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难不成还得朕这个日理万机的皇帝巴巴地跑去她们那儿?这算是朕召幸她们,还是她们召幸朕?”他这个风流皇帝,还是很遵守规矩的,再怎么宠女人,也越不过那规矩去。“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

  龙天连也就直言了:“你所钦点的三十六名秀女,其中有一名叫柳寄悠的,是柳时春柳侍郎的次女,皇兄可记得?”

  龙天运当然对此女仍有些印象。

  “怎么问起她了?这位老闺秀可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怎么会不值一提?相反的,臣弟觉得她恐怕是这次入宫的三十六位秀女里,最独特的一位了。”英王忍不住说道。

  “最独特?”龙天运失笑,终究没忍住在自家兄弟面前展现自己嘴巴的刻薄:“如果是比丑的话,此女确实……嗤,独特极了。”笑意微喷,但笑出声之后,很快就收了。毕竟就算刻薄人也要有所节制,帝王的一举一动很能影响别人的一生,他现在己经深有感触,愈加不敢肆意畅言,凡事点到为止。

  “皇兄,柳家千金是个机智聪慧的女子,她的聪慧足以将她容貌上的不足给抵消掉,甚至还绰绰有余,让人会因为欣赏她的聪慧而不由自主地认为她其实长得并不差。”英王自从与柳寄悠相谈过之后,这些日子以来,偶尔回味,愈加感觉到此女的特别。她的长相是不出众,但在记忆中却又觉得她长成那样是刚刚好,一点儿也不丑,更不平凡,虽然完全称不上美。

  龙天运讶然失笑道:“三弟,你不会是想讨要她吧?你这奇特的审美……哎,算了,既然你看上眼,那朕就不批评她了。若你愿意收她,朕就不用伤脑筋帮她婚配姻缘了!今科的年轻进士们都相当出色,不该强迫他们去娶大龄的平凡女子,你要的话,朕就——”

  龙天连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一时忘了不能大不敬地打断皇帝说话,连忙低叫道:“皇兄!皇上!我的陛下!臣弟没有那个意思!从没想过要纳柳家千金为妾!让那样的女子给人当妾是不应该的!倘若臣弟今日未曽娶一妻半妾,自然愿意以八抬大轿恭迎她入府为正妃。但如今臣弟己有一正妻四贵妾,无意再沾惹更多红颜了!”

  龙天运瞧着龙天连竟然没出息到额头都冒汗了,觉得稀奇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成了成了,不过一名女子,不管你觉得她如何独特,也就那样了,你急得冒汗像什么话!朕就一直认为你是个怪胎。对于欣赏的女子,不就是抬进门相伴一生最好吗?你既然不介意她的容貌,又怎么不愿意收她?”

  “臣弟只是将柳寄悠当成谈话投契的知己,没有其它想法。”

  “知己?三弟,知己这两字,放在异性上头就变味了你明白吗?红颜知己这词儿,着实香艳。一个能令你感到投契的女子,你不收到后院去,难不成还想着日后她嫁予别人之后,仍能出门来跟你继续当知己谈天说地?我金璧皇朝虽然民风开放,但你一个行正道之人,到底还是得在明面上遵守男女大防。”在上流的贵族圈子,虽然隐约听闻过许多私情秘事,但那都是不能明说的。而自家三弟本就不是个会玩阴私秘事的人,行事向来光明正大,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事无不可对人言。但世情就是一一你想光明正大,就乖乖遵守那些严苛的礼法吧,半点不能逾越。

  所以异性知己什么的,想让世人觉得他们清白,根本就是妄想,干脆娶回家才省事。

  “皇兄,臣弟对她真的没有男女情思。”英王也不是个天真的,自然知道世人会怎么非议男女之间的纯友情:所以只能无奈再次申明。

  “并不是非要有男女之情才能娶回家。朕明白柳时春的千金相当平凡,但你既然觉得她尚有可取之处,应该不介意才是吧?人给娶回去了,也不必非得圆房亲近,就当给她一个自在的容身之处吧。你也清楚她那年纪,实在是不好嫁了。”

  龙天连再三摇头,万万不敢应下,好不容易终于打消皇帝的心思。其实他的原意是想撮合兄长与寄悠的,但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皇兄向来重色,根本巴不得将容貌平凡的柳寄悠给早日脱手。

  也好,以皇兄重视相貌高于一切的性情,即使临幸了她,也不过是清冷一生的下场,那样反而害了她,还是别让后宫这样的地方困住她一生一世吧。龙天连最后说道:“如果皇兄同意,请容臣弟代柳家千金挑选适婚男子。”

  好呀,怎么不好!简直再好不过了!有人愿代为处理这烫手山芋,他也省得为这种芝麻小事操心。所以他愉快地拍拍三弟的肩膀,重重点头同意道:“那这事就交给你了。希望朕南巡回来时,后宫秀女名册中己少了柳寄悠这一号人物。”这老姑娘的芳名老杵在秀女名册中,老实说,挺碍眼的,都把美人的标准给拉低好多。

  “臣遵旨。”英王慎重领旨,打定主意要尽快帮柳寄悠寻到一个能与她琴瑟合鸣的良夫佳婿。

  女人偶尔使点性子,会引发出男人的呵疼之心,愿意玩一回两回温柔小意那套哄哄人:但过与不及都会弄巧成拙,尤其如果她面对的是一个皇帝时。连倾国名花杨贵妃都曾惹怒唐玄宗而被驱逐过好几次,那么,天下又有哪一个女人敢狂言说她的君王宠溺她到愿意凡事包容、事事顺心毫无底限?

  所以在南巡之前,又无事可做之时,龙天运懒得理会张德妃与赵吟榕之间的是非与争宠而有的小手段。通常妃妾太过闹腾时,丢一边去不理会是有其必要的,总得让她们明白皇帝不再恩幸时,再多的手段都是枉然。谁受委屈、谁被欺凌什么的,只要君王不放在心上,那么那些个自认为天大的委屈愤恨,就不是个事儿。这些女人总得记住,她们入宫的责任是愉悦他这个君王,只有君王心神顺畅了,她们的青云路才有得走。

  但这些正青春貌美的女子总是忘记,金璧辉煌的皇宫里,仍然设置了“冷宫”这样令人胆寒的地方,荒凉破败且从不维修,像个冰冷的坟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