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一直看着柳寄悠的英王当然捕捉到了她眼中那抹跃跃欲试,以及对他竟然还不识相走人的嫌弃……

  英王觉得自己又想摸鼻子了。当然,也真的摸了,却是接住了一朵掉落在他鼻前的桃花。

  “风花雪月的日子……真是好久没过过了。”没料到今日只是来走个过场,本没半点赏花的心思,却着着实实赏了一场美景。

  那阵风终于吹远,漫天花雨已停,除了地上积累更多落花之外,在场的人头上身上也沾了许多花瓣。柳寄悠看着英王的几个侍从连忙上前为他打理仪容,务必要在最快时间内让他恢复端整,她倒是笑了,挥走阻止自家丫鬟上前,她还想让自己这模样留久一点。她不在乎别人认为她这样是狼狈或邋遢,反正她觉得很好。

  看着英俊出色的英王,心中忍不住想要吟哦韦庄的那阕词——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谁家少年,足风流。

  眼前这个男人,容貌对了、情境对了,真是应景啊。可惜就是应不了最后那几句决绝的话,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样的景,谁教她是柳寄悠。人不对啊,没那种见到美男子就冲动欲嫁的心劲儿啊。简直白费了这美景烘托出的诗意……

  “你看着我,在想什么?”打理好仪容之后,侍从安静退到不远处,英王抬眸看向仍然一身花瓣的柳寄悠,觉得这女子颇为有趣,竟是完全不同于其他贵女的行事。难不成是因己习惯了恶评,索性破罐子破摔,连让自己维持最基本的整齐,也不上心了?

  “没想什么,就赏春花以及美景。”人面桃花相映红、人比花娇之类的形容词,也非常适合他呢。

  见英王一直没走人的意思,又明显没把她当外人,说话语气随性得紧,柳寄悠也就没怎么想端着了,性格中的疏懒抬头,很是自暴自弃的样子,随他去,反正他若一直这样直白坦率,她也只好坦然奉陪了。

  赏春花以及……美景。

  英王觉得自己彷似被调戏了一下下,但不确定。除了对这位柳家二千金的性格尚没有太多了解之外,更因为自己如此位高权重,自幼即金尊玉贵,从来也没谁敢对他做出失礼的事,连口头上的辩驳都不敢有半点,更遑论是调戏了,谁有这个胆!

  因为从来没人敢,所以英王不得不告诉自己眼下的感觉,是错觉,但,这种错觉……怎么好像怎么想都不大对劲?

  是他想太多还是想太少?

  “你这一身……”下巴点了点她身上那些花瓣,“不收拾收拾吗?”

  “何必收拾?”此时又吹过一阵风,飘下些许落花,方才收拾端整的英王身上又沾上些花瓣,当然,她身上沾得更多。她耸耸肩道:“您瞧,何必收拾不是?”

  “……你真是个有趣的女子,胆子也是个大的。”英王想了好一会,最后笑了笑,没有追究的意思。不管是不是被冒犯了,反正他不介意,就不算个事儿。

  “如果这是称赞,小女子我可不敢当。若是英王殿下觉得小女子瞻子大,那定然是殿下胸怀宽广,不与我一般计较罢了。”

  那听起来似非常客气却又有些讽刺的语意,让英王嘴角的笑意一直持续着。虽是第一次见面,且她确实不是个美人,嘴巴还十分厉害,分明不肯吃亏,更不迎合讨好,但不知道怎么着,他就是很愿意与她多聊聊,天南地北地聊,有那么点儿一见如故的感觉。

  柳寄悠原本想快快打发他,发现没那么容易打发掉。这人明显与第一眼看到时那种高冷凌厉的表相不符,是个话挺多的人,还好并不拿身分压人,行为举止也没有露出天潢贵冑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态,所以她很快被勾起了谈兴。这人真是很不错的聊天对象,不管怎么扯都能接得上话,很有意思。

  她是个随心的人,既然谈得来,那就谈吧!没有缩手缩脚的道理。

  因为谈得颇为投契,话题便没有什么限制了,因此当他又提到她与其他三十五名秀女的不同时,她也就没有太抵触的感觉或回避不答了。

  “像你这样的女子,实在不应该进宫的。你的性情不适合。”英王愈与她相谈,就愈觉得如此鲜活自在的人,不应该被关进深宫内院里,横竖也不图那至尊至贵的荣华富贵(当然,实际地说,想图也没那条件),那干嘛还往皇宫凑呢?就算婚事不顺,到底在外头能过得更好些。

  “没什么适合或不适合,总之入宫已成定局,说再多也没意思了。我很有自知之明,人只要没有不切实际的奢求,到哪儿日子都能过得自在。”她的容貌完全没有威胁性,就算皇帝的后宫当真是处险恶所在,也不会有人把她当对手去用心对付。

  “说得也是。只不过我觉得你这样不同于世俗的女子,进宫确实可惜了。”在明知当今圣上喜欢美人的情况下,她这样不出众的人,实在没必要去后宫白占地儿浪费青春,把自己的人生继续耽误下去。

  柳寄悠想了下,道:“也就是在储秀宫待几个月罢了,又不是像赵家千金那样已经明确有了封号,确定是皇上的人了。除她以外,包括我的三十五人,都可能很快就被打发出去。或许这次选秀的结果,不是很得圣意吧,才会有这样的安排。”已经有些流言在传了,都说这次秀女品质太次,不够美,皇上才会明确只收一人,其他都算是留着再观察。

  “你今日见过其他三十五名秀女了吗?”英王问。

  “还没机会见到。来这儿主要是赏花,还没来得及赏人。方才英王一路走来,难道没见到其他秀女?”她问。

  “没仔细看,不知道哪些个是秀女,哪些个不是。”他怎么可能会去注意这种事。

  “就算没人为你细细指明,可今日前来花会的少女,长相最好的那些个,必定都是秀女无疑了。应该很好认才是,毕竟都是美人。”

  “美人?”英王对这两字的标准颇高,所以并不认为今日有这样的佳人出现。至少他一眼扫过,没一个能令他为之惊艳地停留些会儿。“真没见着。”他老实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