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席绢 > 新花龙戏凤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章

  两仪殿,皇帝与亲信大臣议事之地,同时也是皇帝最常用来批阅奏章的地方。

  早朝过后,昶昭皇帝召来几名掌实权的王爷以及大臣到两仪殿垂问科举之事,同时还能一心二用地批完已堆积了好些天的奏摺。待重要的大事都办完之后,才有空闲与他的太傅兼尚书令康华颐谈论选秀这样的小事,权当闲话了。

  昶昭皇帝对于康华颐的情分自是有别于他人:两人有着师徒之谊,加上毕竟年轻,从皇太子步向帝王之路皆顺遂得像是理所当然,不曾经历过什么重大波折,所以面对自己人时,说起一般闲话也就更加直白些,并不那么弯弯绕绕一一“太傅,昨夜朕略略看过呈上来的一百二十名秀女图像,其中容姿出色者为多,实为朕的后宫增添不少丽色风光。尤其赵侍中家的千金更是众色中的上品,才貌兼具,朕可不能委屈她了。朕打算先封她为昭仪,直接收人后宫。至于其他的,朕亦钦点出三十四名秀女,可入储秀宫进学。宗室里不少男儿正长成,朕挑的这些顶尖好女,大多是为他们备着的,朕没打算都收用,更多是留给宗室以及勋贵子弟。”昶昭皇帝虽然喜欢颜色好的女子,却并非见了出色美人,都会想着收归自己后宫:自认为重质不重数量的他,选秀时收个一两名最顶级的即可,剩下的就给其他才俊留着吧。

  两人走到两仪殿的偏厅,那儿正是置放佳丽图像的地方。他给康华颐看的,正是他欲钦点的草诏,都是依才貌以及背景的考量所做出的安排:除了有三、四名秀女以朱砂勾点出来,表示或可能在闺学完成之后进人后宫,其他都只略略点出大致的去处。

  “皇上此次不亲阅吗?”

  “不了,没那闲工夫。”皇帝摆摆手,半点没放在心上,道:“这些闺秀的画像皆出自当代人物画师傅元芳之手,不怕有误差。朕尚须为南巡做准备,实无必要为选秀一事费心神。何况让一百多名闺秀人宫,未免太劳师动众,就这三十来名即可,其他秀女都通知不用进宫了。既是无缘于后宫,就免了这些秀女的舟车劳顿白折腾一场吧。”身为天下至尊,龙天运自认还算是个体贴的帝王。

  康华颐抚着花白胡须,斟酌着要如何启口说出柳老弟的要求。看着三十五名由皇上钦点的闺秀,皆是京师里才貌出色的佳丽,想必对那些才华胜于容貌的秀女,皇上是连看一眼也不曾吧!

  发现了太傅的迟疑,昶昭皇帝笑问:“太傅,有话直说无妨。”

  康华颐想了想,便直接说了:“皇上,微臣亦呈上柳侍郎的二千金画像,不知皇上过目了吗?”

  龙天运浓眉微扬,想了一下,便恍然道:“这些秀女里,竟是有柳时春的二千金吗?你是知道那柳家千金已超龄了,何故又呈上她的画像?”

  “皇上……”康华颐深深一揖,“那柳二千金至今二十高龄,却仍未有婚配——”

  龙天运带着点讽意地笑,截口道:“可见是眼光甚高。”

  康华颐苦笑了下,摇头。

  “以柳二千金的姿容,又哪里敢对婚配一事有所挑剔?皇上随口的一句戏言,却让她落得无所适的下场……恕臣斗胆直言,这事儿,总得在您这儿有个交代。”

  “朕何需给她交代?仅是一句无关紧要的戏言,谁又会当真?再说了,那相二千金确实姿容平凡,朕那时虽是戏言,却也是实言,何过之有?”

  “当然陛下是无过的:但是,总是因为这样一句戏言,致使柳二千金再也无人问津。两年前,甚至还是满京热议的闲话,一番风言风语下来,原本仅是平凡长相的柳二千金,竟被传成彷如夜叉一般的丑女。这对一名闉秀而言,实在太过伤害,但凡心志软弱些的,恐怕要被逼得羞怒寻死了。”

  “她寻死了?”龙天运浓眉微扬,像是颇为兴味。

  “自是没有。从柳侍郎口中的只字片语听来,柳二千金彷佛早已看淡世人的目光,活得颇为自在。”

  “那不是挺好?她那模样,嫁人也不见得会更好,若是她觉得自在,别人又何需为她的终身担心?”

  “如何能不担心?放眼整个金璧皇朝,有哪个姑娘会硬生生拖到二十岁仍未有婆家的?就是一般家生子丫鬟,主人家也没有这般将人耽误的。”

  “太傅,倘若她有傲人美貌,即使朕有什么戏言,也阻碍不了她觅婆家不是吗?一个没有美貌的女子,婚姻原本就艰难些,世情如此,实怪不得朕。”龙天运没有动气,以一种讲理的态度平和地说着。

  接过贴身太监江喜递来的桂花莲子汤啜了几口,又交回他手上,年轻俊颜上充满闲谈的兴味:在不理朝政时,他的闲适自在别有一种风流洒脱的不羁气息,私底下的君王架子并不大,尤其在教授他十五年的顾命大臣面前,更保持着对年长者的敬意。

  康华颐直起身躯,看圣上情绪颇佳,也就直言了一一“就是因为柳二千金没有傲人美貌,才担不起皇上的戏言呀!六年前皇上选太子妃时,就是笑了柳二千金貌丑,致使如今年己二十的柳二千金无人闻问。无论怎么说,皇上您的那句戏言,毕竟还是让柳二千金的婚姻难上加难……日前,柳大人上门来乞求老臣一件事——”

  他顿了一顿,察言观色,没立即把话都说出来。

  龙天运想了想,起身走到画轴前,江喜早已探知圣意,抽出写有“柳侍郎次女柳寄悠画像”之字体的卷轴,摊开呈现在君王面前。

  “接着说。”他不甚在意地打量画中看不出丝毫特色的平凡女子,催促身后的康华颐继续说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