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会儿龙天运有丝兴趣了。想起上个月洛阳之行,遇到两名柳府婢女皆有些许文采,那么柳家千金应也是有些墨水的;只是未曾见过柳家千金有文章诗词流传出来,每年春花秋月等节日宴饮亦不曾听闻这柳家千金半点消息(或者有出席,却因为无美貌,于是黯然地隐没于茫茫人海中?);反倒是赵侍中的千金赵吟榕有不少脍炙人口的诗词文童传出,成就了才貌双绝的美名。

  “一来是因为柳大人行事较为低调守分,从不曾刻意去宣扬自身,对名利淡泊视之,所以极少、甚至可以说不曾拿家眷文章出来任人品评;再者,柳二千金并不受士子注目,自是不会如赵家千金一般,天天有人上门求墨宝,大肆锦上添花了。”

  容貌优劣对哄抬文采有大大的加乘效果,其实是大家都觉得很理所当然的事,正如人们会去关怀爱护美丽的花,为它吟诗作画,却不会对脚下的杂草有任何怜惜,甚至还嫌弃不已的道理是一样的。

  看来,这柳家千金的确需要他的帮助才嫁得出去了。但龙天运不愿花太多时间讨论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子,就算她很有才华。略微思索了下,便道:“好吧!在秀女进宫那一天,也把柳家千金送进来吧,就当来宫里上学的女学子即可,不给任何封号,连什么女官也不封了。让她到储秀宫上几日宫学,随她想待几日、想随时出宫都可以。但朕并不承诺会替她安排婚配,只能说倘若有合适者,会徵询其意见,然后你们私下运作协商,只要你们看上眼的士子不排斥即可,最多半年后送她出宫,朕也算仁至义尽了。太傅,这样安排,你可满意?”

  “谢陛下。老臣代柳大人谢过。”

  接下来的话题自然又转向皇上钦点的那些美人儿上头,辛苦了三年多,他是该好好犒赏自己一下了。话题不再放在丑女身上,昶昭皇帝顿时觉得连放得半凉的茶水喝起来依然清甜,将心中微微的烦躁都给化解开了。

  春天是赏花出游的季节,也是帝京仕女们争奇斗艳、扬名的时节。

  “赏春宴”便是专为名媛们所开设的名宴,帝京仕女以能接到花会帖为荣,举办地点通常位于京郊桃山的“慈普寺”,一望无际的漫山春花,正是佳人才子、甚至是普通人家每年必定一游之地。整个花季,向来是从春天到夏天,直到看完慈普寺那片彷佛接天的莲叶之后,整个漫长的花季才算结束。

  从赏春宴始到赏荷宴结束,是整个帝京最热闹愉快的时节,更是未婚少男少女们装扮一新、出门结交新朋友以及偷偷评选出色男女的时候。当然,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攀比、有斗才斗艳,像是孔雀开屏,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出来,就为了在这一整个社交季里,博得更好的名声,为自己的前程挣出更美好的未来。

  今年的选秀已经结束,皇上仅只钦点了三十六名佳丽入储秀宫,正式给予封号的,竟只有一名,其他皆只能算是秀女,仅得入宫进学的资格,还算不上是皇帝的女人。这是昶昭皇帝登基以来第一次选秀,结果却是这样,不得不说,实在令人不解其缘由。

  然而,不解归不解,却不妨碍世人对于那三十六名有幸能在一百二十名秀女中被钦点人宫的佳人有所期待,每一名来参加花会的人,都抱着能好好就近围观被她们那位俊美无俦的君王相中的秀女,是如何才貌倶全的绝色!

  想当然尔,今年赏春宴上的焦点就是那三十六名即将入宫的女子。在参加过第一次赏春宴之后,她们都将入宫,或许日后再难出现,所以想一睹众佳人芳容的人,自然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那些秀女当中,自然是以唯一受封昭仪的赵吟榕最受瞩目。其才貌之出众,早闻名于京城,当之无愧。然后,又以排名最末、这几年来饱受貌丑流言攻击的柳寄悠最不被期待,更是不受欢迎。毕竟她既超龄又平凡,居然得以人选,还能进宫,怎不气煞了一群落选的妙龄佳丽们。

  她们不得不怀疑英俊风流、英明盖世的圣上一双眼到底出了什么状况?是在审阅这柳家千金的画像时,烛火正好被风吹灭了?还是那时圣上正在打盹,看也没看,就把要淘汰的画像给误放在人选的那一区,以致造成这样让人难以信服的情况。

  这次能入宫的秀女实在是无比幸运,每个怀春少女都希望自己能侍奉君前,因为当今圣上不仅英俊盖世,又是个难得在极为年轻时就登基的皇帝。二十五岁登基,正是一个男人最英姿焕发的美好年纪,再加上没福气的太子妃在被册封为皇后后没几个月即因难产而殁,目前后位虚悬。谁不想当一个俊美不凡、年轻帝王的皇后?谁不想得到这位天下至尊的心?但凡对自己容貌、才华、家世有信心的美人,谁没对皇后之位充满想望?

  所以此次出席赏花宴的三十六名秀女才会特别受到嘱目,被每一双挑剔的眼关注,并且嫉妒羡慕着。有的人享受着这样的目光,有的人无动于衷,当然,也有人感到极无聊又厌烦。

  其他秀女的心思如何,柳寄悠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快要无聊得睡着,恨不得立马走人,就算是回家抄写最乏味的女四书什么的,也比现在呆坐在这里被人指指点点的好。但不行,她不能走人,她的大姊柳寄月就喜欢这种热闹,而且姊妹俩难得相约出游,自然不好随着自己性子来,还是得奉陪到底。

  出嫁已有六、七年的柳寄月,仍不减当年第一美人的风采。身为一个最标准的贵女,她一生遵循着世俗的规范行事,且一直都做得很好。一口气生下三名儿子,把为人妻、为人媳的基本责任尽完之后,就贤良地为丈夫抬了两名小妾,并不夜夜与丈夫同床,不妒也不拈酸吃醋,只要小妾不作妖,她也懒得折腾她们。一旦有人轻狂作死,她亦不气不怒不与之淘气,提脚发卖了就是。这日子过得,也算是极好的。

  有贤良美名,又公婆放权、丈夫敬重,柳寄月对自己名声经营得如此完美很是满意,所以很喜欢出门应酬,喜欢接受四方羡慕的目光。对她而言,她这样的人生是非常圆满的,因此,总希望自家小妹也可以过得跟她一样圆满。

  当然,柳大小姐并不知道,自己的圆满,并不是柳寄悠所认同的。柳寄悠甚至觉得姊姊这样的日子真是无趣极了。不过,虽然婚姻观完全不合,却不妨碍两姊妹的相亲相爱、互相关怀。

  幸好姊夫唐中炫是个典型的文人,是真正把道德学问给学人心里的,为人也宽厚实在,对妻子是真正的敬重——当然,柳家姊姊曾经是帝京第一美人,任谁娶到这样的绝色佳人,谁都要上心几分,不会轻易被外头野莺野燕给勾走。起点太高,难有匹敌,所以柳家姊姊的人生方能一直顺心如意。

  柳家姊姊是个成功的贵妇人,在现今这种男权主导一切的环境下,女人活成她这样,算是相当风光,担当得起别人的钦羡。虽然柳寄悠一直不苟同,觉得这样不对,但她心中明白一其实真正不对的是自己,她不认同这些在别人眼中正常的幸福呈现方式,全天下人认同的事,她不认同,那么,错的就是她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