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在初步建立起身为君王的威信后,他便开始对一些看好的年轻官吏委以重任,并且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充分授权,追求效率,并不把权柄集中在少数人手上。透过调整每个官位职能与分工明确的过程中,许多权力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拆分在更多人手上……当了皇帝之后,才真正学会怎么当皇帝的龙天运,经过三年来的学习调整,如今终于觉得日子过得松快些了,也有心情多放些时间在私人享乐上,对自己好一点。

  难得三弟龙天连回京,龙天运特地在皇家圜林里摆宴,只邀皇室宗亲们共乐,并且从后宫召来他近月颇宠幸的妃嫔随侍,也没忘将那些窝在储秀宫读书的秀女们给招了来,就让那些管事宫女挑十来个相貌最出挑的,多少有点给宗室里尚未婚配的儿郎们相看相看的意思,然后指名让才名美名皆冠京师的赵吟榕弹琴展现才艺。

  “新秀女已经进宫半个月了,皇兄对这些美人们的评价如何?”龙天连环视不远处被安排在一处吃席的众美人,虽都是货真价实的美人,气质也温柔娴淑,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相较之下气质冷艳又带着清高之气的赵吟榕,还算美得有些个性,于是便轻易地从众女之中脱颖而出了。但,即使如此,这些美人仍是给英王一种乏味的感觉。

  “都是美人,却也都比不上赵昭仪一个。”龙天运的语气颇为漫不经心。

  “是吗?”虽然心中很是同意,但英王可不好说出口,毕竟这些美人就算进不了皇兄的后宫,最后也将于归宗室:既然最后都会变成姻亲,他决定还是谨言慎行些好。

  龙天运倒是对自家弟弟很是坦白:“瞧,只消把赵昭仪放在那群秀女里,立即呈现她艳冠群芳的效果,独她一人明亮,其他人那点颜色尽都消褪成平庸了。单独把其中一个美人拎出来看还不觉得有异,可因为全摆出来了,就显得特别的……嗯,寡淡。所以比来比去,果然还是赵昭仪最为出众。”龙天运接过江喜夹来的红羊枝杖烤,也不让人动手切割,就拿起一柄精致小刀一片片切下吃完。烤得金黄可口的羊肉,显然颇得皇帝欢心,就见他微一点头,江喜立即又切来一小块:吃完第二块之后,不管心中是否感到意犹未尽,便不可能再吃第三块了,于是挥挥手让人将这盘烤羊肉撤下。

  江喜立即端向王孙们的桌上,又让人端来一道光明虾炙。

  “这样看来,赵昭仪果然如传闻那样的才貌兼具,这也是皇兄的福气了。难得一次选秀,至少选到了心仪的美人相伴。”龙天连恭敬接过兄长夹来的虾,一旁的宫女己俐落剥去外壳,将鲜美的虾肉放在小碟子里呈上去给英王食用。

  “赵昭仪气质清冷,容貌美艳,颇有特色。虽然表现出来的模样多少有一点作态,但你也知道,能在帝京扬名的美人,总是有些手段的。这不是坏事。朕近些日子赏赐她不少物件,给她换了一座居处,三天两头找她伴驾,倒也博得她一笑,脸上惯常端着的冰霜都不知不觉地化了,常常朝着我笑成一朵春花似的。”龙天运难掩自得,对自己无与伦比、所向无敌的魅力非常得意。如他这般拥有至尊的权财貌,又年华正盛,全天下有哪个女人能够不为他心动?

  “皇兄有意给她升位分吗?”英王好奇问着。

  龙天运摇头。

  “此次这三十来名秀女里,仅她一人封了昭仪,尽够她风光受用好一阵子了,暂时没必要让她更上一位。

  位分升得太快,对她也不是好事。”一脸为人着想的诚恳状。

  或许赵吟榕是这批秀女里最具有特色的,但还没有能让他动情到恨不得时时抬举的地步。想那张德妃不也熬了多年,凭着资历以及生育有功,方才封了妃位吗?所以说,日子还长得很,谁都不用着急。

  此时,赵昭仪连弹数曲雅乐,赢得满堂彩之后,终于在舞伎乐工接着表演时得以休息,被宫女扶回君王身_“皇上。”她轻身一揖,清冷的语调带着微微轻喘,显见今日的演出让她有些累着了。

  “辛苦了,爱妃。”龙天运将美人扶坐在一边,让贴身太监江喜给她倒上一杯琼浆玉露解渴。

  赵昭仪连忙谢恩,然后姿态优美地喝下这杯特供给君王的佳酿。龙天运瞧她似乎真的累得很了,脸色有些苍白,心中怜意大起,除了大方给了赏赐之外,也让她先行离席去打理一番再过来。

  没了赵昭仪坐在一旁,英王就放心继续与自家哥哥闲谈下去——

  “皇兄看得上眼的秀女全在此处了吧?”

  “才貌皆俱的都在这儿了,其他的……或多或少都有些不足,就没让她们来。怎么,这些秀女里有你看上眼的?有的话可要先说一声,朕给你留着。”

  “不了!英王府后院都塞满了,臣弟暂时没有扩建的打算。”英王连忙摇头。他家后院那些美人已足够演好几场大戏了,完全不需要更热闹。

  龙天运笑道:“美人还会有嫌多的?堂堂英王还怕养不起百十来个美人吗?你的封地以及俸禄,加上朕以各种名目给的补贴,你的后院再扩建十倍也吃不穷你。”

  英王连连摆手。

  “臣弟不怕被吃穷,只是没必要白养那么多人。美人虽然可爱,但多了也是烦人。”

  “你啊,真是……”龙天运见英王这副没出息的样子,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此时,一名英王府内侍走至英王身畔,像是有什么事待禀。

  龙天连认出此人是王妃的贴身近侍,问道:“王福,什么事?”

  那名内侍低声道:“禀王爷,王妃有请。”

  “王妃?她又怎么了?”英王眉头微皱,也不避忌在皇帝面前直接问。

  倒是内侍颇有些难言之隐,支支吾吾仍没说出个理由。

  “有话直说,吞吞吐吐做什么!”英王不耐烦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