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想到冷宫……不禁就想到那个被分派到一处潮湿院落的柳家千金:那院落久无人居,一直用来放置废弃的杂物,离冷宫又近,连一般宫女太监都难得靠近。宫里人都是看人下菜碟的,储秀宫向来是给公主郡主们上学的地方,附近并没有多少地方可以收拾成居住的房间。如果让秀女们挤一挤,三、四个人居一处院落倒是可以:但龙天运向来是个大方的人,最后让总管嬷嬷安排两名秀女一个小院落,三十四个秀女连同贴身丫鬟,便满满当当地将储秀宫附近的小院子都塞满了。

  所以,实在也不是故意为难柳寄悠,而是,反正大家心照不宣,此女就是凑个名额进来镀金的,万不可能成为皇帝的女人不说,连指给宗室或勋贵都悬,甚至放眼今科进士都被皇帝嫌拿不下手,所以这位柳家千金,十有八九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没有巴结的必要,另找个地儿塞她非常合理。

  这个叫柳寄悠的女子,好像真的不大一样哪!

  长得那么平凡,还嫁不掉,但这个不该被他记住的名字却在听过多次之后,便自然而然地记住了。既然记住了,就难免在特别无聊时,会兴起一点点对她的好奇……

  一时之间,三弟的推崇、太傅的赞扬,以及柳时春那张忧虎着女儿嫁不掉的苦瓜脸,一次次浮上他心头。

  于是,他决定去会一会那个平凡的女人。

  昨日天连进宫时告知他已找到一名才识不错的士子,虽只是个同进士,前途有限,但品性不错,待吏部对其能力考核过后,即将指派到外地当知县。年二十五,因家贫以及家中接连着几场丧事守孝的原因致大龄未娶。据说为人重贤德,不重才色,是个相当务实厚道的人。此人在天连游说下,己初步有了求娶柳二千金的意向,之所以迟迟没下决定,除了柳寄悠人还在宫里的原因之外,多少也有点齐大非偶的忐忑心思在纠结:毕竟柳寄悠就算当真貌如夜叉,到底仍是帝京贵女,他一个小小的同进士,家境又贫寒,是完全没底气的。

  不过,如果那个同进士脑筋还算正常的话,就会想明白娶这样一个贵女,绝对是一本万利,对他的前程绝对有大大的帮助。龙天运想,也许再过半个月,冷宫边上那间放杂物的小院就可以空出来继续用来放杂物了。

  反正今儿个有空,龙天运便一身常服晃向皇宫边上、冷宫的方向、柳寄悠目前暂住的小院而去。到达时,小院子四下无人,门口当然也不可能会有人站岗,门板就这么半敞着。龙天运特地看了下,发现一扇门的门枢己经被蛀烂了,就卡在半开不开的地方,半靠着一截榕树的枝干而立,正好撑住那半扇门不致掉落……光看这大门光景,就可以想像整个小院破落成什么样。不知那柳家千金这阵子对于这样“破落户”的生活有何看法?

  没让江喜去通报,随侍的太监宫女以及侍卫也让留在外头,龙天运迳自跨过腐朽得不成样子的门槛,走进院子一一小院在一个多月来的打理下,已不若当初的荒芜,有花、有秋千、有干净的草地,并且有丝竹声与笑声,空气中更隐隐可以闻到淡淡的茶香以及清香的食物味道。

  柳寄悠可说每天都在练琴,且至少要连着弹一个时辰以上才会休息,此时刚好将一曲长长的《访春》给弹完,算是完成今日的练琴,大大地伸了下腰,然后以衣袖掩住忍不住张口的哈欠。

  午后时光,阳光温和,清风徐来,真是催人人眠。她那两个丫鬟早被周公召唤去了,但她向来不轻易在白日睡觉,觉得那太浪费时间,所以趁着今日阳光正好,打算多看几本书。英王前些日子托人带来许多少见的珍贵古籍孤本,她忙着品阅以及抄写,日子就在这样忙忙碌碌之中飞快地过去了,一点也不觉得皇宫内院的生活有多难熬。

  进宫一个多月以来,较为可喜的收获是一她成功地得到大多数冷宫女子的接纳,在平日的交流之中,她提供绣布针线以及纸笔书籍等物,让她们有事可做,而不是缩在阴冷的角落将自己逼成疯疯癲癲、胡言乱语。

  她向来认为人不能每日无事可做,不管是打扫也好,读书刺绣也好,甚至成天找人吵架都行,就是不可一个人闷着,否则必定早晚闷出病来。

  有事做,活着就不会无聊,任何情况下,人生都不会毫无意义地虚度,就算身处在这无望的冷宫中。

  与其坐困然城天天哀悼自己的失宠与绝望,等待老天收回性命,还不如改换心情,好好为自己活一场。所以她努力让她们转移注意力,给她们找事做,虽然能做的事不多,目前收效也有限,且不是每个人都待见她,但尽力就好,无愧于心即可。

  柳寄悠坐在长廊扶手下方的木椅上,捧着书看,身子也因为没人监督而懒散地靠着一根柱子,并不维持着一个贵女该有的端庄仪态,怎么舒服怎么着。原本正看得人迷,却在一种受窥视的感觉中无法专心阅读,于是凭着直觉抬起头直直望向那方向——

  不远处,她方才弹琴的地方,此刻立着一道挺拔身影:那贵气天成的气势,不必以衣识人便知道来者是谁一一可不正是金璧皇朝那位年少登基、俊美无俦、采尽天下芳心的当今圣上吗!

  她愣了一下,将书放下,起身走过去,盈盈行礼拜见:“小女子柳寄悠参见吾皇,陛下万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