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怎么没有自称臣妾?”龙天运不知为何,就是忍不住想挑剔一下。仔仔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实在平凡无奇的女子……嗯,真是没什么出色的地方。长得不怎样就算了,连打扮也不鲜亮,整个人寡淡得紧,不知是因为自暴自弃还是有自知之明?她的五官并没有太大的缺失可挑剔,可同时也找不出足以称道的地方。

  至少不丑。龙天运心中暗暗想着,觉得她这样的容貌其实不应该在婚事上有所困难,之所以特别困难,说起来他真的得负上很大的责任。只是一句戏言,就生生把她的婚事给耽搁掉了,让帝京男子都对她退避三舍,宁愿娶比她更差的,也不娶这个被他取笑过的“丑女”。

  柳寄悠低着头。

  “小女子自知身分,不敢妄称‘臣妾’。”

  “嗯,平身吧!”他抬手。是个识时务的,这样很好。

  “谢皇上。”

  龙天运看着眼前半垂脸蛋的女子,看着看着,竟没有嫌弃地移开眼,就想看她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色。当然,一时是看不出来的。倒是她的一双眼,打自半垂下来之后,就没再抬起过,恭敬十足,却又不合常理。他这样一个各方面都是天下最顶尖的至尊,任何一个有机会靠近他的女人,无不想尽办法多看一眼一不见得是想博得他的关注,更多是纯粹对于他容貌的喜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在金璧皇朝是被允许的。

  更别说他的妃妾,以及那些此刻正住在储秀宫的未来可能成为他妃妾的女子,哪一个见了他不是欣喜若狂?同时因为他的身分而又敬又畏又爱,恨不得能让他多看一眼、多说一句话:但这柳寄悠……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平静而恭谨,像是就只是将他当帝王敬着,除此之外,无其它妄念绮思。

  这就有点意思了。自小到大,他都是一群美男里最出色的那一个,谁都无法忽视他,突然今日只被当成帝王敬着,无视于他的外貌,真是奇特的感觉:尤其,当他正看着她,而她对他并不另眼相待时。

  他没有跟平凡女人相处的经验,所以此刻也没什么话好说,正好瞄到桌上的琴,便道:“弹一首曲子给朕欣赏如何。”

  这不是询问,而是客气一些的命令。

  柳寄悠自然识趣,点头轻道:“请容奴家献丑。”

  在她那双手抚上琴弦时,龙天运盯着她的手,突然说道:“就弹‘太平调’吧。”

  柳寄悠那双始终保持着恭慎低垂的双眼终于抬起来,与他对上了一瞬,然后又垂下。低应:“是。”

  静了一瞬,《太平调》轻缓温润的音律自其指间流淌而出。

  琴是平凡的琴:弹琴人除了有一双特别修长匀称好看的手之外,其它都平凡极了。乐音流畅自然,让人不由自主沉浸入一种愉悦而平和的情境中。在这样温润的琴声里,他没了心思去评断她琴艺的高低好坏,没想着拿曾经听过的优秀乐曲来比较出个优劣。

  他就只是闭目聆赏那轻柔乐曲所织就的愉快情境并徜徉其中,一时身心彷若被甘冽的清泉洗涤过一般的舒畅。

  真正出色的乐曲,正该如此!正该如此!

  于是,龙天运在乐曲结束许久之后,才发现自己不知于何时竟在桌上轻轻击节微拍着,可见这曲《太平调》让他多沉醉。

  “相当好。”值得他为之破例地击节叹赏。

  柳寄悠显然不明白被一个君王如此称赞是天大的荣幸,她只是起身恭立于一旁,并没有激动高呼“谢主隆恩”,脸上表情甚至无丝毫变化,看起来就没半点深感荣幸的样子,但龙天运好心情地不予计较:对于有才华的人,他总是愿意多给一些宽容。

  “再让朕看看你其它的才华吧!”他显然意犹未尽,觉得她应当有更多的内蕴。

  比起赵昭仪绝妙精准却没有丝毫情感感染力的琴艺,这柳寄悠的琴艺显然更胜一筹。她的琴音予人温暖的感觉,并且带有一种灵动,像是还原乐曲内蕴一一传达一种心音,一种快乐。

  许是因长得平凡,所以才会将心力贯注在才艺上。没有高傲的本钱,所以只能将性格养出温和模样,带着一种宠辱不惊的超然,让人觉得她就算没有美貌,却是一个相当独特的人。

  “请陛下见谅,小女子除了不值一提的琴艺外,并无其它可示人的才华。”柳寄悠实在不情愿陪这个看起来特闲的皇帝虚度这大好春日时光,正想着要如何才能将人给送走……

  龙天运依稀感觉到自己似乎被嫌弃了……这一定是错觉!这女子直言说没有其它才华,并不是为了打发他走,而是当真没其它才华了,是吧?

  “方才看你正在读书,想来平日必是有做些诗词文章了?”

  “回陛下的话,小女子平日虽然会看些闲书,却是没有才情写诗词文草的,平常闲暇时,就抄一些佛经静静心。”

  “你正大好年华,怎么学起老人家抄佛经了?莫不是有遁世之思?”

  “倒不是有什么遁世之思,就仅仅是打发日常无聊而已。”柳寄悠真希望这种无聊乏味的闲谈可以尽快结束……

  “那么,丹青如何?棋艺又如何?绘画需要心境,下棋则否,此刻倒是可以手谈一局。”琴棋书画四艺,总不可能就只会弹琴吧?或者应该说,此女应当没胆回他一句一就只会弹琴。

  然而,龙天运猜错了,此女真的有胆这么回!

  “让陛下见笑了,小女子……也就琴艺稍稍拿得出手,其它的,真的不擅长,亦不敢在陛下面前献丑。”

  柳寄悠温声说着,委婉拒绝。

  龙天运简直要被气笑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