许久,他的心绪竟莫名地平和了下来,本来是有些动怒的,却不知为何看着她脸好一会儿,那怒气就消散了,不再有半点为难她的心思,于是放开她道:“你相当聪慧,就算害怕,仍能用话将朕困住。为了‘明君’之名,朕说什么也动不得你。”

  也不是当真动不得,而是,为了她这样平凡的女子,不值得。柳寄悠看得很明白,所以她连忙低头谢恩:“谢皇上开恩。也多谢陛下容忍小女子的出言不逊。”

  “罢了、罢了!今日暂且放过你,下次可别再犯了,明白吗?”他堂堂帝王之尊,并不常有这样的善心去宽容别人的不敬。

  “小女子谨记于心。”

  龙天运笑了笑,转身朝大门走去,想着既然来到储秀宫附近了,那就顺便去看看其他秀女吧!那些秀女虽然并不独特,但美丽悦目即可,他不挑剔。

  直到君王的身影完完全全消失不见之后,柳寄悠才深深吐出一口气,将有些发软的身体靠在廊柱上微微喘气。

  她知道自己今日的表现并不好。俗话说伴君如伴虎,在君王面前,再怎样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但她最后还是顺从了自己的本性,做不到千依百顺、唯唯诺诺。

  下次若有机会再站到君王面前,万不可如此了。昶昭皇帝不是英王,也不是任何人,他是皇帝!而皇帝是不能有丝毫冒犯的,不管他性情是否宽厚能容。

  “不过……感觉上真的是一个不错的皇帝呢……”柳寄悠缓过气之后,忍不住低笑着轻语。

  只是,在女色上而言,他也未免太……不挑了吧?方才有那么一瞬,她真觉得皇帝当真是想将她收入后宫的,真是吓坏她了!还好,最后他发火了,也就忘了这件事。

  轻抚自己平凡的容貌,她不可思议地边笑边摇头,正想走回廊下继续看书去,不料有人从外头叫了她一声一一“柳姑娘?”

  柳寄悠转头,看到冷宫中的一名中年宫女正站在大门外朝她招手。

  “明玉姑姑有何吩咐?”她走到大门边问道。

  这名叫明玉的老宫女据说才三十五岁,但看上去约莫快五十了,头发已然灰白。可能是身处冷宫,没有打理自身的条件,所以才会非常显老。

  老宫女明玉像是有些紧张地扭着手上的帕子,好一会才道:“方才……我看到有人从你这儿离开……那是、是当今陛下吧?”

  柳寄悠看着她,没说话。

  “呃……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我跟主子一同被眨到冷宫已经十年了……先帝驾崩、新帝登基,我们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都是事后才听说……今日突然见到新帝,真是惊讶……显然,陛下对你是不同的……你定然是有大造化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