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父亲有一妻一妾,大哥尚未娶妻,但已有两名侍寝的美婢,在“红美楼”亦有一名绝色的红粉知己。然后,柳家父子便因为拥有的女人太少,而被说成清心寡慾、不好女色……对于这种情况,她真是感到傻眼,觉得荒谬。

  总觉得……男女之间似乎不应该这样。但不这样,又能怎样?天下意志又不是绕着她转的,她一切离经叛道的想法,就只能收着,并不敢深想。

  柳寄月打发儿子去赏花,叫丫头仆妇跟着。最小的两岁儿子不肯走,乖巧地依偎在母亲身侧,柳寄月也就任他撒娇了。只对自家终于终身有靠的宝贝妹妹道:“妹妹,我刚才由‘步莲桥’那边过来,见到几乎所有的闺秀都围在那边听赵家千金弹琴吟诗,你怎么不过去耍耍,顺道做几首诗把她给压下去呢?瞧,这些天外头把你形容得像夜叉。咱不拿自个儿短处比别人长处,正该让世人好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才女。若你愿意,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哪还有赵吟榕什么事儿!”为了自家这容貌不显的妹妹,这些年柳家姊姊可操碎了心。

  沏上一壶新茶,柳寄悠缓缓品啜,怡然道:“别了。一般人给才女扬名,通常希望她还是个佳人,这样才能相得益彰,不枉众才子追捧。我这容貌平平的人,还是别去讨嫌了。”

  “什么讨嫌!胡说一通。你虽不是绝色美人,却也不是丑女,何必每每拿自己容貌自嘲!”柳寄月白了小妹一眼。

  “哪里是自嘲,这叫自知之明。咱金璧皇朝特重容止,就说科举吧,那些学问足够、却容姿平凡的,一辈子没机会在金殿上列班,侥幸中了进士,也会被远远打发外任。男男女女都一样重色,我这等平凡至极的,更该有自知之明,不要胡乱作妖自取其辱才好。”

  柳寄月瞪了瞪她,好一会才道:“唉,你这样子进宫,也不知幸或不幸。你心底可要有主意,要怎样抓住君王的心得有个计较。咱们没有外貌,至少有才学,你一向聪明,别太早灰心放弃。”

  “姊姊,你是当真的吗?认为我这样的——”指了指自己的脸,“真的能仅凭才智就抓得住我们那位陛下的心?”柳寄悠冷静的目光向姊姊传达着“你快醒醒”的讯息。

  柳寄月张了张嘴,实在说不出违心之语,几度欲言,最后仍是只能继续瞪她,不敢多作鼓励,以免给妹妹不切实际的期盼。

  进宫的实情,除了父兄与康大人之外,没有再让更多人知晓,毕竟不是正规路子,不合理法,若日后有人也想要求破例可就麻烦了,因此最好每个知情的人都守口如瓶,让这件事的实情永不被提起,直接遗心最好,柳寄悠即使没有被再三告诫不可多言,也是知道轻重的。

  “我看那赵家千金虽然长得俊俏,又被封为这两年的京城第一美人。可我觉得……这样的姿色,站在皇上身侧,仍是会黯然失色的。你说,是不是?”好吧,就算自家妹妹不是美人,可那些被吹捧得美之又美的人,其实并没有美到哪儿去,至少在俊美的帝王身旁,那姿色就不显了,还不是一样得暗淡在一块儿!柳寄月撇撇嘴,觉得把人家美人挑剔一番之后,心情终于好多了。

  “是呀,姊姊。”她漫应着。

  难得一心当完美贵妇的姊姊有机会暗戳戳地道人长短、一吐为快,柳寄悠当然会放任姊姊聊一些闲话,东家长西家短的一耳朵听下来,其实也是有趣得很。拉过害羞的小甥儿到怀中逗弄,陪他玩小玩具、喂他吃点心喝蜜水,这种无聊时光,总算不再难捱。

  南边的月洞门处突然传来喧哗声,隐约听闻有一大群年轻士子结伴前来参与盛会,吟诗作画并顺道一起品评京城名媛们的才貌。难怪没一下子那满佛寺原本吱吱喳喳的女子们皆安静商娴了起来,不管是闹腾的还是正在口角争锋的,全转变为相同的一副表情——温良恭顺地垂低头,以最美好的姿态说着轻缓文雅的语句,全然的闺秀楷模样。

  前后落差如此之大,定力比较差的挽翠捂住嘴掩去嘴边无法克制的笑意,让柳大小姐投来一记告诫的眼光,显然对于她不合格的大丫鬟身分素养非常不满意,自家妹妹真的是太纵容身边人了,都不好好管教的!

  柳寄悠在姊姊恶狠狠的目光下,不得不学着所有的闺秀那样,端起贵女应有的姿态,执起织罗扇,半掩住面孔,并悄悄估计着那些青年才俊们投过来的目光角度,调整出最优雅的一面示人。

  大家都是受着相同贵女教养长大的,别人会的那一套,柳寄悠运用起来也是娴熟得很,不过此时别人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优秀,她则是怕得到姊姊的大白眼,更怕等会又来一套“做女人的道理”训诫她,不训她到天昏地暗不算完。为了双耳不遭灾,她自然得识时务一点,乖乖从众流俗了。

  满意地看到妹妹端庄典雅如仪,就跟个正常的贵女一样,连身边两名在她眼中实在不合格的美婢也还算像样,柳寄月点点头,又看向那些正由月洞门走过来的士子们,为首的那位——“咦!是英王。原来他北巡边防回来了。”

  那气宇不凡的神态,佐以威武凌厉的气势,充分展现一名武将的刚强与霸气。而尊贵的皇族出身令他即使长年与粗野兵将为伍,仍然没有沾上半点武将会有的鲁莽气,反而贵气天成,威势天生。再加上皇家特有的得天独厚出众外貌,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实在夺目至极,也无需特别的衣饰打扮,就算站在光源最暗淡处,依然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更别说英王与当今圣上是一母同胞,在皇室里的身分排位可说是皇帝之下第一人,权才貌皆倶,还不怕哪日不小心功高震主受到猜忌,简直是再完美不过的佳婿人选。当然,这么优秀的男子,不可能留到如今还单着,且他是个领兵打仗的将领,自然必是早早成亲的命不仅成亲得早,家里正妃侧妃侍妾通房都不会缺,且还都是大美人。

  不过,听说就算英王府里已经有诸多美人,还是有不少怀春少女对他抱持着无比的好感,彷佛光是看着他的脸,就能多吃一碗饭似,太秀色可餐了!

  传闻中俊美无匹的圣上,一般人自然无缘轻易见到。难得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出现,自然要好好一饱眼福了——听说这两兄弟长得神似,自幼即因美名而被先皇戏称为“皇朝双璧”。今儿个有幸见到传说中的英王,就等于见到了圣上,莫怪众贵女们要争相观看了。若能博得他青睐的一眼,那真是太好了!

  英王的出现,不仅柳寄月兴奋不已,失态地揪着妹妹的手要她快看,其他发现了英王的女子,也都忍不住骚动起来,原本装出来的安静如鸡状态立马破功,人人都在小小声地对着英王指指点点、暗送秋波。这些小小的声音,便集汇成像是蚊子的嗡嗡低鸣。没人高声喧哗,但现场就是一片无法静止的骚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