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好不容易出宫一次,目的地还是美景如画的江南,他这皇兄岂会允许自己身在美景之中仅仅当个以朝政为重的帝王?与他兄弟这么多年,还会不清楚吗?

  “朕就知道这件事大抵瞒不过你!”

  龙天运放声大笑,记起七年前在南绍国领受过的美人恩,皇弟不提他还真给忘了。当年他还差一点将那女子带回宫哩!不过,当年那花魁卖的就是“出淤泥而不染”,那清高冷艳模样,倒有几分像他现在的宠妾赵吟榕。可见自己是比较容易对这样的女子感兴趣的。

  才貌兼具的美人都难免恃才傲物,所以身段也抬得高高的,但是,一旦收服了她们,其千依百顺、任人予取予求的柔媚则会尽数展现,让他得以独享她们美媚的一面。他向来享受这种收美的过程,并且不局限于某人,而在于“每一次”的美人恩。正兴头时,不介意宠着,兴头过了,连人带着美好时光,就留在记忆里,却再难想起了。

  “皇兄,您现在是帝王,全天下之仰望,臣弟虽然希望皇兄事事如意,但更希望皇兄远离危险。”对于自家兄长的行程安排,英王龙天连情感上虽不反对,但理智上还是希望如今已经身居皇位的兄长,行事能以稳妥为主。

  “如今天下承平,百姓安居乐业,朕自认还算爱民如子,倒不觉得会有人因这次南巡起什么大逆不道的心思。”

  “可是,皇兄——”

  龙天运挥挥手。

  “朕当然知道世事就怕个万一,所以为兄自有安排,肯定是万无一失的,你放心吧。对于咱们龙家的天下、对于这个皇朝,朕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想要亲自带领臣民走向更强盛。不求千秋万代,但至少要挣取将国祚延长个百十来年是可以做到的。”

  “既然皇兄心中有着伟业壮志,行事就应当更加谨慎才是。”

  “行啦!关于朕的人身安全,就让燕奔他们伤脑筋去,你这个英王,只要代朕守好疆土,保天下子民一方安居乐业即是为国尽忠,就很对得起百姓对我龙氏一族的供奉了。”

  英王拱拱手,虽然还想说些劝解的话,但皇兄明显不想听,所以即使他有满腹忠言,也没能倒进皇帝的耳里,只能暗叹一声,闭上嘴。

  见三弟还算知趣,龙天运提脚走到窗边,望向窗外绽放得正艳的各色春花,笑道:“瞧这大好风光,此刻的江南,不知该有多美。美景佳肴丽人……朕倒想领会水乡江南的种种风情,尤其想听那吴侬软语,那股酥到骨子里的温柔,可不是咱帝京仕女会有的韵味。上回天逵南下办差,回来之后,对江南姑娘赞不绝口、念念不忘,至今仍然时常叨念着想再去。”

  龙天运虽风流,但他的原则是当他身处帝王之位时,目光只放在属于他的后宫妃嫔,绝对不朝别人家的妻妾多看一眼,再美绝人寰也是不看不沾不想,而当他微服外出时,都是以自身本事去抢拨中意女子的芳心,不管那女子是出身青楼,或是飒爽侠女,或小家碧玉,一律真心对待一不过此等“真心”的期限非常短暂,短得像一场午睡的春梦,一下子就醒了,且半点不留痕迹。

  若是此次南巡,能在极短极短的些许私人时间里,邂逅一场情缘,倒也是不错的。虽然说,有点难,但不妨碍龙天运对此有所期待。常年大鱼大肉,总会渴望尝几日清粥小菜不是?

  听着皇兄愉快地说着他对江南之行的期待,英王只好拱拱手给予祝福:“那就预祝皇兄此行一切顺利,最好是得以遇见心仪佳人,给您留下深刻美好的回忆。”

  “承你吉言了。”龙天运撇撇嘴,没好气地说着。他南巡可不是专为了猎艳,虽然心期待之,但直接说出来多扫兴,暗暗想着就成了。

  他这三弟对女人的兴趣一向不大,除了纳入一妃四妾,几年下来都没再传出任何韵事。当年那四名美妾还是他由进贡美人中特地将最美的往他那边送,而他自个儿似乎从来没有主动表示对哪个佳人动心,并去求娶的。这对他来说,未免也太清心寡欲了。家里那些美人,看个两三年也该看腻了才是,长情这玩意儿挺傻气,他们龙家人向来不玩。他想自家三弟也不是什么长情货色,仅仅是对女人没多大兴趣而已。

  嗤!真是有福不会享的楞头青。深觉这个弟弟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于是道:“天连,若是这次南巡有机会遇见绝色美人,朕一定帮你留几个带回来。帝京的美人看久了也就那样,江南那样的风情,你从没领受过,皇兄可得为你好好掌眼,挑几个能让你上心的。”

  龙天连闻言不禁头皮发麻,一心只想打消掉皇兄这不靠谱的“好心”,连忙开口问道:“皇兄,您南巡自是以公事为重,其它的就别放在心上了,臣弟很快又要回北疆,目前对美色没有任何想法,皇兄您自个儿玩得好即可,不必挂心臣弟,真的!啊,对了!您后宫之中的每一处宫殿,都去过了吗?”

  话题转得好硬,但再硬仍是得转。

  龙天运一愣,顺着这个天外飞来的话题说道:“你当朕成天闲着没事逛后宫赏玩呀?哪一次召幸不是在‘甘露殿’点牌,叫江喜去后宫带人过来承幸?

  难不成还得朕这个日理万机的皇帝巴巴地跑去她们那儿?这算是朕召幸她们,还是她们召幸朕?”他这个风流皇帝,还是很遵守规矩的,再怎么宠女人,也越不过那规矩去。“你想说什么就直说了吧!”

  龙天连也就直言了:“你所钦点的三十六名秀女,其中有一名叫柳寄悠的,是柳时春柳侍郎的次女,皇兄可记得?”

  龙天运当然对此女仍有些印象。

  “怎么问起她了?这位老闺秀可没什么值得一提的。”

  “怎么会不值一提?相反的,臣弟觉得她恐怕是这次入宫的三十六位秀女里,最独特的一位了。”英王忍不住说道。

  “最独特?”龙天运失笑,终究没忍住在自家兄弟面前展现自己嘴巴的刻薄:“如果是比丑的话,此女确实……嗤,独特极了。”笑意微喷,但笑出声之后,很快就收了。毕竟就算刻薄人也要有所节制,帝王的一举一动很能影响别人的一生,他现在已经深有感触,愈加不敢肆意畅言,凡事点到为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