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四


  既然能被选进宫里来,就没有人不是带着青云之志的,有谁真是只纯粹进宫读书镀层金啊,当然也不会有谁是想要进宫混几个月,然后去下嫁那些进士才子的。所有美人都自恃容貌与才情,正踌躇满志地打算攻略那天下至尊身边那个如今正悬着的尊位——皇后之位。

  没有人会认为自己办不到(当然,那个柳寄悠除外)。

  没有人会认为那个尊位与自己无关(当然,肯定与柳寄悠无关)。

  这条通向至尊之位的康庄大道,她们是走定了、争定了!

  这条漫长的路,就算一开始是从最微不足道的最低等级开始,至少也都有个盼头、有了努力的方向。不管怎么说,都要比那些什么封号都不会有、日后将会被扫地出门的人强太多了(绝对意指柳寄悠没错)。

  所以,众秀女们心中就算有些失落于无法一进宫就像赵家千金那样获得封号,还被要求进储秀宫读书,身分上仍称不上是皇帝的女人,但她们会努力表现,尽最大的能力去争取。

  金璧皇朝宫妃的等级以皇后为最尊贵,皇后以下是四个妃位,四妃以下则是昭仪、从容、婕妤、才人等衔。目前,皇后之位虚悬,四妃又只立一,便是三年前人宫,趁皇后初丧慰藉君王、又产下两女有功而升妃位的张德妃。

  今上喜好容色却又无比挑剔,所以后宫颇为空虚,正经主子真没几个,许多宫室都因为无人而暂时锁着。

  莫怪每个初进宫的秀女们皆喜上眉梢,已满心幻想着君王临幸之后的万般荣宠,从此节节高昇直到坐上皇后大位——美人有更多作梦的权利。

  至于不是美人者如柳寄悠,就一边待着去,静静当个空气即可,其它就别想了。

  被无视的柳寄悠,连分配到的住房都是地处最偏僻陈旧的边院,那边院共有三间房,里面没有任何摆饰,更没人打理过,背阳又潮湿,简直像个雪洞似。

  一进宫,众秀女放下行囊之后只需打扮得美艳,等着上学或想办法去打听如何偶遇那位俊美非凡的皇帝即可,柳寄悠则必须领着俏丫鬟清扫打理自己的小院。这么久没住人的房子,整理起来可费工夫了,没个三五天是整理不好的。所以忙活了两日,也不过勉强清出能睡人以及能看书的地方而已。柳寄悠自然是被金贵着养大的,连块抹布都没拿过,她两个贴身丫鬟来到她身边之后也都没干过什么正经粗活,因此能做出这样的成果,已经很了不得了。

  “苔上阶痕绿,草色入帘青……”柳寄悠让落霞帮她换上一件半旧的衣服,闲不住地跟着打理(添乱)起这间需要花大力气才能整理出可住人的小院子。被挽翠与落霞驱来赶去地打发到外头之后,她拿着一支以粗硬竹枝扎成的扫帚,来回在长满青苔的台阶上划过来扫过去,企图将那些青苔给刮干净,但显然收效甚微。倒是把《陋室铭》给念了好几遍,真是愈念愈应景啊!果然人不能死读书,得有真切体验才行。

  如今在真实的陋室里过着清贫的日子,可不正是适合清修的地方?

  “不可思议,真没想到皇宫里竟还有这样破败的地方。”挽翠打扫得灰头土脸、气喘吁吁,但仍有力气嘲誧两句。正提着一桶水出来倒,却看到她家小姐竟然在扫台阶,连忙过去接过竹扫帚道:“我的小姐,你消停些吧!怎能让你做这些鄙事呢。你去看书好吧!奴婢方才已将书桌清洗好了,带来的书也归置在架子上了,你快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摆放不妥当的好吧。”

  听挽翠这哄小孩的口气,柳寄悠笑道:“你别急着哄我走人,我不给你添乱就是了,我就站在外头,啥也不干,成了吧?”

  “小姐,我瞧着这棵老榕枝桠健硕,正好可以吊个秋千给你玩儿。”落霞提着一桶干净的水进院子,指着院门边上那棵很有年头的老榕树说着,红扑扑的脸蛋煞是迷人。

  “除了吊个秋千之外,朝南的这边树下可以放置桌椅,给小姐每天读书写字。外头光线好,又不似屋里的潮热阴暗,真每天窝在里头看书作画,肯定伤眼又伤身,那可不成。我记得东厢小房中有一张裁布桌,那桌子裂了一只桌脚,明天我修一修,肯定就可以用了。”挽翠向来对修理家具最有办法,她父亲就是一个木匠。别看她个头小小,其实力气挺大,对于修复木制品可拿手了。

  “嗯,很好的想法,都允了。”然后指了指整个光秃秃的墙边道:“这些地方,咱们种点花草。正好带了些花种过来,试试种下去能不能成活。”

  柳寄悠指完,一双手就让落霞给抓住了,带到水桶边清洗。

  “小姐,你的手是用来写诗作画的,可别又干活儿去了。我等会就把花籽给种下去,你在一边看着就好,别再弄污手了啊。”落霞可宝贝她家小姐这一双漂亮的手了。这十指纤长的、这小指尖白里透红的、这莹莹如玉不见半点瑕疵的、这握起来软绵绵又温润润的……真是千般好万般好,就没见过有人的手能生得跟她家小姐一样好一这可都是她的功劳啊,落霞自得地想着。

  “小姐,今儿去厨房端早膳时,听说皇上已经将赵昭仪给接入后宫了,应是很快就会被临幸了吧。没想到赵昭仪居然没留在储秀宫这边跟其他秀女一同上学。”挽翠毕竟年轻,定性不够,容易对这种小道消息好奇。

  柳寄悠任由落霞为她擦干手,接着涂抹着香膏,仔细养护。

  “名分已定的自然就迎入后宫当皇帝的妃嫔去了,没道理还跟我们这些人待在这边等发落个去处。”

  “可是难得能在储秀宫上学呢,这里的师傅可都是最顶尖的,有钱也请不来的鸿儒啊!皇家特地请来给公主郡主们进学的师傅,如今开恩让秀女们得以在名师门下受教,若是能被指点个一二,一生都受用不尽。赵昭g没能在这受教,实在可惜……”

  “哎!挽翠,才不可惜呢。你傻啦!既然进宫来,谁不是奔往皇上去的?如今赵昭仪领先其他三十四名秀女得到皇上恩宠,她脚下走的那条登天之路可是比所有人顺遂太多了。此时其他秀女们心中不知道正在怎么妒恨着呢!也只有你这个没见识的才会为别人因为错过学习的机会而遗憾。”落霞给挽翠甩过去一记鄙视眼神,然后朝自家小姐邀功道:“小姐,奴婢这样说得对不对?”

  “对。落霞真是大有长进了。”柳寄悠微笑道。

  “哎啊,奴婢有长进,当然是小姐调教得好啊!”

  “听说赵昭仪的琴艺让皇上赞不绝口,这可能就是赵昭仪一入宫就被另眼相待的原因吧!可是……也不对啊,皇上选秀时又没亲临,上哪儿去亲耳听到赵昭仪的琴声?”说到这里,挽翠又想不通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